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三十六)

终于看见了完结的曙光,是说我一开始就心如鹿撞想写的开天辟地之剑 VS 揭示终末之枪也快了


法老皇家方舟的归航,比起那一夜的经历自然显得平平无奇。吉尔伽美什却乐见拉美西斯解除了禁欲,又在他身上需索了几晚。

放低床帷后连他也不愿深思细想:在尼罗河的另一头有翘首等待的妮菲塔丽,以及终将抵达底比斯的摩西。他们都只是一幕希腊讽喻剧的演员,手心朝下紧握揭示运命的陶面具在台上徘徊。但摩西却绝不属于他们之中的任何一员,而成了他们头顶沉沉高悬、随时会被审判之手掀落下来的幕帘。


纵然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所谓命运与时机正是这样的事物——越是不愿见到的人与事,便越是...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二)

事先声明一句大狗后面还有抢救的机会【


第四案  如果早知道VR跑团也会侦察大失败


“……够了,我已经不想再被陌生人认成跟在三大怪人屁股后的小弟弟了。”

阿周那捏着恩奇都KP特供手钉的《清凉解暑!从零开始的TRPG入门!》规则书,朝着桌对面的四个脑袋一字一句宣告道。

管家习以为常地纠正他:“恩奇都只会邀请熟人入房游戏,所以你无需担心隐私泄露的问题。虽然我听说,他和PVP顾问摩西制定了一些别出心裁的新规则。对了,这次我能选择‘贴身男仆’的职业吗?”

角色卡还没动一个格子呢,他已经能听见自己的耐久值开始噼里啪啦往下掉的声音了。“……问KP...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一)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当然,直到出发前得到了Mr.梅林本人的证言,我才能证实我的推理。Miss.玛修,能劳驾看一下路况吗?”

半个人都被埋在阿拉斯加长毛里的前教育大臣闻言发出一阵呜呜声,又在立香的一眼中迅速乖巧地闭上了嘴。迦勒底财务总管按着手机屏幕抬起头:“很抱歉,福尔摩斯先生,看起来直到警察局都因为交通灯停工陷入拥堵,只有交警人工疏导,除非我们能——”


“——余特意甩掉吉尔伽美什和迦尔纳,不正是筹备此刻的飒爽降临吗!”


奥兹曼迪亚斯的宝蓝色敞篷法拉利利落劈开一片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鸣笛声,一个转...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

如非在场众人纷纷眼疾手快以各种姿势跳开,恐怕就要当场随咖啡壶一起报销在贞德督察的怒火之下了。迦尔纳面对溅了一桌滴滴答答淌到地上的热咖啡视而不见,四平八稳继续着他那能把阿周那气死的步调:“案发现场为上锁状态,吉尔伽美什倒在房间正中,周围没有显示出当时除他本人之外室内还有第二人的痕迹。尽管看起来像是密室案件,然而稍经思考就能明白,结果正是最简单的事实。”

女督察从牙缝里嘶嘶咬出几个字:“那伤眼睛的破地方既没有线索,也没有凶器。你是打算说他自己把自己空手拍晕在了地上吗,嗯?”

“疑罪从无。第一,案发后您和身为会场承办方的唐泰斯阁下都没有认真检查命案现场犯罪痕迹的精力和时间,何以简简单单地就放弃了...

[FGO][闪拉]梦之雫(二十三)

枪阶伊什塔尔的卫星来自伊斯塔凛的绊礼装

战斗设定感谢Melty Blood系列


无论吉尔伽美什对幼年的自己抱有何种盘算,恐怕都要落空了。

喜怒无常的女神抛下鲜花,掣出长枪,仅在一瞬之间。上一刻神殿中仍被凝固般的沉默笼罩,这一刻金戈相交之声已撕裂空气,他持短剑且战且退,不忘把御主护在身后。如非伊什塔尔自说自话地将他认为杜姆兹——Avenger侧身半步避让枪尖,不禁猜想——从而收起了她足以夷平山峰的神力,他几乎毫无可能抵挡到现在。

杜姆兹之花陶盆落地摔成粉碎,残叶黄土泼洒之处漫开一片绿草萋萋。严严抹上灰泥、巍巍七层矗立在天之丘上的塔庙,顿时重归安努之女、乌图...

