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九)

死NPC不死队友,死队友不死自己。

阿周那本着最后的良心示意库丘林:“前辈,是否要在他们检查的时候回避一下?民间人士的调查手段,可能,呃……”比较简单粗暴。不好说会是徒手拆了半间屋,还是光看一眼(又丢出什么奇形怪状的侦查/灵感/幸运大成功)就道破天机,反而显得他们才像和罪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联。

“啊?那不就更有现场监视他们行动,以免对罪证造成进一步破坏的必要了吗?”

阿周那意识到恩奇都将NPC绑定在他们船上的坚定决心,默默打起了VR世界苏格兰场渎职检讨书的腹稿:“……那我就叫他们进来。到时候我能呆在门旁边吗?”

奥兹曼迪亚斯已经兴致勃勃解锁了半打魔导书驱逐咒语的使用权,吉尔伽美什则悄...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八)

互坑和Sancheck共享明明是队友的情分


“唔,看这公寓的结构,首先可以排除秘密通道,报案人也没说有过什么打墙破土的动静……”库丘林略一沉吟,伸手在窗锁上抹了一把,摊给他们看满指腹厚厚的一层灰。“窗户恐怕从租下来就没动过,能不能打开都不好说。”

密室,不可能犯罪,时间诡计,机械装置……阿周那的脑袋里立刻刷刷出现了一串推理小说的关键词。卫宫真的进入了房间?进入的房间的确是现在所处的这一间?他想得入神,差点没听到罗宾招呼大家再分头仔细搜查一遍。

“没有发现任何扭打痕迹或逃遁的脚印。简直就像……卫宫警探和嫌疑人原地消失了一样。”

哦好吧,他果然不该在恩奇都创...

[FGO][闪拉]鸿蒙之初(完)

以色列和埃及争战的历史参考了拉美西斯之子梅塞普塔纪念平定迦南叛乱的梅塞普塔碑

闪的结局接着我写的闪和所罗门友情向番外《小径分岔的花园》


吉尔伽美什嘴唇微微一扭,明知故问:“需要本王开恩赐他一服暂时清醒的灵药,让你们最后作为兄弟说几句话吗?”

“你已知道吾的答案。”法老仍未抬起他重归为落日颜色的眼睛,仿佛这怀中便集合了世上所有值得他留恋之物。“吾所有要与他说的话,全都在玛特见证的法庭上说尽了。不必有任何人打扰他的睡眠,因下一次他睁开眼时,埃及全土的剑与枪都会将锋刃调转向他。倘若有希伯来人能侥幸活过今日,他今后所能得的,不会与他们有任何不同。”

“是啊。现实...

我什么也不想说.jpg

[FGO][闪拉]鸿蒙之初(四十五)

正义女神玛特的羽毛就是死者审判时称量灵魂重量的羽毛

其实鸿蒙的闪拉一直没有缔结正规的圣杯战争契约,平时都是像葛木夫妇一样靠不定时补魔维持闪闪存在的【ry】


承认失败?那对英雄王而言绝不可能。但如何破解此局,看起来也似乎成了无解的问题——或者至少,要在这天之楔与天之锁命中注定的一局分出胜负之前找到解局的钥匙,不会比从埃雷什吉迦尔的冥府中带走一个被亡者女王面纱笼罩的灵魂简单多少。巴比伦的宝库里绝不会拿不出一件能够对抗“摩西”的宝物,问题只在于……“找不到”而已。

悄然无声地,一丝金色从吉尔伽美什眼前划过。那不是宝具的碎片,亦非魔力的残渣,而是枪尖逼近得不知不觉...

