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二十八)

因为不是圣杯战争的召唤所以闪闪没有职阶,硬要规定的话就跟CCC一样是Gilgamesh

拉二硬要说有魔术能力的话,他其实专精降灵和诅咒系?【某种意义上也是阿特拉斯院传统ry】

巴别塔的原典传说改编了伊南娜赞歌和萨尔贡之孙纳拉姆辛如何毁灭阿卡德帝国的阿卡德咒。é-temen-an-ki原意的确是“连接天地的塔庙”……

 

 

琴声摇荡开来,比起清澈水波,更似流淌的醇酒,旋律首先娓娓奏出静寂矗立的天之丘、乌鲁克的高墙城门、直耸入云的塔庙,继而讲述起年幼王者的美德与治世。

这不仅是为排除伊什塔尔的侵蚀而施行的神之权能,亦是拉美西斯对他无言的回答。

“原来如此。就像本王过去选择了裁决一样,你选择了守护吗。”

“法老的朝代远未完结,又何谈能总结和评判吾此生的使命?”绿眼睛的琴师不大高兴地回了一句,在转弦改调的间隙追加说,“……诚然,吾在追寻某种制度、某种形式,它要比拉美西斯家族的王祚、摩西的信仰存留得更久,比万城之母乌鲁克更能经受天命人意的考验。”

最古之王没有直接答复他。琴声再起时,吉尔伽美什突然道:“这座塔庙固然举世称奇,远非神代的人力所能建成。纵使本王舍弃人子的肉身,命乌鲁克人举火燔葬了,你觉得王的宝库便能容许土鸡瓦狗之辈随意进出游玩吗?”

“此塔真名为é-temen-an-ki,贯通天地之理。其巅耸入云霄——其根深入灵脉。其实是Enûma Eliš的对应形式吧?”

“不错。如你所想,这塔庙不是宝库,而正是本王宝库的钥匙本身。”

琴弦在法老指下滑出一段急促高音,忠实歌颂起乌鲁克之王与女神所造泥偶的激战。吉尔伽美什双目微瞑,悠然回答:“它的每一块砖石都本应遍覆黄金,纵然大地震动、天降雷霆,也无法损害本王威光之证一丝一毫。不过,砌盖到顶时,本王改变主意了。”

归还乌鲁克的王登上塔顶、眺望那掩盖在浓云层雾之后、遥远星庭的壮丽景象时,一如既往地改变了心意。

 

“王深知赎罪苦行都不足以挽回神宠,于是他决意与八位主神决裂,预先在塔下疏散乌百姓,率领死士抢掠了恩利尔位于尼普尔的埃库尔塔庙。诸神震怒,使瘟疫、饥荒、死亡传遍整个两河流域。伊南娜收回她的恩眷与武器,乌图收回判讼的律法,恩基收回他的光环,安努收回他的智慧。八位主神一致决定那藐视神明的高塔必须破毁,令其他城市免于灾祸。

所以,安努那光辉的女儿领命而去,自天下降……”

 

吉尔伽美什换了个坐姿,以鼻腔发出的一哼忠实表达他的不屑。“那个驾着天舟四处横冲直撞,稍不顺心就把撞到她面前的倒霉鬼大卸八块的女人?无非是蝗虫和沙暴的混合物,再加上小孩子的无理取闹。她以为可以轻易摧毁这座塔,就像她随心所欲大肆毁坏灵峰埃比赫,可惜本王远比她高明多了——钥匙本身便是宝物之一,本王亲自设计的术式,岂是她毫无章法的狂轰滥炸能击破的?”

 

“’就像安努曾诅咒的城市一样,愿它永不能修复。

就像恩利尔曾为之皱眉的城市一样,愿它再不能抬起它的头颅。

愿在我到来之际,群山颤抖,

愿苏给我荣耀,并赞颂我……’”

 

拉美西斯拧着眉头,并拢四指,拨落一片惊雷炸碎、天光乍现的滑音。

“难怪。吾登塔时就察觉到了,维持此塔地下结界的术式,在转写之初根本没有合拢完全。欲要达成在你故后仍能自行运转的目的吗?”

被伊什塔尔破坏大半、仅余七层地基的高塔,至今仍以叩问上苍的姿态矗立在巴比伦城外,体现着人类所能表达的最大拒绝。其中一支被迫背井离乡的遗民,在他们口口相传中,它又宛如将人子与神终将分离的证明。

“本王亲自收集的宝库,当然直到这大地终结的时刻,都仅能敞开大门迎接本王一人。如有胆敢趁本王长眠时妄想染指其中宝物的杂种,虽然万死不足以赎罪,被自己的贪婪吞噬殆尽的情状倒还可以一观。喜悦吧,拉美西斯,这是你忠实跟随本王的报酬。”

琴声渐走低沉,静静宣告了这一篇章的结束,转而进入更明亮热烈的曲调,以与一段冒险主题的故事相称。人人恐惧敬拜的女神向王者表示垂青,却为他不屑拒绝,天之牛因此被降下地面,将女神的报复与灾厄一并带入人间。英雄整装踏上征途,毫不在乎再次向神举起叛旗。

“你瞧,像你这种上了年纪的长者,连当年痛打泥塑木雕的事迹都能拿出来夸口了。”

琴声爬升上一个浑不着力的高音,霍然裂弦而止。埃及人垂目,冷眼打量着再难修复的断琴,并没有动用那位艺术与美之神权能的打算。月至中天,第七层塔小小的圆窗半敞着,极目望去,天地被低垂的暮云分割成绝不相等的两半,俨然是1300年前诱惑了他的景色:一半浮动着人间油腻的灯光,一半散发着群星清冽的香气。

“说得有点忘乎所以,几乎忘了你是降灵者。但及时替主君裨补缺漏、分忧解难,不就是臣仆和侍妾的本分吗?”

“敬谢不敏。吾可没有兴趣对着撑不到下半夜便昏睡过去的老人白费口舌。”

出乎拉美西斯意料,吉尔伽美什并未反唇相讥,远古之王仿佛若有所思,目光在他的面孔与指尖间来回逡巡。

“……是了,乌鲁克、埃里都、尼普尔也都有奉献活人生祭,请求诸神降临,以祭品之口降下神谕的习俗,只是本王厌恶伊什塔尔,从未去神庙视察这等仪式的进行。以降灵者而言,你的素质好得叫本王也感到惊异啊。”

 

 

TBC

评论(5)
热度(63)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