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三十)

参考了美索不达米亚的新年祭典和乌鲁克史诗《恩美尔卡与阿腊塔王》。相传阿腊塔在伊朗(波斯)一带的山区。

 

 

“杜姆兹”在他身旁端坐,沐浴着对这副少年人皮相投来的钦慕目光,垂目无语。乌鲁克王的发色依然光泽明亮,皮肤绝无皱纹瑕疵,外貌自然与老迈全然无缘,至于他的精力和头脑是否依然与年轻人无异——Avenger早已身体力行地领教过了。他生前不曾谙熟两河之地的历史,即使现在被圣杯赋予了与时代相应的知识,也无从想象这个男人要以如何的面目迎接死亡……

而他无法思考得出的答案,终将由他的兄弟与迦勒底的魔术师从另一个时代带来。

 

那巴比伦神官之高寿已经令他足够惊奇了,没想到王权联盟还带来了一位更老的尼普尔司祭,只比吉尔伽美什小五岁,脸上像落了三四层蛛网。Avenger见他被奴隶们前后围簇起来,颤颤巍巍洒香料,朝他匍匐下来恭敬见礼,不禁担心他会被一阵晚春的轻风吹倒。

归来的牧人王不苟言笑,但风度不凡,自有一种展露恩威的天赋,不是烧砖人或农夫能教养出的男孩。想瞧吉尔伽美什出洋相的基什、马里、拉格什使节都有些失望,又暗自期盼,老王给出了放权的暗示。或者能等来一道天谴。

然而,对他怀抱期待的人,吉尔伽美什一贯乐于使他们的希望落空。应付垂垂老矣的祭司们,只需抬出圣婚仪式完成的证据,便再无半点异议之声;压制心怀鬼胎的诸城邦,先前几次会议已施过了重压,此次也并不需要更高超的手腕。由始至终,“杜姆兹”只是默默端坐如雕像,如一株点缀乌鲁克王座的静美植物,反而变相衬托出吉尔伽美什事无巨细都牢牢把控,显然毫无将王权分与他人一二的意思。

乌鲁克城沉浸于第二次圣婚的狂喜之中,遍地香气缭绕,仙乐飘飘,国王的黄金战车驰过铺满街衢的花瓣。索普德特与塞尔克特一视同仁守护着美索不达米亚的夜空,带来了下个丰年的吉兆。如果在埃及,尼罗河想必已涨到了一个安全的水位。

他错觉重回垂髫之时,侍立在父王身侧迎接另一个赛德节,有如荷鲁斯与离开地府吻别他的奥西里斯。巴比伦神官将银铸的砖模和盛土、灰泥、砖刀的银篮子放在他脚前,喃喃吟诵道:“愿您把重建秩序、取悦诸神的信心带到您的人民面前,愿您将您的爱举过头顶,涂抹在伊什塔尔的门楹和柱梁上,就像一头回头注视其牛犊的母牛……”

吉尔伽美什没有教导过他“杜姆兹”在这场合应当如何应对的闲情逸致,而Avenger也同样毫无了解的兴趣。为着执念短暂停留的亡灵,连称呼为“过客”都太言过其实,更无半点必要在细枝末节上纠缠。他知道只需摆出一副宝相庄严的面孔,不发一语,便足以令众人诺诺。他们的头脑中自会解释为神明风仪出众,与凡人不同,没有人想得到追究虚名之下的真相。

埃及人眯起眼睛,视线越过花雨覆盖的林立房屋,直望向来路尽头。遍披欢庆装饰的街市中,仅有那道尚未修筑完工的长墙突兀矗立着,毫不掩饰凹凸不平的层层灰泥与尘土覆盖的砖石,犹如一道袒露出城邦血肉的细长刀口。

异议者们固然想接近“杜姆兹”,可惜吉尔伽美什把他看得很紧,须臾不离左右,像条抱窝的蛇。偶尔他们也会迎合民众的欢呼故作亲密,御主道貌岸然的嘴唇和手指,尚能勾起昨夜沉醉的涟漪。Avenger别开眼睛,脸上挂着假笑,阴郁地寻思:“你们在苛求一个和他同生共死的影子。”

 

“当人们的语言尚未变乱,地上没有虎狼,没有蛇蝎,没有恐怖、纷争和敌对。”

 

那山民领袖跳上一辆花车,拨开请求施舍的人群,一把挟住他的手臂。他目光似铁,影子也如一座铁铸的高山朝他当头压下来。

纵然此人的力气胜过狮虎野兽,也有几分能糊弄人的架势,终究只是脆弱易折的凡人。Avenger要抖开这无礼犯上之徒,甚或令他筋断骨折以示惩戒,不须花费弹指的工夫。但他眼角余光飞快掠一眼吉尔伽美什,见鲜红立瞳微微眯起,志得意满的笑容立刻蒙上一层冷意与阴影,不由鬼使神差地一动不动。

对方见他神态自若,毫无慌张之色,似乎一时有些气馁,但随即又威胁性地左右环顾,逼得要上前来的卫队退了半步,不敢擅动。

“你就是那少年神杜姆兹无疑了,乌鲁克人都擅长蒙骗神祗。最早一次是伊什塔尔,然后是雷鸟……这一次还需要我明言吗?”

“冒死呼唤余的圣名是有何事?如果你此举纯粹为了动摇乌鲁克的声威,那便下去领罪罢。”

“他许诺了你什么祭品?是血,是财,是爱,才引得你嗅着祭火的香气再度回到地面上来,支持他短暂而动荡的人之治世?”阿腊塔人赶在他拧断他腕骨前明智地退走了,像一片叶子藏进雪松林之中,“记住你倚靠的是一根枯朽的梁木。吉尔伽美什在消耗他的神性维持他身上属于人的部分,就像挥霍阿拉伯香木去点亮一根灯芯草。

两河之地的王都如此可悲吗?或许这就是介于神与人之间(英雄)的疯狂作为了。”

 

 

得蒙迦勒底召唤的圣人众多,其中既有因牺牲封圣者,也有因慈爱封圣者。唯独一人,却偏偏因灭国破城的事迹成名。

“不错,那就是我秉持的必要之恶。如果连戕害无辜者的罪孽都无法背负,就不过是自命侠义的软弱之辈罢了。那种态度,虽然既欠缺君王的气度,又不具备被选为主之使徒的资格,但毫无疑问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TBC

 

估计更新又要等到很久之后,先说明一下这一版尺子摩西的宝具是耶和华尼西(“主啊,作我的旌旗”),预想中是个拐所以是没伤害的对军宝具wwwwww

出埃及记17:9-15:

摩西对约书亚说,你为我们选出人来,出去和亚玛力人争战。明天我手里要拿着神的杖,站在山顶上。

于是约书亚照着摩西对他所说的话行,和亚玛力人争战。摩西,亚伦,与户珥都上了山顶。摩西何时举手,以色列人就得胜,何时垂手,亚玛力人就得胜。但摩西的手发沉,他们就搬石头来,放在他以下,他就坐在上面。亚伦与户珥扶着他的手,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他的手就稳住,直到日落的时候。约书亚用刀杀了亚玛力王和他的百姓。

……

摩西筑了一座坛,起名叫耶和华尼西(就是耶和华是我旌旗的意思)。

评论(1)
热度(43)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