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二十八)

事情是这样一锤定音的:立香一头指派莫里亚蒂去把罗柏——那头被关在酒店房间里好几天没能出门尽情撒欢的阿拉斯加——牵出去放风,“顺便”把迦勒底第二号加班要员拴回来,另一头安排福尔摩斯去迎接玛修·基列莱特前来会合。

无论从字面上看还是实际上都是十分轻松悠闲的活计,说白了就是夜间漫步附带塞纳河观景,如果他没有在远远望见玛修和摩西两人身影的同时,敏锐地捕捉到另一位可敬先生的熟悉轮廓的话。

至于头目是否预料到了他会把这别开生面的父女重逢场景撞个正着,饶是正牌贝克街咨询侦探也不敢打包票。

所有与头目有关的家庭纠纷,福尔摩斯都抱定明哲保身的态度,刚选了个上风处的僻静位置作壁上观,远望兰斯洛特鬼鬼祟祟接近等马修回来的摩西,借口上洗手间的本案女主角就拨开灌木丛,从他身后幽幽开口:“夜安,福尔摩斯先生。前辈找我回去么?”

“夜安,Miss基列莱特。就这样和摩西阁下告辞真的没有关系吗?”

玛修刻意无视了他的言外之意,皮笑肉不笑观察着亲生父亲发挥身为半个法国人的语言天赋,开始搭讪埃及船王的犹太代理人:“不用了。我们最好尽早和他脱清干系才是。”

兰斯洛特爵士硬件条件可谓拔群,唯二的毛病一是容易在美女面前丧失判断力,与他悲伤的同僚半斤八两,二则是目力不佳,时常看走眼,迦勒底内部有个流传已久的笑话,大意是财政大臣前脚搭讪名字前头该加Mr.还是Miss都是个薛定谔之谜的达芬奇阁下,后脚邀约笃信佛祖且一掌能拍穿一堵墙的出家人三藏小姐。

“请原谅我的唐突,如此良夜,让像您这样高贵美丽的女士独自孤零零地徘徊,实在是罪恶深重啊。不知可否允许我为您效劳,一解您眉头迷人的轻愁?”

理性中立如福尔摩斯也不禁为前途凶险的爵士交叉手指默默祈祷,玛修则本着公事公办的作风摸出一部卡片机,切换无声夜间模式开始录像。

不忘冷漠地解释:“录下来给前辈看。”这里说的就是联合王国首相私人秘书、不愿具名的迦勒底第三号加班要员了。没津贴的那种。

 

言归正传。摩西的外表,虽不如恩奇都的中性风格富于迷惑性,但只要闭上嘴忍住不满口十诫圣训赞美耶和华,以及隐藏起散打达人、跟奥兹曼迪亚斯跑团时捏人系统也会自动Roll出STR 17圣骑士人物卡的本性,亭亭玉立往那里一站,颇有半截美人背影杀手之效。

“抱歉。我只是在等一位熟人回来。不知您有何见教?”

“有这令人称羡的好运能与您同行,却又不解风情地离您而去,莫非是位狠心的绅士?护花之心是男子的美德,如您允准,还请容许我暂时卫护左右。”

兰斯洛特朗朗而谈,态度之光明磊落,俨然是高风亮节的化身。如非他身上缠着半个伦敦未婚女士的绯闻,还有着内阁两大“禁断之恋俱乐部”常客之一的美名,瞧起来或许还是有几分说服力的。福尔摩斯发誓他隔得老远,都能听见摩西手指关节格格作响。

“抱歉,我信仰犹太教,不太能接受和陌生人一起走夜路的做法……”

“那您的芳名一定叫苏珊娜了。今天我方能相信,再虔诚的长老也不免抛弃信仰拜倒在您的裙下。请把手给我吧。”

“……既然您执意邀请,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噼啪,喀嚓,咯咯。灌木丛里的两人一脸“果然如此”地听着兰斯洛特的某块骨头发出应景的碎裂声。

“怎么了?您为什么突然抱着肚子原地蹲了下来?”

以一个腕骨粉碎性骨折患者来说,兰斯洛特爵士还能说得出完整句子的勇气与意志着实值得钦佩,也令人不禁慨叹男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劣根性。

“不,呃,只是我的心被您的魅力所倾倒,身体也不由自主跟随了心的召唤罢了。不知淑女的香闺深藏在哪条巷子里呢?以您的倩影留在我心上的小像起誓,我一定将您平安护送到居处。”

“我看不用了,还是先送你到医院诊疗要紧。”

摩西又体现出和和蔼口气相映成趣的惊人臂力,不顾兰斯洛特爵士惨白的脸色单手夹着他前行了四十多英尺,一边跟他亲切搭话:“请安下心来,我知道的最近的医院就在那个拐角处,徒步约十五分钟就到了。……是的,可能有点吵而且有安检管制,毕竟我朋友的朋友吉尔伽美什最近发生了事故……”

 

玛修放下卡片机,以漠不关心的口气总结父亲今晚的遭遇:“走吧,福尔摩斯先生。某人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等等,Miss基列莱特。我们有必要到医院和他们汇合。”

“但是,前辈……?”

“这点倒是无妨。”福尔摩斯露出清爽的笑容,“监狱塔牵连太广,Miss立香既然已经达到目的,应当有了见好就收妥善处理此事的打算。机会难得,我也想向Miss基列莱特澄清一番,被华生君夸大其词描述的我的那套工作方法,其实只是极为普通的逻辑推论而已。”

“是、是指我可以近距离观看福尔摩斯先生破案的意思吗……!”

“如不蒙你见弃。但我们最好尽快动身了,不然可能会错过几位主角的登场亮相。”

 

阿周那抱着手臂正睡得迷迷糊糊,脑袋一点一点,额头砰地一声砸上坚硬墙角落了满头石灰粉,头痛欲裂睁开眼睛,才发现迦尔纳不仅安定运转尽着管家本分,脱下晚礼服外套和围巾替他盖上御寒,而且还自告奋勇调整了他的睡姿,让他尽可能伸开腿半坐半躺舒服一些。

“你还不到三十岁,更应注意颈椎腰椎磨损的保养问题。”管家以熬夜Debug的职业经验精准地指出,“对了,要吃早餐吗?”

 

 

TBC

评论(3)
热度(53)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