古舟子咏:

这是一个日后追溯用的小号:

*本站与微博ID这是一个日后追溯用的小号github载点同步更新(如果有的话)。

这是一篇挂人贴,这是一个用于日后追溯的小号。

在这里讲讲微博IDKIRIN中宣省,也即IDkirin产出小分队、lofter @kirin产出小分队 这个(之前fgo塔罗牌作者身份炎上的)社团的一件奇葩事,各位瓜拿好,微博那边有转发抽奖欢迎参加。

主要涉事社团成员:微博ID二三团子、微博IDNone_诺奈即lofter @None_诺奈 。

 

【事情是这样】

同一份文本,同样的侵权加抄袭,同样的夹带私货,恒久不变捞钱和恶心人的心思:

  • <2012年>fz时期,侵权翻译吉尔伽美什史诗的英译本(商业出版物),并抄袭一个包含全文中译的硕士论文(并非无版权),还肆意删减和添油加醋。社团把这玩意标记为腐向参加闪闪中心女性向本,社团和译者的发言包括“根本不是史诗,是耽美”、“两河流域文明是不是因为搅基才灭了的”等等诋毁和自认为有趣的低级玩笑。

  • <5年后,2017年>fgo时期,当做无事发生过,几乎一字未改发在lofter上,但不提腐了,这回自我标榜翻译认真,踩正规中译本, @None_诺奈 猛怼和嘲讽提出合理异议的读者们“需要学学b站弹幕礼仪”您的译文是视频啊?,紧接着试图再次出本圈钱。


【划重点】

(1)侵权,抄袭,夹带私货,踩史诗,踩正规译本,说谎无数,怼读者,在以上前提下出本圈钱,还想圈两次,一次跟风fz一次跟风fgo,先代未闻(笑)

(2)2017年lofter版时 @None_诺奈 发了个声明,提到合理质疑会严肃对待,那么请社团或译者负起责任对待一下吧。Table I和VIII对英译版逐句修正我这里给您做好了,抄袭举证显著性也有统计学意义,不说几句好像不太合适,您说是不?

 

【9张图的内容】

整个事情细节可恨可笑,但因为戏太多导致全部举证和分析长达44页也仍然没有放下全部内容,所以为了大家节约人生,阅读方便吃瓜方便:

  • P1和P2是“太长不看”版,简要总结你可能会在意的重点和槽点;

  • P3~P7为完整版正文,P8~9分别为正文图和补充图。完整版为展开叙述,可以说明绝大部分问题。如果“太长不看”版与完整版有出入,请以后者为准。

完整版还包含一些补充材料,如有需要请移步

下载。其中也包括了阅读体验比这里好的完整版pdf,以及“太长不看”版图片。


以上,祝好,感谢阅读。

全体作者上。

[FGO][闪拉]梦之雫(二十二)

“他本来就不打算把新郎还给你,我身为一介狱卒也是无能为力。既然你认为杜姆兹横遭乌鲁克人玷污,不如将圣婚延期,择日再办如何?”

“我愚蠢的血亲啊,还是你冲龄登基时的模样最懂事可爱了。然而你可曾听过夏雨冬雪、春花秋月有延宕不来的时候?我的爱情化作滚滚雷云、绵绵雨霖,是联系起天地的恩惠,我和我的丈夫的结合也是同理。”

如果说乌鲁克城里一度生活过名叫希杜丽的女子,她的痕迹也完全被伊什塔尔蒸发掉了。女酒保的温婉荡然无存,她身着打褶的亚麻长袍,腰系葡萄蔓玉带,手提安卡架,黑发如云堆到肩头,更接近Avenger熟知的另一位女神。

“即使是丰饶肥沃、风调雨顺的两河之地,也会有滴雨不落的旱年、炎热如夏的暖...

一个我流的废狗塔罗对应(施工更新至2.女祭司)

基本我流,含有严重个人倾向的塔罗牌本意解读方式,先列个大致的骨架之后补完。虽然不少牌都有两个待定的备选,但也不乏在补完过程中再产生新选择的可能性,也十分欢迎对塔罗有心得的姑娘提出更合适的角色。

选择的标准基本是同时符合正逆位的特质,因此在作品描述中过于正面或过于负面的角色多数不会入选。

(我就不浪费精力婊某个望名生义XJB搞的那什么了)


0. 愚者——藤丸立香

正位:纯真、潜力、冒险精神、从零开始

逆位:莽撞、固执己见、错失良机、不明智的决定

虽然此处大致列举了牌意关键词,但愚者本质是一张无法评定好坏的、同时具备两种可能性的牌。牌面上的愚者手持象征纯洁与热情的白玫瑰,...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