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十六)

骑乘A的Lancer迦尔纳

 

 

一分钟后,迦尔纳开始按计算器列阁楼损失赔偿账单。

……失策,忽略了吉尔伽美什的不可控性,或者通俗点说是不听人话的属性,早知道应该带奥兹曼迪亚斯上楼才对。等他成功把人拦住,破坏范围早就远超过区区一扇门了。阿周那瞪着毫发无伤还在低头玩Pokem○n的总统,以及拿着骰子和迦尔纳窃窃私语不知道又在吹什么风的幕僚长,认真思考起了是不是干脆把账单寄到白宫比较好。

算了,冤有头债有主。他恶向胆边生,一把从管家手里抢过账单,看也不看损失财产名目详细就在总额上多添了一个零,咬着耳朵嘱咐:“寄到吉尔伽美什那里,不要心软,签般度家的名字。如果找不到他本人,直接交给恩奇都或者阿提拉小姐。”

“你们两个在那边大放厥词,本王可是都听得一清二楚!”

奥兹曼迪亚斯不失时机补刀:“反正凯布利在路上砸坏了二十多栋房子,你也不差多赔一家的钱。”

海伦娜插嘴说:“对了,总统表示他十分期待一个效仿12年奥运会女王殿下的惊艳登场。”

“哈?”

异口同声的单音节四……不,三重奏。忽略挨了一球杆睡得正香的罗摩,和满脑子异想天开简直令人对美利坚未来感到担忧的总统与幕僚长,迦尔纳果不其然是剩下唯一一个表露赞同神色的人:“是个好主意。”

“……你再说一遍?”

管家顶着以雇主为首的六道杀人视线岿然不动,气定神闲地开口解释:“这确实是目前最合适的解决办法。凯布利号的性能不会让他们耽误太久,迟到的时间也可以解释成是为了制造戏剧性的登场效果。能想出如此一石多鸟的计策,真不愧是爱迪生。”

不那明显只是想玩云霄飞车的小学生心理好吗。

“我以私闯民宅罪报警,把奥兹之外的在场所有人都抓起来送到最近的社区警局,大家坐着警车浩浩荡荡驶向会场,戏剧效果想必更加轰动哦?——不要煽动你的校友继续出馊主意了,迦尔纳。距离媒体直播国宴开始的时间还有20分钟,我命令你马上把总统幕僚长吉尔伽美什奥兹曼迪亚斯外加罗摩全都带出我的房子,就算他们下一秒内讧到地球爆炸也请尽量离我远点。立刻。马上。”

管家从善如流:“一言为定。般度家会负责收拾残局吧?”

“……会的。”

 

写作收拾残局,读作因为描述过于宽泛所以什么烂摊子都可以往这个名目下理直气壮地堆——比如把罗摩护送回苏格兰场顺便在他醒来前想出个说得通的借口,糊弄他为什么一介“自力更生的工薪族”会出现在般度家豪宅,还指示管家对着他的脑袋来了个一杆进洞。

不过至少不用在凯布利号上麻木忍受有钱人损友二人组的小学生级拌嘴和正午时分三倍日照迦尔纳完全体的异想天开了。

于是就演变成了他本人开着逃过凯布利淫威的梅赛德斯载上罗摩,趁上司恢复神智前将他送回苏格兰场;迦尔纳担任美国人的儿童心理咨询医生去凯布利号压阵,陪同那两位护送总统隆重登场的场面。为继续保守自己的身世秘密起见,阿周那中途还必须把梅赛德斯开进付费停车场泊好,扶着一个乔装成醉汉的印度人转乘公共交通颠簸回去。

……怎么想都不会比同时服侍三个金光闪闪的家伙辛苦。虽说吉尔伽美什常用不可理喻的点子以及恶俗品味毒害周围人士,迦尔纳根本又是执行他意见的最佳打手,奥兹曼迪亚斯总归能压得住场面……吧?

 

“……”

“……”

“……”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五体投地向本王请罪?”

“嗯?说起来刚才余还在想你今天为何安静得反常。何时做了能把你噎得说不出话的事,怎么没有印象?不应该啊。难道是还在计较余最后一场上最佳,回放的是击杀你的录像?”

吉尔伽美什“咣”地一拍座椅,奥兹曼迪亚斯的手机挂件跟着晃了晃。

“简直厚颜无耻。你私底下跟迦尔纳练习辅助职业专程针对本王先揭过不提,稍后再一一清算。——上次无人岛模组突然显露黑法老真身导致本王的PC撕卡,你总不能辩解成同阵营误伤了!”

“哦,居然是夏休前的老账。”奥兹曼迪亚斯站了起来,那个梅杰德护身符吊在他腰带外面,随凯布利号爬升气流摇摇欲坠,“那你也理应记得,那次跑团之所以团灭,全是你那个侦探PC热衷于玩弄同伴之故。”

迦尔纳雷打不动坐在后排,给海伦娜和爱迪生检查安全带。

“本王看一群没头没脑的杂种只知四处乱撞,才姑且下示线索,居然还敢不识好歹?”

“真会信口开河啊,你明明只是想把所有人都拖下水一起SANCHECK。”

“区区杂种的SAN值,作为请求本王开恩的代价已经很轻了。再说不SANCHECK几次你好意思说自己在跑COC?”

“余才是出于好心没有把你那个被灌安眠药的累赘丢下,姑且背上了一起撤离,还被你拖慢了速度,究竟是谁不识好歹?”

“如果是由摩西的PC来背本王,不就不会有幸运检定失败强制把全知全能之星发动对象从未来换成你这种事吗,罪魁祸首还不赶紧跪下请求本王宽恕!”

“唔,这么一看确实是余的失策。当时应该把你丢给食尸鬼做晚饭的,这样所有人都能安全漂流脱出,余的PC也不至于因为被攻击而现出奈亚拉托提普的真身了。”

“什么!从那时起就怀揣悖逆本王的大不敬念头了吗!”

“哼。早知你一向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存在,余正该先下手为强把团队不安定要素除去才是。下回恩奇都当KP能不能引入PC用舰炮和空中火力支援相互攻伐的系统?”

“现在就让维摩那轰杀你也来得及!”

吉尔伽美什不轻不重推了奥兹曼迪亚斯一下,结果梅杰德挂件颤了颤,眼睛处猛地喷出两道激光射线打穿了凯布利号外壁。

“……这邪神一样的玩意又是尼托克丽斯做给你的?”

 

 

TBC



闪闪和拉二互相吐槽的那个团的内容参考自《拉夫海尔的终末》,一个引入特殊房规“秘密”的原创模组,B站有熟肉,非常神展开,诚意推荐

虽然这里已经剧透了

在克苏鲁神话里,奈亚化身之一是古埃及的黑法老涅弗伦·卡

评论(3)
热度(54)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