[FGO][闪拉]鸿蒙之初(四十四)

沿用了二世事件簿天使是YHWH一部分权能显现的设定


EA既出,世界亦为其斩裂,纵然无锋无刃,也是万物无一能当。

——除了卡麦尔。乖离剑与裁决之枪的交击卷起罡风,直切入宝具轰击下也不过略微蒙尘的重甲,连希伯来先知强健异常的血肉与铠甲一同绞碎。血雾爆散中,无数金属碎片随着狂风的漩涡一同翻涌,却在深可见骨的伤口长出崭新肌理的同时,片片覆回手甲断裂的创面上。

卡麦尔喷出的汞色鲜血,淋淋漓漓溅上EA的殷红剑身,反显得那银亮的血迹更加污秽骇人。

天使的面甲被剑枪相接的疾风吹飞大半,一块婴儿手掌大的碎片不偏不倚扎进他颧骨,剜开深可见骨的创口。他不会流汗不会流泪,满面是类似甲壳动物...

[FGO][闪拉]鸿蒙之初(四十三)

卡麦尔传闻中是司掌火星(战争与力量)的天使,也有伪经说他负责在末日临降时向罪人揭示他的业报

末日之枪哈米吉多顿的设定和造型参考了北欧神话,私设也是象征地球地轴的固定世界之锚

本文沿用了一部分钢之大地的世界观


“胆敢冒用吾友勇姿的苟且小贼,只好请出EA一并斩杀了。”

在极目所见只有孤云的维摩那船头,吉尔伽美什披上金甲,独自伫立,只是既无怒气、又无伤悲地下达了宣判。

“……是吗,人之王的回答。罢了,无谋者无惧,因心灵屈服而堕落的兵器,不会在吾等手中投偏第二次了。

坠落吧,天上之剑。”

海水退去的干地上,猛然迸出一道直冲天际的刺眼星光。

“这个”摩西与...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七)

壕无人性


就好像嫌这支调查员队伍还不够奇形怪状似的,如果说刚才排除迦尔纳,他们看起来还像是便衣执行任务的人民公仆,那么现在加上有钱人二人组,就立刻变作了形迹可疑正悄悄撤退的黑帮首领及其保镖。

阿周那跨过一潭积水,苦中作乐地想。在错综复杂的巷子里摸索了好一会儿,库丘林描述的黄色雨衣连片衣角也没让他们见到,反倒是一身豹纹西装的吉尔伽美什(他究竟是怎么穿着这身行头在奈亚拉托提普信徒的老巢里上演好莱坞式大场面的?)看起来更神似传闻中的怪人。

“迦尔纳,阿周那缺乏经验暂且不论,你没想过武器补给的问题吗?”

一行人根据苏格兰场发来的公寓剖面图闷头摸进,屈尊爬楼梯的吉...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六)

进局子这种事情,在现实中探视那对兄弟一次已经完全够本了。恩奇都能追加花样百出的检定要求(包括公路飙车的驾驶技能),吉尔伽美什就有本事一路成功大成功极大成功如砍瓜切菜般碾压过去,把还作无头苍蝇状团团打转的警车甩出几公里外。奥兹曼迪亚斯稳坐不动,确定般度家的豪华礼车暂时没有移动迹象后,随手打开了语音导航。

似乎在哪里听到过的嗓音立刻开始一唱三叹:“欢迎使用本导航,知心大哥哥陪伴你踏上梦的旅途。坐稳了吗?车门锁了吗?安全带系——”

绕梁的余音被两只手同时掐掉了。

恩奇都默契地忽略了这场意外,安然若素继续提示道:“似曾相识的声音,令你们记起迦尔纳为了胜任阿周那的管家所能引发的种种灾难。般度家的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五)

借用了coc模组透特的匕首里的关键道具23333,文下捏他的另一本著名coc文献则是《死灵之书》。奈亚拉托提普是最活跃的旧日支配者之一(包括民间人气也是居高不下),在古埃及他也拥有诸多化身,其中一个就是智慧之神透特亦即“三重伟大的赫尔墨斯”

另外某两个带卡进组的古代王好意思说自己SAN值低下吗


眼熟的场景,眼熟的人员配置,不眼熟的是时间。踢门后扔下一地烂摊子脚底抹油——吉尔伽美什通常理直气壮地称之为“战略性转移”——原本是常有的事,但通常进行到这一步时意味着他们已经进入了故事终盘,后续的处理是KP而不是他们需要头疼的事情。然而,好吧,今时不同往日。

“KP...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