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二十七)

这一篇也快到解谜环节了,下一篇大概还是黄金三人+阿周那+红茶大狗飞哥相关,标题暂定叫如果早知道VR跑团也会侦查大失败23333333

 

 

本王是谁?本王在哪?本王在干什么?

吉尔伽美什在ICU的第一觉醒来,只觉呼吸不畅,头疼欲裂,全身酸痛。雪白的天花板映入眼中,周围寂然无声,一定要他找个形容的话,是恩奇都当KP时会特别乐于描述的那种环境气氛,也就是下一秒声称从天花板上猛地掉下一只修格斯请各位SANCHECK的那种。

“啊呀,吉尔。睡醒了吗?”

说谁谁到。病房门滑开,探进来的那个绿色脑袋上还歪戴着一顶护士帽。

根据他和恩奇都从初中玩到订婚青梅竹马多年的经验,挚友的变装技能一般是因(一时的)心血来潮而非场合不同而发动的。

就像今天的惊喜见面礼一样。虽说跟阿尔蒂拉以及Miss.岸波的保健医生(自称)现学现卖,绿色长发俏皮别着的粉色护士帽倒也有模有样,但低开领敞露出来的胸肌线条简直让他现场喷饭。十几年过去了,吉尔伽美什依旧没研究清楚,为何只有他一人能随时随地认出塞在各种连续剧戏装玩偶服日本JK制服里的恩奇都。

“……本王现在头疼得要命。阿尔蒂拉怎么样了?”

“唔,该说吉尔的鼻子好灵还是什么……其实她就在我背后哦?因为探视时间已经过了,我们就一起想办法给你送点探病礼物来啦。”

挚友笑吟吟地一合掌,拖进一辆放满手术器具的小推车,从下层刷地捧出一盘盖着盖子的东西。吉尔伽美什的眼睛却全盯在后头的未婚妻身上,她套着一身和恩奇都相似款式的护士服,后脚跟进病房,立刻随手关门上了锁。

不妙,大大地不妙。他眼皮狂跳,小推车里的谜之慰问品菜未上而香先至,笑意盈盈的恩奇都和面无表情的阿提拉两张脸伴随着麻○豆腐熟悉的辛辣香气,同时凑到他鼻尖底下。

“是这样的,吉尔,你似乎不太记得清昨天黄金监狱塔引发的事故了。真是声势浩大呢,包括我和阿尔蒂拉、奥兹曼迪亚斯和迦尔纳兄弟以及特地来探望阿尔蒂拉的安托瓦内特夫人在内,全都被你请来的唐泰斯阁下以及天降的某个花之名侦探指证为嫌疑人了哦。Miss.岸波听说你不幸入院的消息,特地送来了能让人清醒得推开窗子从四十九楼跳下去的特制病号饭……所以呢,就暂时由我监督,阿尔蒂拉喂你一勺勺全部吃完,你看怎么样?”

 

这边厢鸡飞狗跳,那边厢不遑多让。横跨塞纳河、直抵卢浮宫中央广场的艺术桥上,两道在巴黎仲夏夜晚依然用长风衣从头到脚包个严实、仅能凭一件小斗篷和一圈高立领分辨不同的可疑人影互相对峙,气氛凝重,好似站在莱辛巴赫瀑布的悬崖小道上。

“呀,又见面了,莫里亚蒂。方便借个火吗?”

“fo。fofofofo。fofo?fofofofofo。”

前日在监狱塔对梅林爵士执行天降正义的谜之狗型生物,甩动着大白尾巴一个飞跃,无声落在穿小斗篷一方的手边,打断了这场犯罪电影式的宿命对决。

“……立香回来了啊。”穿高立领的老绅士半是惋惜半是期待地喟叹出声,“夏洛克,没能及时以犯罪组织的方式结果掉你,就感谢一下她吧。”

与之相对,世界第一的咨询侦探一手随意抚摸着小动物蓬松的白毛,一手若有所思托着下巴:“说来我也的确有些时间没拜见Miss立香的尊容了。上次见面时,某位犯罪绅士因为被嫌弃身上有怪味而扶墙吐血的英姿,真是令人难以忘怀,至今想起来仍津津乐道啊。”

“不要说得事不关己啊!像你这种单身的超绝池面怎么可能懂得做父亲的面对女儿的心情!哼,不过谅你也不能体会到我看着立香君从酒都不会喝的小姑娘成长至今的心态吧,她可是全盘继承了我的衣钵……”

“虽然打断亲情追忆时间似乎很不人道,不过不好意思,我怎么不记得迦勒底的全亚裔班底里有你过去的手下……啊,还是你是说Mr.盖迪亚家那只叫巴尔的宠物?但听说Miss立香嫌它不如巴巴托斯和佛劳洛斯茁壮营养功效丰富,没把它列进盆栽清单?”

“……嘛,那也是犯罪组织开源节流人力运营的风格体现。”

福尔摩斯没再揭穿老对头,只善意地取笑他说:“这还得拜你对她教导有方了。”

 

送别了Miss.岸波的藤丸立香换了身利落的男式黑西装,高踞黎塞留厅阶上,左手侍立着埃尔梅罗二世右手牵着念叨下午茶的亚历山大,谜之生物fofo作声,从福尔摩斯肩头跳到某个拉格什国王雕像的光头上,再借力一蹬落在她手边,猛然一看颇有黑道帝国掌门人的气势。

“夜安,两位,听起来你们还不至于把桥炸了。也请福尔摩斯先生放松多享受一下巴黎的夜景,何必连休假时都不忘净化伦敦唐人街的空气呢?至于你又是怎么回事,芙,”少女扬起眉毛,拍拍小动物的粉蓝白拼色迷你斗篷,“散了个步回来就气鼓鼓的啊。”

回应迦勒底女头目亲切垂询的是一长串高低错落、节奏有致、语速急促、但怎么听都难解其意的fofo声。立香漫不经心听着,时而从鼻腔里发出几个单音节,最后抚掌总结:“看来梅林爵士天生闲不住,热爱加班加点工作,好心给他放假反而是个坏主意。”

埃尔梅罗悄悄跟迦勒底的两位特聘顾问问过好,一把捂住学生的嘴把他拖到一旁,小心翼翼关心起加班战友的悲惨结局:“于是,监狱塔那边战况如何?”

立香带着淡然置之的微笑慰问他:“初步达成了迦勒底的干扰目标。尽管据说唐泰斯被不幸牵连入狱,还在被拘留的辖区警局和奥兹曼迪亚斯等人爆发了一场超出预计的冲突。”

福尔摩斯掂了掂烟斗,几乎快能推测出梅林日后由谜之生物陪同上街散步的管制措施了。

 

 

TBC

评论(2)
热度(61)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