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三十五)

“只为一副空壳白白浪费工夫,徒劳地虚掷金钱光阴,难道就可以自诩为虔诚的表现吗?你的质问,吾原封不动还给你。无论你施用怎样的手段,大地摇撼时或许震塌支撑神殿的柱石,风沙也会将你迷恋的装饰磨蚀殆尽,这座神殿终有一日面目全非,与尼罗河终将奔流入海同出一理。执着于此,究竟有何意义?”

“本王行事的意义自然由本王决定,而非你,拉美西斯。”

“非要问吾讨要最为无用、最易消逝的报酬,真是蛮不讲理。”

他识破拉美西斯目光闪动后的欲拒还迎之意,一把拉起他就跑,面具悄然落地,被永久留在空廓墓室之中。狮子不明就里紧追在后,两人冲进尚未摹绘《亡灵书》壁画的墓道,朝那尽头唯一可见的光明奔去。

吉尔伽美什边跑边问,难免有点气息不匀:“本王——说,如果死后生活与你在世时毫无二致,又有何——追求的价值——呢?”

拉美西斯看起来几乎想要纵声大笑,棕发全被风掠向脑后,金眼睛在昏暗中含笑瞥着他上气不接下气的面孔,依然亮若晨星,醇美如神的佳酿。

“芦苇原上,今日亦是昨日,明日也是今日——吾可从没说过吾想追求这般僵硬不化的永恒!人民若期待法老向他们显示来世的重要性,吾便如他们所愿,仅此而已!”

吉尔伽美什心花怒放,昂然答道:“众人皆已入睡,当他们死时,他们便会醒来;或者就像人们要说的那样,你其实已经入睡,当你醒时,你便会死去。”

他们相继冲出墓道,贪婪地大口呼吸甜美的空气。拉美西斯快乐得近乎忘形(虽然不忘甩开苏美尔王无礼的抓握),扬首对王陵上空东升的圆月朗声祷告:“托特神啊,隐没又重生如你,赐予吾何为永生的智慧!”

他脚步有些踉跄,转过半圈,面朝着吉尔伽美什,重现了巴比伦塔庙上令他心动的一幕:太阳威光消退,他的双眸缓缓镀上月神银色的清辉。

拉美西斯的目光不曾从他身上移开,手中长杖却向地上重重一顿,黄沙四溅,杖尾紧抵地面,在沙中写出一行行埃及文字。墓道中凿平的石墙随之隐隐作声,几乎像是山体响应这神明权能发出的低鸣。吉尔伽美什甚至无需移动半步,自那幽深洞口中发出的银光直照到他脚边,也映亮了地上的《亡者之书》咒文。

他贪婪地久久凝视法老栖息异样神采的眼睛,直至转过头去,眼见空无一物的石壁上已刻满同样的字迹。

直到贝都因人口中的“喀新”沙漠热风吹起又止歇,流砂也将沙地上的字迹尽数抹去,拉美西斯才拄住节杖,缓缓跪倒在满碑圣书体的铭文前,半是过度耗用神明权能的疲惫,半是发自内心的真挚敬意。

“是啊,连埃及的荣光都注定先于这面岩壁消逝。吉尔伽美什,人类最古之王,吾之客卿,吾以一个普通男人、拉美西斯之孙塞提之子拉美西斯的身份,而非动用双女神守护的上下埃及之主,利比亚、努比亚、叙利亚、迦南与腓尼基众港统治者的名义请求你,助吾一臂之力,训诫后来者:人类穷究天理人命,绝不止魔术这一条抵达‘神秘’的羊肠小径!”

哪怕这是拉美西斯故意而为,至少他已经完全抓住了奉承英雄王的诀窍。

黄金之王欣然大笑出声,紧握埃及人的手肘,拉他站起身来:“如你所愿,本王就许可这请求吧!”

他手上用力不小,拉美西斯被拉得一个趔趄,连王杖也打了滑,几乎整个人跌进他臂弯中,所幸在最后一刻稳住了。吉尔伽美什见状悻悻啧了一声。

更可恨的是埃及人不动声色脱出他怀抱,不忘揶揄他道:“两河之地的神就教会了你在圣地行苟且之事吗?”

吉尔伽美什毫无愧色:“伊什塔尔任命她的神妓作女祭司,经常领着她们当众与香客交合。”

 

他扶起法老的王杖,灌注魔力抵进流砂,总算誊写完最后一行封印铭文。兜头袭来的疲惫感为生者与英灵共有:哪位君王眼见王国在自己知觉尽头前覆灭,能完全置身事外,无一丝悲凉慨叹之情?

拉美西斯转身远眺,洒满月光的沙丘犹如埃及与两河之地都不曾得见、吉尔伽美什也仅在浩瀚长梦中惊鸿一瞥过的茫茫雪原,倒映在寄宿魔术之神力量的眼中,湖水粼粼闪动。“纵然有又如何?心有所感虽是人之常情,但一味伤怀,追忆往日荣光,才是世间最无用的事情。”

他的声音低回下去,似在回答吉尔伽美什,又似在喃喃自语。

吉尔伽美什在孤灯边嚼着麦酒和村民送上的新鲜面包,唐突打断他:“既知如此,又何必唠唠叨叨?”

这个埃及人使他重享生为男子的一切乐趣,包括辛苦劳作后饱餐一顿的美妙滋味。他们扶携行到最近有人迹的地方,拉美西斯不愿过分声张,只声称是法老私下出巡,查访督管的总督是否有违法乱纪之行,建墓工人们不疑有他,诚惶诚恐迎接他们两人到村长的独院里安歇下来。

不是珍珠母,不是冰冷的银。拉美西斯是面包做的,在他唇齿间饱含爱欲之火融化的面包。吉尔伽美什盯着他发际到指尖的纤柔光泽想得有点出神。经历恩奇都之后他觉得他的爱已经枯竭燃尽,像山火爆发后熔融成玻璃状的沙漠。何况他之后还准备为一个未曾出生的男人再蹉跎等待五百年,拉美西斯之于他不过是旅人头顶一片遮凉的绿荫。但是……

 

 

TBC

 

采纳了一下拉二生前已经成就了“神秘”的FGO设定

最后一段的开头化用了聂鲁达的十四行诗

“众人皆已入睡,当他们死时,他们便会醒来”引用自先知穆罕默德的女婿兼四哈里发之一阿里的语录

评论(7)
热度(70)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