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

如非在场众人纷纷眼疾手快以各种姿势跳开,恐怕就要当场随咖啡壶一起报销在贞德督察的怒火之下了。迦尔纳面对溅了一桌滴滴答答淌到地上的热咖啡视而不见,四平八稳继续着他那能把阿周那气死的步调:“案发现场为上锁状态,吉尔伽美什倒在房间正中,周围没有显示出当时除他本人之外室内还有第二人的痕迹。尽管看起来像是密室案件,然而稍经思考就能明白,结果正是最简单的事实。”

女督察从牙缝里嘶嘶咬出几个字:“那伤眼睛的破地方既没有线索,也没有凶器。你是打算说他自己把自己空手拍晕在了地上吗,嗯?”

“疑罪从无。第一,案发后您和身为会场承办方的唐泰斯阁下都没有认真检查命案现场犯罪痕迹的精力和时间,何以简简单单地就放弃了吉尔伽美什系自杀未遂或意外重伤的猜想?第二,黄金监狱塔的安保系统只在新改装设施范围内启用,吉尔伽美什临时起意开放的由酒窖改造的舞池,则属于监视盲点,第一个发现被害人的安托瓦内特夫人也从正门进入,暂时排除她独力作案的嫌疑;第三,我没说凶器就在现场,或被犯罪嫌疑人毁尸灭迹了——假如有的话。”

阿周那不禁提出抗议:“这不就是二流日本社会派推理小说的解谜套路吗!”

管家气壮山河地反驳:“但是生活中80%以上的犯罪,全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蠢事啊?”

“……唔。”无法反驳。好在贞德督察看起来同样被噎住了,起码在这点上苏格兰场不用远程招致一通法式嘲笑。

他自暴自弃地放弃了辩论:“至少自杀未遂绝不用列入考虑。”

“只是举例。事实上,倘若你们实在需要一件凶器,依我之见,不妨把案发时吉尔伽美什的装扮装进证物袋封箱保存。”

女督察嗤之以鼻:“怎么?下一步你是不是要求我们把那玩意送去给法医验一验上面有没有小说里的神秘毒药,或者铠甲缝里塞着一封没被发现的遗书?”

“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我大胆猜想,警方或许没有测试过正常成年人以那种全副武装的姿态跌倒时,贵金属铠甲会对人体造成怎样的冲击吧。”

“口说无凭,既然案发后我司立刻封锁了现场,你又空口推翻那个粉白粉红的男人关于吉尔伽美什被谋杀的推理,又怎么能肯定,吉尔伽美什一定是意外受伤入院的?结合他对你们利害立场的猜测,简直越来越可疑了!”

……虽然贞德督察难得说了一番硬道理,但是吉尔伽美什突发奇想,计划全球直播他被挚友及未婚妻捶成一块神户牛肉的黄金监狱塔料理节目,总比某人成功谋杀他的可能性大多了。

“不是口说无凭。”迦尔纳继续固执己见,“如果督察能不吝展示案发后拍摄的现场照片,我将证明我的推……”

……理。阿周那在心里补完了最后半个词。

 

这世界上能让他的管家把说到一半的话咽回去的事情可不多,而“不多”在这里的意思是一只手能数得过来。听到巴黎警局走廊上由远及近响起的结婚进行曲可能算不上什么,但看到身穿一粉一白护士服的恩奇都和阿提拉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吉尔伽美什——准确来说是一人一只手强制摁着肩膀——浩浩荡荡开进门来,则无疑可以列入清单了。不用提恩奇都还设法在轮椅顶上撑起了一把伞,造型很适合深潜者展示信仰的那种。

阿周那几乎产生了错觉,他们接下来就准备在讯问室(走廊上)开香槟切蛋糕然后交换戒指了。赛米拉米斯夫人一身参加长辈晚宴的黑礼服长裙还没脱下来,越出把吉尔伽美什塞到督察鼻子底下的礼宾大军(以及屈尊在警局草坪安顿的一整支室内乐队),先掠了天草四郎一眼,提裙朝拉长了脸的贞德行了一礼:“我们迟到了。”

迦尔纳努力克服这一堪比把for(..;..;i++)写成for(..;..;++i)的重大冲击,说了下去:“所以你们不顾病人安危,强行挟持他来现场又是干什么?”

恩奇都拍了一下不知为何戴上了整套呼吸机不堪重负的挚友:“啊呀,因为吉尔亲自出面澄清误会比较妥当吧?”

“请允许我礼貌地质疑他作证的资格。”

“不用担心,”恩奇都举起一只能拍碎公牛肋骨——阿周那发誓自己不太想回忆那次损友聚会的细节——的手,“我可以作证吉尔完全清醒,而且绝对能够无碍叙述当天发生的一切。嗯?你们在意这套装备吗?哦那是因为吉尔收到了特别的住院慰问礼物,太喜出望外了的原因哦。细节什么的无关紧要啦,早点让他澄清你们的嫌疑放你们出来不好吗?”

被迫承认跟这全套当众羞耻PLAY的当事人是熟人,或者和迦尔纳继续度过相看两相厌的牢房生活……古训有云,长痛不如短痛。

“唔噗,咕呃,呜唔唔!”

虽不明其意,但是当事人一定是在说“本王招,本王招,本王这就招”了。恩奇都善解人意地代为翻译道:“吉尔,现在你还是必须尊重重病卧床的设定对吧?接下来麻烦阿尔蒂拉接通讯问室的投影机,播放解说意外现场的幻灯片,说到关键部分时你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就行了。”

 

“所以说,真相其实是吉尔伽美什事前未练习过负重行动,不小心被那套24K纯金铠甲绊倒了而且摔得暂时失去了意识,然后被赶到现场的梅林拖了所有人下水吗?”

福尔摩斯面对老对头质疑的眼神耸了耸肩:“鄙人只是一介咨询侦探,用人之常理而非所谓的○格推理假想那位阁下的行动逻辑,显然更符合他的秉性吧?”

 

TBC

评论(7)
热度(56)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