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八)

互坑和Sancheck共享明明是队友的情分


“唔,看这公寓的结构,首先可以排除秘密通道,报案人也没说有过什么打墙破土的动静……”库丘林略一沉吟,伸手在窗锁上抹了一把,摊给他们看满指腹厚厚的一层灰。“窗户恐怕从租下来就没动过,能不能打开都不好说。”

密室,不可能犯罪,时间诡计,机械装置……阿周那的脑袋里立刻刷刷出现了一串推理小说的关键词。卫宫真的进入了房间?进入的房间的确是现在所处的这一间?他想得入神,差点没听到罗宾招呼大家再分头仔细搜查一遍。

“没有发现任何扭打痕迹或逃遁的脚印。简直就像……卫宫警探和嫌疑人原地消失了一样。”

哦好吧,他果然不该在恩奇都创...

[FGO][闪拉]鸿蒙之初(完)

以色列和埃及争战的历史参考了拉美西斯之子梅塞普塔纪念平定迦南叛乱的梅塞普塔碑

闪的结局接着我写的闪和所罗门友情向番外《小径分岔的花园》


吉尔伽美什嘴唇微微一扭,明知故问:“需要本王开恩赐他一服暂时清醒的灵药,让你们最后作为兄弟说几句话吗?”

“你已知道吾的答案。”法老仍未抬起他重归为落日颜色的眼睛,仿佛这怀中便集合了世上所有值得他留恋之物。“吾所有要与他说的话,全都在玛特见证的法庭上说尽了。不必有任何人打扰他的睡眠,因下一次他睁开眼时,埃及全土的剑与枪都会将锋刃调转向他。倘若有希伯来人能侥幸活过今日,他今后所能得的,不会与他们有任何不同。”

“是啊。现实...

[FGO][闪拉]鸿蒙之初(四十五)

正义女神玛特的羽毛就是死者审判时称量灵魂重量的羽毛

其实鸿蒙的闪拉一直没有缔结正规的圣杯战争契约,平时都是像葛木夫妇一样靠不定时补魔维持闪闪存在的【ry】


承认失败?那对英雄王而言绝不可能。但如何破解此局,看起来也似乎成了无解的问题——或者至少,要在这天之楔与天之锁命中注定的一局分出胜负之前找到解局的钥匙,不会比从埃雷什吉迦尔的冥府中带走一个被亡者女王面纱笼罩的灵魂简单多少。巴比伦的宝库里绝不会拿不出一件能够对抗“摩西”的宝物,问题只在于……“找不到”而已。

悄然无声地,一丝金色从吉尔伽美什眼前划过。那不是宝具的碎片,亦非魔力的残渣,而是枪尖逼近得不知不觉...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七)

壕无人性


就好像嫌这支调查员队伍还不够奇形怪状似的,如果说刚才排除迦尔纳,他们看起来还像是便衣执行任务的人民公仆,那么现在加上有钱人二人组,就立刻变作了形迹可疑正悄悄撤退的黑帮首领及其保镖。

阿周那跨过一潭积水,苦中作乐地想。在错综复杂的巷子里摸索了好一会儿,库丘林描述的黄色雨衣连片衣角也没让他们见到,反倒是一身豹纹西装的吉尔伽美什(他究竟是怎么穿着这身行头在奈亚拉托提普信徒的老巢里上演好莱坞式大场面的?)看起来更神似传闻中的怪人。

“迦尔纳,阿周那缺乏经验暂且不论,你没想过武器补给的问题吗?”

一行人根据苏格兰场发来的公寓剖面图闷头摸进,屈尊爬楼梯的吉...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六)

进局子这种事情,在现实中探视那对兄弟一次已经完全够本了。恩奇都能追加花样百出的检定要求(包括公路飙车的驾驶技能),吉尔伽美什就有本事一路成功大成功极大成功如砍瓜切菜般碾压过去,把还作无头苍蝇状团团打转的警车甩出几公里外。奥兹曼迪亚斯稳坐不动,确定般度家的豪华礼车暂时没有移动迹象后,随手打开了语音导航。

似乎在哪里听到过的嗓音立刻开始一唱三叹:“欢迎使用本导航,知心大哥哥陪伴你踏上梦的旅途。坐稳了吗?车门锁了吗?安全带系——”

绕梁的余音被两只手同时掐掉了。

恩奇都默契地忽略了这场意外,安然若素继续提示道:“似曾相识的声音,令你们记起迦尔纳为了胜任阿周那的管家所能引发的种种灾难。般度家的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五)

