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九)

死NPC不死队友,死队友不死自己。

阿周那本着最后的良心示意库丘林:“前辈,是否要在他们检查的时候回避一下?民间人士的调查手段,可能,呃……”比较简单粗暴。不好说会是徒手拆了半间屋,还是光看一眼(又丢出什么奇形怪状的侦查/灵感/幸运大成功)就道破天机,反而显得他们才像和罪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联。

“啊?那不就更有现场监视他们行动,以免对罪证造成进一步破坏的必要了吗?”

阿周那意识到恩奇都将NPC绑定在他们船上的坚定决心,默默打起了VR世界苏格兰场渎职检讨书的腹稿:“……那我就叫他们进来。到时候我能呆在门旁边吗?”

奥兹曼迪亚斯已经兴致勃勃解锁了半打魔导书驱逐咒语的使用权,吉尔伽美什则悄...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八)

互坑和Sancheck共享明明是队友的情分


“唔,看这公寓的结构,首先可以排除秘密通道,报案人也没说有过什么打墙破土的动静……”库丘林略一沉吟,伸手在窗锁上抹了一把,摊给他们看满指腹厚厚的一层灰。“窗户恐怕从租下来就没动过,能不能打开都不好说。”

密室,不可能犯罪,时间诡计,机械装置……阿周那的脑袋里立刻刷刷出现了一串推理小说的关键词。卫宫真的进入了房间?进入的房间的确是现在所处的这一间?他想得入神,差点没听到罗宾招呼大家再分头仔细搜查一遍。

“没有发现任何扭打痕迹或逃遁的脚印。简直就像……卫宫警探和嫌疑人原地消失了一样。”

哦好吧,他果然不该在恩奇都创...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七)

壕无人性


就好像嫌这支调查员队伍还不够奇形怪状似的,如果说刚才排除迦尔纳,他们看起来还像是便衣执行任务的人民公仆,那么现在加上有钱人二人组,就立刻变作了形迹可疑正悄悄撤退的黑帮首领及其保镖。

阿周那跨过一潭积水,苦中作乐地想。在错综复杂的巷子里摸索了好一会儿,库丘林描述的黄色雨衣连片衣角也没让他们见到,反倒是一身豹纹西装的吉尔伽美什(他究竟是怎么穿着这身行头在奈亚拉托提普信徒的老巢里上演好莱坞式大场面的?)看起来更神似传闻中的怪人。

“迦尔纳,阿周那缺乏经验暂且不论,你没想过武器补给的问题吗?”

一行人根据苏格兰场发来的公寓剖面图闷头摸进,屈尊爬楼梯的吉...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六)

进局子这种事情,在现实中探视那对兄弟一次已经完全够本了。恩奇都能追加花样百出的检定要求(包括公路飙车的驾驶技能),吉尔伽美什就有本事一路成功大成功极大成功如砍瓜切菜般碾压过去,把还作无头苍蝇状团团打转的警车甩出几公里外。奥兹曼迪亚斯稳坐不动,确定般度家的豪华礼车暂时没有移动迹象后,随手打开了语音导航。

似乎在哪里听到过的嗓音立刻开始一唱三叹:“欢迎使用本导航,知心大哥哥陪伴你踏上梦的旅途。坐稳了吗?车门锁了吗?安全带系——”

绕梁的余音被两只手同时掐掉了。

恩奇都默契地忽略了这场意外,安然若素继续提示道:“似曾相识的声音,令你们记起迦尔纳为了胜任阿周那的管家所能引发的种种灾难。般度家的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四)

靶子跑团欢乐多


多想无益,言归正传。卫宫和库丘林遭遇的是常见的陷阱,犯人碰巧撞见落单警察临时起意下手的几率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基本能够推定卫宫那头的情形不会十分乐观。但根据观察结果所得,库丘林后脑挨的一下创口不深,而溺水地点只是一个水坑,比起有意为之也更像是不幸体质恰巧发作的结果,凶手似乎不是以谋杀为目的,卫宫应该一时不至于成为这场游戏里第二位光荣捐躯的NPC……

于情于理,当务之急都是解救卫宫。阿周那下定了开场十分钟不到就即将和神话生物交火/潜入成群结队的邪教徒之中的悲壮决心,摸向枪袋:“前辈,带路吧。”

迦尔纳顺手牵羊捎走消防栓边的撬棍,掂了一掂,不禁令...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三)

你们以为搞事的是哈斯塔,其实是我■■■■■■哒!


