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十八)

终于可以解密了,第二节AVG拉二进乌鲁克王宫时听见的赞歌是献给伊什塔尔而不是闪闪的,参考了《伊南娜赞歌》的一部分译文。

 


吉尔试探性的一口咬得克制,远不如吉尔伽美什在他身上留下的指印或天之锁的压痕来得深,若非他凭自己的意志与魔力留存着这一点点痕迹,原本不消以灵体从塔庙移动到长墙边的时间,便应消失无踪了。

Avenger从塔庙顶回望远方,几乎感到一阵荒谬。那突兀矗立在荒野上的建造物此刻仍是微不足道的雏形,但即使集齐诸城之力,造出比乌鲁克城墙三倍高、三倍厚重的防壁,在即将到来的英灵激战面前又有何用?他毫无兴趣了解吉尔伽美什的想法,却也不相信乌鲁克之王会天真地以为这便能起到些许对抗迦勒底的作用。至少可以断言,长墙在摩西面前,不会比纸莎草更坚韧几分。

 

朝臣、工匠、祭司、士兵俱已各就各位,在应在的位置上待命,吉尔孤零零坐在谒见厅里,一眼望去愈显身形瘦小。

“再陪我待一会儿可以吗?如果连你都要离我而去。”

Avenger放下杜姆兹之花,坐在王座玉阶上:“大敌当前,自相猜疑,是为君者的大忌。余只是觉得,假如余离开乌鲁克独自迎战摩西,他兴许能转移目标,不再执着于夷平两河之地。”

“你放弃追求圣杯了?”

他憧憬一笑:“余之所以再次承受生命之苦,只是要再见他一面。”

“真好。”吉尔的声音轻得几不可闻,比起回应更像自言自语,“你心有热望,足以使你为之献身。多么幸福的事啊。”

察觉他的目光,那张小脸上露出浅浅的苦笑:“我是那家伙留下来的安全装置,以免他不在时事态失控。我的使命不是别的,是为了把乌鲁克——和你——完好无损地保存到他回来时,再随他肆意支配蹂躏。”

此刻的他不能再像个名副其实的孩子了,像他在十之灾中夭折的长子。Avenger幽幽道:“没有一片落叶是毫无意义的。近代魔术师追求无妄而设计的三流契约,真能完全束缚住余或吉尔伽美什的意志吗?余之御主啊,你能仰赖的绝不可能是从者所谓的忠诚,而是祸福相依的利害关系。”

他没有善罢甘休,吉尔也可能是最古之王的试探之一。正如汞和黄金本是同源所生,从年幼天之楔治国的一言一行之中,已能隐约窥见那个暴君的面影。

“你仍不放心我吧,Avenger。”吉尔一语点破,朦胧笑意轻飘如破晓时的云烟,浑不着力。“唉,明明是他做下的烂摊子,他惹恼的人,反而全丢给我收拾善后。看在我们同病相怜……好吧,利害相关的份上,能再帮我一把吗?”

Avenger挑起一边眉毛:“什么?”

“他拉不下脸放低身段去做的事情,说来说去也只好我委屈一下啦。”吉尔隔空指了指那盆柔弱碧草,故作可爱地朝他闪着睫毛,片刻前的惨淡消沉仿佛全是他的错觉,“比如说,把受羞辱的天之女主人哄得回心转意之类的?”

 

乌鲁克虽贵为王权所在地,隐隐然有两河之地之首的宏大气象,但越出长墙,朝一望无际的荒原与森林望去,人类开拓的痕迹仍显得不值一提。或许在苏美尔诸神眼中,吉尔伽美什的暴政、冒险与归还,都不过像是一场寥落小雨,洒在美索不达米亚漠不关心、自行衰荣的沃土上。

现任乌鲁克王与杜姆兹的化身同乘一车,前往天之丘与城邦的守护女神重修旧好,再度缔结圣婚。在途者无不为之感动涕下,深以为这是乌鲁克中兴的吉兆。就好像现年高寿九十有余的王,突然一夜间返老还童稀松平常似的。

吉尔仿佛听见他心中所思所想,凉凉回答:“比起成年的我平日里的为所欲为,这当然算不得什么啦。”

幼年的王坐直了身体,好脾气地朝夹道欢呼的民众微笑挥手,Avenger懒得继续逢场作戏,顶着倾注在“牧人王”身上的崇敬目光闭目养神。杜姆兹之花被搁在他们脚旁,招展着接受了神性之血滋养的绿叶,花苞已有欲放之态。

吉尔还抱着一丝和迦勒底媾和的希望:“被选中的魔术师不是为了修复人理而来的吗?她理应拯救特异点的人民。”

“除了他的神雅赫维,摩西不会听从别的声音,迦勒底的少女也是无济于事。余就不会指望一支杀气汹汹的从者军队,秋毫无犯经过一座安居乐业的城市。”

 

前来一睹杜姆兹风仪的信众络绎不绝,献给伊什塔尔的献牲和珍宝又装了几十车,仪仗行进雍容而迟缓,他们当晚不得不在天文台歇下。

“Avenger,夜晚太长了,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他原本就对小孩子的请求没什么抵抗力,当下在床铺上挪出了一半空间。吉尔似乎很为自己的要求不好意思似的,一躺下便把脸埋进薄被里,只露出一双扑闪的红眼睛。

“……要是Avenger早几十年来乌鲁克就好了。”

御主魔力充沛,身为从者原本无需睡眠,但一日间心绪大起大落,他也不由得屈服于疲倦和睡意。朦胧间听见的这句低语,仿佛是塞住头脑的乱梦碎片一般。

午夜,他果然又被另一个男人的双臂勒得睁开眼睛。

饶是从者之身,他也无法忍受吉尔伽美什的胡搅蛮缠和反复无常:“你非要让吉尔的信用再打个折扣吗?”

归来的乌鲁克王冷冷道:“叫得真亲切,本王的吩咐,看来那个阴险小鬼是准备全都反其道而行吧。”

“……如果你特地回到阳世就是为了和年幼的自己争风吃醋,余明天还是独自去见伊什塔尔算了。”

“闭嘴,本王连一根稻草都不准备施舍给那淫妇。”

 

TBC

评论(4)
热度(54)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