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十一)

其实这个闪更接近Caster一点

曼王家史的解说By  拉二

因为列王纪阿什康尼王朝(即安息王朝)前的故事都半是历史半是神话,阿拉什设定集又介绍说他和拉二是同时代的人物,所以胡乱捏了下交集的历史。图兰人的描写参考了希罗多德笔下的斯基泰人【实际上也和前十二世纪的拉二对不上号】,算是苍银组的彩蛋,博君一笑而已【。】

赫梯人瞧见闪闪会吃惊是因为他们崇拜的主神之一正是太阳女神阿丽娜的丈夫雷神泰舒卜,和闪闪同为巴力的原型之一。

 

 

尽管劳师远征,法老的行宫中仍不缺少悦目的侍女与来自埃及治下各地的丰沛物产,向赫梯人与邻近诸国的来使显示上下王国统治者的威光。御驾停罢,侍卫尚未通报黑土地与红土地之主的驾临,赫梯人口音含混的高谈阔论已准确无误地随熏香轻风传出。拉美西斯闻声并未立时发作或勃然色变,却目不斜视直入厅中,“尼尼微的巫师”也只得在他后方一步远处跟随。

依吉尔伽美什的看法,波斯人光辉的时代暂时过去了,而他选择了拉美西斯,无缘活到他们最伟大的世纪。

赫梯祭司先肃穆起立,带领众人礼拜他们的主神,撕断三块面包,往传闻中寄宿鬼神的黑石蘸了几滴酒,喃喃念诵着“愿此石永生”。他们身边到处都是安抚妖魔的油与蜂蜜的陶盂,有一两个年轻的赫梯人隐约察觉苏美尔王的真身,又见他从善如流坐在埃及法老下手边,惊讶得几乎昏厥过去。

期间拉美西斯宽宏容忍着他们的粗陋祭典,仍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他身边空置一张同等华丽、搁着鸵鸟羽扇的座椅,遥敬镇守底比斯的大皇后妮菲塔莉。

那几个年轻祭司仍盯着他张口结舌,吉尔伽美什向后倚去,在桌案下随手一弹指,轻而易举把他们头脑中的认知涂抹改写了。他不再看那一张张如梦初醒的迷惑面孔,将目光投向法老,果然瞧见拉美西斯正百无聊赖地把王杖从右手换到左手,又从左手换回右手,砂金色的视线在厅内逡巡一圈,却缓缓在其中一个席位停了下来。

在宴会的宾客名单上,那一席记述着曼努切赫尔王的名字。依据使节团的宣称,为表对埃及帝国的敬意和友谊,他特意派出了麾下最卓越的战士为自己的代表。

“这里比坟墓还沉闷。不想做些什么活跃一下宴会气氛吗?”

“行啊,例如把你按到桌上蹂躏你,叫你当着满堂宾客哭泣求饶,惩治你一天下来的狂悖举止?”

他趁酒过初巡,侍者都走开了,赫梯人沉浸于膜拜他的仪式不可自拔,瞪着拉美西斯直白回答,话音切切,如蛇舌舔舐法老的耳廓。

拉美西斯只当他在调笑,闲闲捋着戒指:“摩西的所作所为,莫非全要记到吾头上去?”

“这里若是乌鲁克,你早被充公成王的私有财产了。”

“可惜你正处于埃及治下,不过看在此言颇得吾心的份上,吾便勉为其难地将你纳入底比斯的宫廷吧。”

“怎么,几杯葡萄酒就灌得你满口胡言,看来很是期待本王让你累得连梦话都说不出?”

侍女们膝行穿过整个大厅,手持花篮而非酒壶,向每位客人献上一朵新摘的鲜花,其中有不识眼色之辈靠近正低声交谈的法老与心腹巫师,几乎被吉尔伽美什的目光钉穿在当场。拉美西斯却已闭口不语了。

他作为乌鲁克王而死后,代用的肉体宛如铸造铜器的蜡模,不堪承受英雄王灵魂中燃烧的强欲,早早融化溃散开来。埃及人的眼睛平日总是慵懒欲睡的,瞳孔迎着日光聚敛起来,像从前卧在他脚下的狮子;今夜却映照着灯火,专注地放大了,只凝视着他。他已经有些不胜酒力,竟然开始说:“本王是认真的。”

“但吾不是。”

曼努切赫尔王统治的高山民族偏居次席,此时乘气氛正入佳境,武士们低声合唱起,他们往日坐在篝火边驱逐长夜的歌谣。法老瞥向为首者,皱眉评论道,仿佛在为他作注脚:“脚踏实地难道也成了一种罕见的美德吗?”

此时此刻,任何围绕旁人的话题都成了拂过水面的芦苇,在他耳中难以停留多于一刻的时间。吉尔伽美什能够感到自己的手指响应着胸腔中那颗小型太阳般灼热的脏器,一闪念间几乎就想朝拉美西斯抬起,呼唤出天之锁将傲慢不羁的神王禁锢,兑现他的酒后戏言,并遵循足以燃烧灵魂的欲念,将诸多后世未曾耳闻的手段慢条斯理地逐一施展……

但他最终只是在酒杯上缓缓收拢起了五指。

 

身着绿松石色胸甲的弓兵朝法老单膝跪地行礼,问候具有武人的简洁:“鄙人名叫阿拉什·卡曼其尔,乃是吾王曼努切赫尔的使者,前来维系波斯埃及两国的友谊。”

卡曼其尔在波斯语中有“神箭手”之意。波斯与西徐亚(当地人称之曰图兰)的恩怨源远流长,据说能追溯到赫梯尚未崛起、埃及陷入内乱无暇自顾的贤王法里东一代。法里东生有三子萨勒姆、图尔、伊拉治,其中以幼子伊拉治最贤,被父亲赐予了祖传的波斯封地,令他的兄长嫉恨在心。萨勒姆与图尔密谋起兵,伊拉治前往敌营试图媾和,反被图尔斩首,将首级送还老父。法里东王闻讯震怒不已,善加抚养伊拉治唯一的后代,即当今在位的曼努切赫尔王。

曼努切赫尔王渐渐长大成人,经法里东王多年来悉心培育,又派麾下勇士辅佐,遂成为一名兼备明智与武勇的贤人,声名斐然。他得知生身真相,当即前去手刃了外祖父的两个兄弟,亲自报了血仇,法里东王见状心中再无挂碍,便宣布归隐山林,将王位让予曼努切赫尔王。

“吾王听闻此地战事告终,十分喜悦,为了祝贺埃及获得的伟大胜利,他派我前来,代为致以他的问候与敬意,并特地预备了我国特产的礼物。”

“波斯的使者哟,回禀你的王,吾的欣悦与他同在。愿全能的造物主阿胡拉·玛兹达护佑他的玉座。”

曼努切赫尔登基的同时继承了父辈的仇恨。图尔被杀后图兰拥戴他的孙子帕山为王,帕山又生骁勇善战的阿夫拉西亚伯,遂委命他大将一职,集结那些将脸涂蓝、哀悼酋长时割破面颊的斯基泰人,挥师南下进攻阿姆河一带。两国争战不休,唯有更惨重的兵燹才能使他们暂得喘息。赫梯和埃及无力在亚洲维持单一霸权,两个帝国相继退出安纳托利亚后将出现一片权力真空地带,那么——

 

 

TBC

评论(8)
热度(57)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