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三十三)

两只不要脸猫的对决【×】

 

 

吉尔伽美什越是被他噎得无话可说,拉美西斯的心情便显而易见地越是轻快,尽管行省总督治理一方也算得兢兢业业,然而与繁华的底比斯相比,几乎可以“荒凉”形容,更遑论南方腹地入目皆是皮肤漆黑的奴隶,以黄金之王的标准,连看得过眼的面孔都找不出几张。

“这就是你盯着吾瞧的理由?”

“既无奇峰险峻,又无能入目的皮相,这种地方就该被从地图上抹去。”

法老舀起盘中一掬金沙称量成色,随口挖苦他:“如此一来,世界上可有容许你统治的寸土吗?”

苏美尔王不以为然,淡淡抚摩着留在他腰际的咬痕和指甲印:“所以为本王多多生育吧,养出武勇如你的儿子和貌美如你的女儿。让他们再繁衍出一个壮美的国度,届时本王的胜利就有目共睹了。”

一只肉掌按住他大腿,打断了他的妄想。拉美西斯那只养在御苑里的非洲狮终于得到了随从出游的许可,它轻轻一跃跳出牢笼,溜进船长室,无声无息踩上米底地毯,充满敌意地观察着陌生人。

吉尔伽美什既不退却,也不勃然大怒,只以挑剔宠物的目光一一打量过猛兽的牙齿、利爪、狮鬃的柔顺程度和皮毛的光泽成色,凉凉评价道:“到底是退行了一千四百年的劣种,比本王在乌鲁克养过的差远了。”

雄狮似能听懂人言一般,从喉间应声发出不悦的低吼,抬高的前爪在黄金之王的白皙脸庞上投下一道阴影——

——挥出的却不是锋锐如刀刃的趾爪尖端,而是生在掌中的厚重肉垫。

吉尔伽美什视线受阻,耳中倒是准确无误地听见了拉美西斯忍俊不禁的大笑声。法老笑了半晌,才赶在他发作之前屈指敲了敲案几,随口命令:“坐下。”

恃主行凶的巨兽马上停住撕扯动作,故作乖巧地蹲了下来,不忘把尾巴盘回前爪边。

法老没再插手他们一人一兽的胡闹,离开坐榻,一边踱步一边默读审计两地省长呈上的工程监修报告,于是狮子趁机跳了上去细嗅主人的气味,震得整张坐榻都晃了两晃,与吉尔伽美什怒目相对,庞然身形几乎把他挤将下去。

“从哈图沙到努比亚,你惹人厌的本领还是一如既往。”

“是你过分敏感,对‘惹人厌’的评价标准又太低。”拉美西斯不以为意,好整以暇地回应他,“再说,一国之君,远古之王,与一头走兽斤斤计较成何体统?”

吉尔伽美什从鼻腔里发出响亮的一哼,一把拍开那只动物跃跃欲试的爪子:“本王倒是不想计较,但这头畜生也不值得本王亲自动手。”

“是吗?吾看你和它打得火热。”

吉尔伽美什顺手搂住朝他凑过来的硕大狮头,示威地比了个勒杀的关节技动作:“神代魔兽意味的打得火热吗?”

巨狮猛甩开一头鬃毛挣脱箍制,转过脑袋伸出带着倒刺的粗糙舌头亲热舔他,饶是最古之王之尊也经受不起发出一声怪叫。拉美西斯淡淡讥刺:“那倒也是。为了追求某位自视甚高的情人,吾不知要犯下多少数不胜数的罪行!”

其中也包括失去摩西。但如果这是阿蒙-拉对他掌掌控这艘帝国巨舟的考验,他只能义无反顾地接受。

吉尔伽美什对他心头掠过的沉重思绪一无所知,忙着奋力摆脱莫名粘上了他的狮子,险些就要手脚并用把这头动物蹬到地下,随手抓起手边最近的布料擦拭着脸颊。法老半转回身,瞥见这堪称混乱的一幕,也难免哭笑不得:“你在拿吾的披风做什么?”

黄金之王瞥了一眼手中垂落的雪白亚麻织物,面不改色理直气壮:“你的宠物冒犯了本王,自然是你负上收拾善后的责任。能被本王使用,也是你这件衣物的无上荣幸。”

 

古谚有云:“徜徉游荡于尼罗河者,必须备有耐心所织就之风帆。”

有别于其他哺育古国的大河,尼罗河却是离出海口三角洲越近便渐窄且渐见平缓泥泞、在称为“青尼罗河”的源头反而一派壮阔湍急的风景。

几叶优雅的单桅帆船聚到皇家方舟阴影下忙忙碌碌,前来一睹法老的丰姿、享受方舟船尾扬起的洋流、和水手做生意。拉美西斯的目光透过河岸边繁茂的纸莎草丛,投向与明黄沙漠泾渭分明的青翠乡村:“全拜约瑟的运河所赐。”

吉尔伽美什向后倚着船舷,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你对希伯来人的事情真是念念不忘。”

“因他们的奉献,埃及的人民获得了福祉。”

“看来你是不打算改掉这个在本王面前替自己粉饰的毛病了。你铭记约瑟的行事,不是为了待摩西立下相当的功劳,博得相应的名声时,便叫他封侯拜相,如先人故事吗?”

法老毫不讳言:“如果摩西今天愿意投向阿蒙神,吾自当拜他为阿蒙第一先知与吾分治上下埃及,儿女约为婚姻,区区维齐尔一职何足挂齿?吾早该意料到,他志存高远,连成为第一位希伯来法老、百倍地荣耀先人的机会都在所不惜,必定心怀更深沉可怕的梦想。”

吉尔伽美什假装没有读出他的讽刺之意:“如果你不曾有幸追随本王,就白白受他唆使了。”

 

御舟在埃及本土与努比亚的国界线上解缆停泊,水手还没把绳梯放稳,拉美西斯的狮子便追着一只受惊的尼罗河翠鸟跳下船舷,甩着尾巴一头栽到阿斯旺的田埂上。

 

 

TBC

 

拉二的狮子确有其事,而且跟着拉二参加了卡叠什之役,有卡纳克的壁画为证。约瑟(夫)运河也确实存在。

阿布辛拜勒是发现它的阿拉伯向导的名字,本名我还在查

评论(5)
热度(65)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