恩奇都的天之音听起来不乏遗憾:“开场发疯虽然也很有趣,鉴于你是新手,还是温柔点好了——大失败直接扣最大值哟。”

等一下,这究竟哪里温柔了???

迦尔纳毫不客气,横穿一看就是增添气氛权当摆设的隔离带,踏进犯罪现场的脚步之理直气壮,活像他才是两人中那个唯一的警察职业角色。

所以说这究竟是某人异想天开(根本不经大脑思考)设计出来的的VR跑团还是少了个卫星制导绿方块的○拟人生?如果真是○拟人生片场他准备立刻抛下库丘林的尸体邀请迦尔纳去游泳,然后开启建造模式把他砌在泳池的四面墙后面。

恩奇都继续感叹:“看来兄弟感...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二)

事先声明一句大狗后面还有抢救的机会【


第四案  如果早知道VR跑团也会侦察大失败


“……够了,我已经不想再被陌生人认成跟在三大怪人屁股后的小弟弟了。”

阿周那捏着恩奇都KP特供手钉的《清凉解暑!从零开始的TRPG入门!》规则书,朝着桌对面的四个脑袋一字一句宣告道。

管家习以为常地纠正他:“恩奇都只会邀请熟人入房游戏,所以你无需担心隐私泄露的问题。虽然我听说,他和PVP顾问摩西制定了一些别出心裁的新规则。对了,这次我能选择‘贴身男仆’的职业吗?”

角色卡还没动一个格子呢,他已经能听见自己的耐久值开始噼里啪啦往下掉的声音了。“……问KP...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一)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当然,直到出发前得到了Mr.梅林本人的证言,我才能证实我的推理。Miss.玛修,能劳驾看一下路况吗?”

半个人都被埋在阿拉斯加长毛里的前教育大臣闻言发出一阵呜呜声,又在立香的一眼中迅速乖巧地闭上了嘴。迦勒底财务总管按着手机屏幕抬起头:“很抱歉,福尔摩斯先生,看起来直到警察局都因为交通灯停工陷入拥堵,只有交警人工疏导,除非我们能——”


“——余特意甩掉吉尔伽美什和迦尔纳,不正是筹备此刻的飒爽降临吗!”


奥兹曼迪亚斯的宝蓝色敞篷法拉利利落劈开一片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鸣笛声,一个转...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

如非在场众人纷纷眼疾手快以各种姿势跳开,恐怕就要当场随咖啡壶一起报销在贞德督察的怒火之下了。迦尔纳面对溅了一桌滴滴答答淌到地上的热咖啡视而不见,四平八稳继续着他那能把阿周那气死的步调:“案发现场为上锁状态,吉尔伽美什倒在房间正中,周围没有显示出当时除他本人之外室内还有第二人的痕迹。尽管看起来像是密室案件,然而稍经思考就能明白,结果正是最简单的事实。”

女督察从牙缝里嘶嘶咬出几个字:“那伤眼睛的破地方既没有线索,也没有凶器。你是打算说他自己把自己空手拍晕在了地上吗,嗯?”

“疑罪从无。第一,案发后您和身为会场承办方的唐泰斯阁下都没有认真检查命案现场犯罪痕迹的精力和时间,何以简简单单地就放弃了...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二十九)

阿周那环顾左右,确认了自己还在巴黎监狱一夜游体验之旅的途中,在“问出来给自己找不痛快”和“不问出来放任管家装神弄鬼”之间纠结三秒,毅然选择前者:“你从哪弄来的早餐?”

迦尔纳答非所问:“受环境限制,正统英式早餐恐怕无法提供,只能将就法棍面包搭配奶油果酱了。你要咖啡还是红茶?”

“回答我的问题。”

“时刻为雇主奉上周到服务是管家的职责。”

“要不要我给你的脑袋做一次全盘扫描清理碎片?”

虽然他对IT行业方面的专业知识一无所知,但凡是苏格兰场库丘林的电脑又又又死机,被卫宫往机箱上猛踹一脚就好了。

迦尔纳目不转睛瞧着他如坐针毡总算吃完一个面包卷,总算肯用正常人能听懂的逻辑解释他的问题:“...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