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三十四)

女朋友:闪闪有啥资格说拉二在阿布辛拜勒的石像丑啦【×】

 

 

黄金之王在套回“巫师约拿”的假身份之前,故意扔下最后一句评价:“物似主人。”

拉美西斯对他的言下之意恍若未闻,径直步下皇家方舟,穿过乌压压跪伏一地不敢逼视法老面容的人群,登上行省总督一早备好的软轿。早有仆人在旁打起鸟羽阳伞遮挡日光,并备下种种旅途中所需之物,随时等候法老取用。

尽管比起华而不实又行动迟缓的轿子,他更偏爱亲自驾起马车疾驰过广袤的沙漠,但显示埃及的赫赫威仪也算是此行目的之一。

狮子就没有他的顾虑,一马当先冲到最前头,威风凛凛为法老的行辕开道,尽管不时被田间窜过的狼獾或牛背鹭吸引走注意力。

拉美西斯为自己预定的陵墓仿照前朝阿蒙霍特普三世与哈特谢普苏特女王的旧例,依山开凿,背倚着壮伟峭立的千尺岩壁、卑微俯伏在柱廊前的是一片建墓工人临时修建的村落,由附近一处金矿委任的军队与总管管理,直接对努比亚总督负责。法老为准备这一天的到来,早在船上就开始禁欲了。

仪仗队伍逶迤而行足有半日之久,在荒漠中曳出长长一道绚烂痕迹,经过波光闪烁的湖畔,才总算行至陵庙脚下。行省总督亲自在前引路,向法老展示硬生生在山体中凿出的前后殿室,巨型石雕坐像业已精心按照拉美西斯的模样刻成了面孔,灯火炳照下,无动于衷地直直望着前方。

 

“呆板的埃及艺术。根本雕刻不出你一丝一毫的神韵。”

法老采用矿上工头的建议,往岩窟中放进一只金丝雀,检测空气是否开始流通,之后谢绝了侍卫与陪臣,只带着他指定执行“放绳”仪式的巫师约拿与狮子,孤身进入自己刚画好灰线的陵墓。

“神庙外的坐像又不是留给吾看的,你何必耿耿于怀?”拉美西斯手执提灯和卜塔神指路的叉杖,只系着豹尾与一条亚麻缠腰布,形象自然殊异于岩壁庄严肃穆的风格。

他们的话语与脚步一同在石壁间回荡着,灯火摇曳,投出晃动不止的两道薄灰剪影。吉尔伽美什振振有词:“待你死后百年,本王要是何时再想起来行幸此地,对着这么几张面目可憎的脸,岂不是坏了兴致?”

“要不是记得你已经上了年纪,吾说不定还会惊讶于你这么快就培养起了重游故地、追想昔日荣光的兴趣。吾的神庙中可没有通往埃及神秘的钥匙。”

“出于对你的容貌以及相对不足的头脑的考虑,本王宽大为怀,赦免了那些三流匠人。他们竟敢用上黄金、青金石、黄玉、青铜、花岗岩、陶土和墨水,试图粗劣地复制你某时某刻的言谈容姿。”

“吾不觉得你在表扬谁。”狮子当先扑进抹上石漆向下蜿蜒的墓道,被罩了满脸的蛛网,拉美西斯高举被托特的咒语镂空的提灯,带来“人”的光明,驱逐与灭世巨蛇阿匹卜伴生的种种罪孽幽魂,“尽管只是吾的一个卑微投影,无力驻留太阳的威光,陵外的石像,勉励后辈奋进、唤起你的些许哀思便已足矣。”

“因此才更嫌不足。本王的头脑无需他人他物提点,无论经过成百上千年,想要记得的自然记得。至于水准低下的模仿品,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存在这世上便是自取其辱,还敢到本王面前拜受死之恩赐吗?”


法老走在前方,航程中割断的浓密棕发已不复参差,半遮半挡地露出些许后颈。吉尔伽美什落在末尾,沿阶梯一级级向下,将拉美西斯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倘若不是时机并不恰当,他早已顺从本心伸出手去了。

拉美西斯看似对他的评论不屑一顾,投落四壁的影子却因为忍笑的动作颤抖着拉长开来。他俯身察看运进墓室描金画银的空棺,棺上搁了一张用青金石填色并镶嵌进腓尼基琉璃眼珠的面具。它戴着假胡须与蛇神瓦杰特盘绕的头巾,五官已经接近神而非人,冷漠目光超越尘世,投向将要佩上它接受审判的法老。

“简直是大放厥词。”

去占有一个连灵魂都不属于他的妻子与挚友的男人,吉尔伽美什的舌头完全被这个渎神的想法缚住了,说话就像个冒冒失失、初浴爱河的年轻人:“本王会代替那些木乃伊制作师,留住你的肉体的神殿。黄金虽美,不能装饰温暖鲜活、血管跳动着的皮肤,也只能空自枯朽。”

法老嗤地一笑,不以为然:“你莫非想徒劳挽留一具干枯脱水的木乃伊,轻得甚至不如缠裹的亚麻布条的尸体吗?”

“本王当然会在时间剥夺你的美貌之前动手。”

“吾可没想到,你尚在白日就喝得大醉了。”

那双金眼睛似乎对棺上描绘的符咒大感兴趣,一瞥都不肯分出,视线也平静得毫无波澜,分明将他的发言当做胡话坦然忽略了。

“为什么不呢?本王想买下一处等待荒废的殿堂,连它的主人都不肯多加珍惜。”

法老拾起面具转过身来,坐到棺盖上:“一个外地来的香客,不过爱上了这座神殿的柱头的装饰和楣梁,甚至不屑了解寄宿其中的神祗姓甚名谁,就动了将其占为己有的念头。”

“它的祭司靠它的田产征收税赋,洒扫它的门庭并供奉牺牲;它的信众聚集到它的阴影下寻求庇护,恐惧它的权势与预言。他们就有信心说,自己比一个远道而来的陌生人更虔诚吗?”

 

 

TBC

评论(6)
热度(79)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