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十六)

跟着梅林兼职一天德鲁伊

头戴日轮的阿匹斯圣牛是孟斐斯崇拜的神兽之一,相传其为阿蒙-拉的一面,并像日出日落一样不断转世重生。埃及人相信阿蒙-拉的灵进入母牛体内孕育新一代圣牛,就像它与法老之母交合生下法老一样。

杜姆兹之花借鉴了小亚细亚一带妇女纪念阿多尼斯的仪式。杜姆兹(塔穆兹)与伊什塔尔本就是阿多尼斯和阿芙狄罗忒故事的原型

 

 

Avenger在乌鲁克的经历大致可以总结为:每当他觉得情况不可能更差了,吉尔伽美什总能令他耳目一新;而事态令人惊讶地顺利好转起来时,往往会杀出个不速之客再度打回原形。

譬如梅林。不列颠的选王者前脚离开,吉尔后脚检视过他身上状况,从宝库里拿了对症的药,交代他同去监督造墙进度。并非不信任新来的Caster,只是梦魔非人的精神性和奇怪趣味配在一起,没人盯着只怕一个闪念就要出事。

 

“阿匹斯,先绕着墙犁一条三尺宽的壕沟。”

那头纯白的牛犊体型大如一辆亚洲战车,跪下前腿,温顺舔舐着Avenger手心里的盐巴。牠犄角峨然,顶戴起一轮美索不达米亚的太阳,支配这神兽的主人也一时沐浴在日轮的光辉之中。先前被吉尔伽美什征募的乌鲁克民工聚在城头,目睹杜姆兹化身行使的这一幕神迹,无不流露由衷的敬意。

除了梅林。

Caster坐在墙垛上,脚边的石缝里一朵朵开出花又凋谢,花瓣在日光中消隐不见,如同融化。Avenger随口打发了那些乌鲁克人继续动工——经过吉尔伽美什主持的那一出好戏,他们已对“杜姆兹”心悦诚服,领受他的命令如领受真正的神谕一般诚惶诚恐——回过头来,便瞧见一副意有所指的笑容。

花之魔术师见四下无人,跳下地来,拍拍白袍子凑近过来:“乌鲁克生活和生前相比如何啊,王子?”

“你已经体验过这里永远在漏雨的茅草屋檐和吉尔伽美什可怕的建筑品味,不就能稍稍体谅余的心情吗?”

“咦,听起来颇有亚瑟王时代不列颠的亲切感呢。”Caster不以为意,显然就没在关心他的具体感受,轻飘飘一笔带过,“只要有阳光、泥土和清水,爱和希望的花朵就会在任何一个时代绽放。尤其是当可爱的女孩子……哇。”

梅林的注意力转移速度之快,Avenger也要为之瞠目结舌,尤其是在他瞧见那位引起了Caster兴趣的女士究竟是何方神圣之时。

绿面纱在风中轻轻一扬,希杜丽站在墙根下,朝他投来眼波流转的一瞥。她酒馆女主人的妩媚装束与尘埃飞扬的工地绝不相称,几乎带着一种令他本能警戒起来的违和感。

她绝无正当的理由出现在此。看着Caster的背影,Avenger喃喃默念。

花之魔术师不知何时已转移到墙下,一派深情款款,说出他心中暗想:“像这种全是尘土汗水的陋所,怎么能怠慢一位美人?”

希杜丽怀抱着一盆孱弱的碧草,落落大方,好像她的酒馆每天都会款待二十来个梅林:“城里的殷实人家箪食壶浆,自愿解囊负担长墙民工的吃穿用度,命我前来与工头折中周旋罢了。我自己捎了盆杜姆兹之花,给我思念的人,祈祷他尽管夙兴夜寐,也请勿忘记乌鲁克大地回春的佳节辰光。”

她话里有话,目光似乎遥遥落在长墙那头,却又似乎笔直盯准了Avenger。埃及人被盯得颈后发凉,脑内警钟大作,心道果然不怀好意,当下只愿能与瓦杰特一般悄没声息地化成一道影子悄悄溜走。

梅林对个中枝节一无所知,自顾自笑盈盈地接口:“原来如此,不知哪位幸运儿如此得天独厚,竟有幸得到您这样一位女士的垂青,您若唤出他的名字,描述他的相貌,兴许我们能找来他与您一会?”

“他是乌鲁克的王。”

脸皮厚如某个Grand Caster候补者都接不住话,那标志性的戏谑笑容一时僵硬起来。Avenger实在看不下去,也免得梅林继续以讹传讹,从墙头纵身一跳,落在希杜丽面前,伸手接过那盆弱不禁风的植物:“工头的棚子就在前头。夫人何苦在这个浮浪法师身上浪费时间?”

希杜丽深施一礼,目光如水泻向他:“既然清楚我的爱人姓甚名谁,就有劳您转交给他了。杜姆兹之花开放之期不过短短数日,还望您多加珍重。”

总算把不速之客打发走了,Avenger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何谓以恶制恶,见识过吉尔伽美什与伊什塔尔,他才算是开了眼界。

Caster只蔫了没一会儿,目送希杜丽的背影款款远去,重又提振起精神凑到他边上,伸手戳戳植物柔弱低垂的翠叶:“唔,怎么看都是平平无奇的野草,真的会开出漂亮的花来吗?不如让我来试一试……”

短短一段时间相处下来,Avenger粗略了解了花之魔术师的本质,当即探出亚伦之杖,没好气拨开他伸向花盆的手:“少掺和了。杜姆兹之花本就是两河之地的妇女故意选用莴苣、凤仙花、飞燕草之类一年生的短命花草,拔去主根扦插在浅土培育而成的,本就取了悲悼杜姆兹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之意,花期与寿命都仅仅有七八天而已。你强行将花之魔术结晶施加到它身上,犹如堆肥过度,是想活活烧死它吗?”

开花发芽的杖在陶土烧的花盆边上敲了敲,杜姆兹之花依旧蔫歪着枝叶,却似乎焕发了些许生机。Caster也不生气,倚着沉重的巫杖笑嘻嘻瞧他作为,忽然开头打听说:“我修习的魔术属于凯尔特一系,对美索不达米亚与埃及巫师的智慧却有点高山仰止了。”

 

TBC

评论
热度(44)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