借用了coc模组透特的匕首里的关键道具23333,文下捏他的另一本著名coc文献则是《死灵之书》。奈亚拉托提普是最活跃的旧日支配者之一(包括民间人气也是居高不下),在古埃及他也拥有诸多化身,其中一个就是智慧之神透特亦即“三重伟大的赫尔墨斯”

另外某两个带卡进组的古代王好意思说自己SAN值低下吗


眼熟的场景,眼熟的人员配置,不眼熟的是时间。踢门后扔下一地烂摊子脚底抹油——吉尔伽美什通常理直气壮地称之为“战略性转移”——原本是常有的事,但通常进行到这一步时意味着他们已经进入了故事终盘,后续的处理是KP而不是他们需要头疼的事情。然而,好吧,今时不同往日。

“KP...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四)

靶子跑团欢乐多


多想无益,言归正传。卫宫和库丘林遭遇的是常见的陷阱,犯人碰巧撞见落单警察临时起意下手的几率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基本能够推定卫宫那头的情形不会十分乐观。但根据观察结果所得,库丘林后脑挨的一下创口不深,而溺水地点只是一个水坑,比起有意为之也更像是不幸体质恰巧发作的结果,凶手似乎不是以谋杀为目的,卫宫应该一时不至于成为这场游戏里第二位光荣捐躯的NPC……

于情于理,当务之急都是解救卫宫。阿周那下定了开场十分钟不到就即将和神话生物交火/潜入成群结队的邪教徒之中的悲壮决心,摸向枪袋:“前辈,带路吧。”

迦尔纳顺手牵羊捎走消防栓边的撬棍,掂了一掂,不禁令...

[FGO][闪拉]梦之雫(三十)

参考了美索不达米亚的新年祭典和乌鲁克史诗《恩美尔卡与阿腊塔王》。相传阿腊塔在伊朗(波斯)一带的山区。


“杜姆兹”在他身旁端坐,沐浴着对这副少年人皮相投来的钦慕目光,垂目无语。乌鲁克王的发色依然光泽明亮,皮肤绝无皱纹瑕疵,外貌自然与老迈全然无缘,至于他的精力和头脑是否依然与年轻人无异——Avenger早已身体力行地领教过了。他生前不曾谙熟两河之地的历史,即使现在被圣杯赋予了与时代相应的知识,也无从想象这个男人要以如何的面目迎接死亡……

而他无法思考得出的答案,终将由他的兄弟与迦勒底的魔术师从另一个时代带来。


那巴比伦神官之高寿已经令他足够惊奇...

[FGO][闪拉]梦之雫(二十八)

“是本王在问你问题,而不是你反过来问本王。”

他被御主伸手一拉,猝不及防,猛然倒回枕上。还未及做出反应,那只手又握住了他的发辫。黄金之王岿然不动,他的疑问好似打在一堵墙上,被原样抛了回来。“所谓抵抗本王的理由,只是你自欺欺人的产物,本王懒得拆穿而已。一开始就没存在过的东西,亏你能当作挡箭牌用到现在。”

吉尔伽美什将辫子在指根上绕了半匝,就像握紧战车的缰绳。Avenger不适地侧了侧脑袋,等候他的开示。一滴月光淌进他锁骨中央的凹陷处。

他的兴致刚被唤起,可有可无,之前玩闹般的亲吻,之于他只是一圈掠过湖面的微澜。御主是个严苛的乐师,断不许他在他掌中发出不合时宜的声音。

“余对余的前路了然于...

[FGO][闪拉]梦之雫(二十七)

居然做了一次人【鬼】生导师的闪闪


无生无死的昔日残影,孑然立于千万年的时光、千万个不同的世界之外的亡灵,还有什么可以惧怕?

最冠虈冕虈堂虈皇也最显而易见的答案就在那里:他害怕夙愿尚未达成之前便烟消云散,尚未与终成死敌的兄弟重逢之前便含恨折戟。АVenger大可以将这回答直抛出来,然而他与御主都心知肚明,吉尔伽美什言下之意不在于此,因而如此回应便与逃避无异。

……何况,他也无法忽视意识深处的一丝不谐和音。

“余是一介亡灵,一个男子,一缕不倚靠那埃虈及王的遗恨就无法在地上行动的残响。热恋和饱含温情的媾合,有时固然是唤回青春的灵药,但余总不会蠢到对你心存幻想。...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