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一)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的?”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当然,直到出发前得到了Mr.梅林本人的证言,我才能证实我的推理。Miss.玛修,能劳驾看一下路况吗?”

半个人都被埋在阿拉斯加长毛里的前教育大臣闻言发出一阵呜呜声,又在立香的一眼中迅速乖巧地闭上了嘴。迦勒底财务总管按着手机屏幕抬起头:“很抱歉,福尔摩斯先生,看起来直到警察局都因为交通灯停工陷入拥堵,只有交警人工疏导,除非我们能——”


“——余特意甩掉吉尔伽美什和迦尔纳,不正是筹备此刻的飒爽降临吗!”


奥兹曼迪亚斯的宝蓝色敞篷法拉利利落劈开一片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鸣笛声,一个转...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二十九)

阿周那环顾左右,确认了自己还在巴黎监狱一夜游体验之旅的途中,在“问出来给自己找不痛快”和“不问出来放任管家装神弄鬼”之间纠结三秒,毅然选择前者:“你从哪弄来的早餐?”

迦尔纳答非所问:“受环境限制,正统英式早餐恐怕无法提供,只能将就法棍面包搭配奶油果酱了。你要咖啡还是红茶?”

“回答我的问题。”

“时刻为雇主奉上周到服务是管家的职责。”

“要不要我给你的脑袋做一次全盘扫描清理碎片?”

虽然他对IT行业方面的专业知识一无所知,但凡是苏格兰场库丘林的电脑又又又死机,被卫宫往机箱上猛踹一脚就好了。

迦尔纳目不转睛瞧着他如坐针毡总算吃完一个面包卷,总算肯用正常人能听懂的逻辑解释他的问题:“...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二十七)

这一篇也快到解谜环节了,下一篇大概还是黄金三人+阿周那+红茶大狗飞哥相关,标题暂定叫如果早知道VR跑团也会侦查大失败23333333


本王是谁?本王在哪?本王在干什么?

吉尔伽美什在ICU的第一觉醒来,只觉呼吸不畅,头疼欲裂,全身酸痛。雪白的天花板映入眼中,周围寂然无声,一定要他找个形容的话,是恩奇都当KP时会特别乐于描述的那种环境气氛,也就是下一秒声称从天花板上猛地掉下一只修格斯请各位SANCHECK的那种。

“啊呀,吉尔。睡醒了吗?”

说谁谁到。病房门滑开,探进来的那个绿色脑袋上还歪戴着一顶护士帽。

根据他和恩奇都从初中玩到订婚青梅竹马多年的经验,...

[FGO][闪拉]梦之雫(六)

AVG拉二和Ruler摩西的能力Block瞧成咕哒子通关第六章才能解锁的强化幕间就好w

两个人持有的都是对军宝具,预告下摩西的宝具也是出自出埃及记第17节


即使Ruler以圣骸布蒙住了双眼,无从向她投来目光,玛尔达依然立刻垂下颈项,低声应了“是”。这绝非迦勒底第一位裁定者职阶的从者,却无疑是其中极为特殊尊贵的一位——

“依Dr.罗曼的数据分析结果,的确是埃及的斯芬克斯不会有错。但究竟为何会出现在这个特异——请等一下,Master!还不能确定危险已经完全排除——”

“没事的,玛修。有Ruler和Rider在呢。”少女魔术师朝后辈递去一个安抚意味的眼神,径直...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二十一)

阿周那敢凭他诚实工作赚来的薪水起誓,如果他以前还见过吉尔伽美什比这更不可名状的打扮,他可以一个月不跟迦尔纳进行包括但不限于吵架和真人快打在内的任何竞争行为。

东道主全身上下罩在一套亮闪闪的金皮壳子里,即使在光线昏暗的地下水吧里,也是个会走路的光污染源,如果算上走路时不绝于耳的哐当哐当声(阿周那默默检讨起了自己日益退步的警觉性),还得再加一项噪音污染。

管家安之若素,忠实地解说:“想必是自己动手翻新古董铠甲的创作成果。然而万圣节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吉尔伽美什,这前卫的造型以及大胆的上色方式究竟准备表达些什么?我不太熟悉后现代艺术,希望你进一步说明。”

“恐怕是和维摩那配套的涂装。黄金哟,余...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十四)

滚到桌底下假装自己并不存在显然没有可行性,但两个大男人作鸵鸟状埋在桌布下只能更加可疑……

没等他脑袋里转出个主意,只听鞋跟声大步流星接近,迦勒底头目唰一下掀起桌布,紧跟着探进脑袋,橙色的眼睛在昏暗里幽幽发光,恐怖片效果看得阿周那平白出了一背冷汗。

“好久不见啊警察先生,这真是个新奇的姿势,敝店的桌子下面莫非藏着穷凶极恶的连续杀人犯吗?”

这整条唐人街难不成都是你们迦勒底的产业哦!

迦尔纳突然超常发挥,硬碰硬顶撞她:“日安,陌生小姐。我和我的主人正在贵司正常消费,不知您特地把头挤到桌底下有何指教?”

那道夕照色的视线缓缓落到他身上。阿周那的心脏快跳出嗓子眼,也不禁替他捏了把汗。

“没...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五)

周日的伦敦又恢复了它半死不活随时可能下雨的阴沉天气。

然而阿周那一进办公室,便迎头沐浴了两束阳光般充满关爱……不,简直是慈爱的眼神。实在令他毛骨悚然,尤其当他发现视线的来源居然是一脸欲言又止的卫宫时。

明明昨天回家时发了短信告知,当时的回复还是相当正常的语气和内容……?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一起加班的缘故而耽误了工作进度?

“……前辈如果这么着急要分析报告的话,我现在再去看一下。”

“不急。不介意我和你私下谈谈?”

所罗门一大早就守在谋杀调查科接待室严阵以待了。他打卡时瞧见两条一金一红的彪形大汉,簇拥着类似头目秘书的娇小女性到场。他没来得及多看两眼,就被卫宫搂住肩膀拖走了。

阿周那被不...

[Fate/Grand Order]路人名作家的养成方法(十二)

五分钟内摆平四名女性英灵,完美解决侦探社门外的混乱现场,令埃尔梅罗二世也叹为观止的手腕——

——如果不是以卖了别人为前提的话。比如建议达芬奇去找卫宫探讨作品中蕴含的情感啦,比如把月海原的无口转学生住址透露给玉藻前啦,又比如向德雷克暗示爱德华·蒂奇正在水上乐园兴风作浪啦……

虽然镜片不会反光,但是果然能从眼中射出“梅杰德☆Beam”的人设也不应小觑……!

“……感谢解围。”

埃尔梅罗师徒如释重负,一起落座下来,正对着李书文赠给侦探社的墨宝“恶逆非道”。不,能形容为“长舒了一口气”的只有老师,学生反而有点小小失落的样子,但终究是坐不住的小孩子,很快被暴走族风的草书汉字吸引了注...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