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三十二)

终于进了拉二宝具动画【不是】

 

 

拉美西斯意有所指地把他上下打量一番:“和神代魔兽搏斗恶战的伤,还作痛吗?”

吉尔伽美什当下心领神会,许是想起摩西的过人膂力,也不禁为之变色:“来来去去,又是和那杂种有关的事。你倒真不怕本王出手了结了他。”

“没有必要。这次比试够你尽情施展本事,驳斥他的神迹,证明一切如你所言。吾何时说要你们以蛮力相抗了?”

吉尔伽美什皮肤白皙,又生在多雨的两河之地,形貌迥异于埃及本土人氏。拉美西斯玩心大发,扬头去舔吻他被长袍珠宝印得边界分明的晒痕。苏美尔王吃疼,痛中又沁进丝丝妙不可言的痒意,半真半假拍了一下他脑袋:“到时本王和摩西两败俱伤,埃及的胜利水到渠成?”

“既然我们非要事事算计,如果出庭作证全无好处,你既然自恃有后见之明,又怎会一口应承挑战摩西?”法老口气笃定,伸手去描画阳光沿吉尔伽美什锁骨胸肌淌下的轨迹。

“因为大庭广众之下撕碎他的伪善面具,把他踏在地上更合本王胃口?”

拉美西斯答话的口吻轻快随意,吉尔伽美什也多少有几分心不在焉,注意力反而更多投在那若有似无划过肌肤的指尖上。他干脆展平身体,任由埃及人半是玩耍半是撩拨地施展手法,眯起了鲜红眼睛:“事到如今,你也很清楚本王可不是什么事无巨细都肯答应的善人。请求本王出手的相应价码,心里也该有数了吧?”

“客卿之礼,吾自认款待周全了,你此前更声明过不会关心埃及的盛衰兴亡。究竟是你突然想谋求一官半职,还是施展邪术对付摩西,必须取来某些高贵的牺牲?”

他们惯于在床上谈正事,纵使拉美西斯言下透出威慑气息,出口时也被他说得情致缠绵。

吉尔伽美什眼神转深,一把攫住他调情的手:“给本王一个新名字。你既然有魔术之神降灵的资格,理应了解真名的价值。”

法老扬起一边眉毛:“给吾一个理由。吾以为你已经习惯于被称呼为尼尼微的约拿了?”

“临时掩人耳目的托辞也就罢了,如此粗陋的名讳,连从本王口中说出都不配,更不必说加在本王身上了。”

“你的要求还真不少。”埃及人的金眼睛故意转了一转,“那莫娜-芙茹瑞或许与你相称?”

“再说一次。”

拉美西斯两手交覆他的手背,笃定握住五指指尖,点过自己的肚脐、昭示心迹的肝和从不说谎的脾,滑过喉结与嘴唇,最后贴住法老寄寓了荷鲁斯的日月的双眼。

“莫娜-芙茹瑞。‘朝拜荷鲁斯者,有幸沐浴拉神隐秘的光辉’。”

拉美西斯虽然语带轻佻,色授魂与之下,竟有几分不合时宜的郑重。

“尽管是臣属斗胆构思的浅薄谀词,但本王认可了。”

吉尔伽美什的回应同样缺乏任何一点他自己煞有介事暗示过的严肃意味,法老闻言却扬起唇角,金眼睛从苏美尔王白皙的五指间充满笑意地眨动着,睫毛扫过指腹,带来与调情的指尖截然不同的触感,以及同等的刺激。

黄金之王从善如流地沉下身,紧贴这具笑得微微发颤的身体,故意引诱拉美西斯注意到他高涨的欲望:“没有别的诉求要本王聆听了吗?”

“吾不认为你会让吾用一个名字换取更多了。”

“是吗?但是本王的嘴唇和本王的手指,本王的思想和本王的灵魂全都别有所求。”

 

拉美西斯披衣起身,侧首戴回一对耳坠。吉尔伽美什支起手肘侧卧在枕上欣赏着他整理仪容,显然准备无所事事躺到正午。

“你终于对摩西动了杀心。”

“安插在歌珊地的密探日前发来了一份报告。吾深知吾的兄弟思想坚定,非常人可比,吾要打消他裂土分疆的念头,就非得彻底摧毁他的心志、迫使他臣服不可。”

“若非如此,你也不会向本王求援。”黄金之王懒洋洋评价,“而你仍期待着他放弃祈求无用的神恩,向你乖乖低头的一刻。”

拉美西斯掠他一眼:“别将吾与你的趣味相提并论。吾从不介意他如何敬拜那普那人的神,只要他无意自立一国,损害埃及,吾不也容许他们保留了自己的神明和习俗如此之久吗?”

“统治者自欺欺人的说辞,骗骗外臣就算了,你真以为能戏弄本王?”

“吾在你面前认真一回,就能拨开迷雾得到公义的答案吗?试问那群腓尼基人倘若逆天而行、全力与你的预言作对,后事该当如何?”

 

吉尔伽美什正色:“当如俄狄浦斯王旧事。”

 

 

上下埃及之王、蜂蜜与芦苇的主人再次传召他时,已是在驶往努比亚的御舟上了。

吉尔伽美什踏进舱室,毫不客气,径直坐上法老御榻,便舒舒服服横了下来。“说吧,这次又有何事请求本王开恩?”

拉美西斯倒是正襟危坐,仔细卷起密密麻麻书写着细小墨迹的纸莎草,才分出余光给他一瞥:“吾担心你无处发散过剩精力,闲得发慌,不如陪吾视察新建的神庙。”

“本王不记得教过你如此无趣的邀约方式。”

“要是巡视利比亚、努比亚各省之旅妙趣横生,沿途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吾何必叫上你?枯燥无味的年度检点工作,自然无需仕女作陪,更不可能劳烦吾妻妮菲塔丽。”拉美西斯探看着他的表情,戏谑建议道,“放心,泄火的娼妓和打熬气力的神代魔兽,路上绝不会短了你的。”

吉尔伽美什吹着清寒的微风,冷哼一声:“等本王回到文明世界,就把这两样连根铲平。”

 

 

TBC

 

莫娜-芙茹瑞是银板和约签订、妮菲塔丽逝世(或失宠隐居)后拉二赐给嫁来的赫梯公主的名字,原文写作Maathorneferure。

Her original name is unknown, but herEgyptian name translates as "One who sees Horus, the invisible splendor of Ra".

翻译私货太重所以看看就好【

评论(3)
热度(59)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