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三十一)

底比斯千门结彩,迎接凯旋归来的主人。先遣军已向宫廷禀报了法老此次一劳永逸止歇战火、令埃及子民永不再受铁剑民侵扰的伟业,也同时传达了要将首个赫卜-赛德节与此次庆功盛宴一并筹办的指示,埃及全境上下皆因此忙碌起来,预备迎接法老巡视正动工建造的神殿、主持祭祀诸神的仪式、亲自向阿蒙-拉献上供品,并第二次加冕为黑土地与红土地之主。

妮菲塔丽头戴双羽毛冠,领着她诞下的一双儿女,率王宫显贵、底比斯孟斐斯赫里奥波利斯的众祭司以及其他王子公主,在可容八马同时通行的大道尽头严阵以待。拉美西斯迎着祭司赞叹的低语与妃嫔们艳羡的目光将她拦腰揽起,在万众祝福声中亲吻爱妻:“每当你的倩影浮现在吾心头,就像是伊西斯轻振双翅,让它重新赋予奥西里斯生命。”

大皇后环着丈夫双臂轻轻摆脱开他,开了个善意的玩笑:“倘若你再晚几天回到埃及,你就能看见你的儿子已经成长成一名英勇的战车武士了。”

“是吗?吾只看得见,你的青春美貌一如十五年前。”

法老与大皇后恩爱情深,乃是众所周知的佳话,无人敢于打扰,连拉美西斯诸子女中最年幼者也不会在此时作声。妮菲塔丽侧身招手让儿女上前,法老的长子谨守礼节向他的父王问候行礼,并祝贺了卡叠什的大捷。他已被加冕为王太子,举止装束,无一不是拉美西斯昔日模样的再现。

“细说战场险情之前,先在后宫沐浴休憩片刻如何?你征途劳顿,要享受天伦之乐,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拉美西斯含笑应允:“你知道吾从来无法拒绝你的请求。”

妮菲塔丽向伊西斯与塞赫姆特献祭祝祷已过,由贵妇们服侍着换下沉重的冕服,系上一裘家常的打褶亚麻长袍,挽起拉美西斯步入荫凉的中庭用餐。她一向珍视和丈夫相聚的时间,期间暂停处理国务,也不接见任何不速之客。

 

“摩西在米甸成了家。你不敢相信他的头生子已经长到三四岁了。”

大皇后温声问道:“这就是他留在迦南地,拒绝和你一起庆祝的理由?”他们三人在孟菲斯度过了拉美西斯登基前的无忧时光,因此她与摩西情同手足,也比其他人更关切这对养兄弟的情谊。

拉美西斯放下酒杯,眉目间掠过一道阴影:“吾愿意如此相信。但也有人试图使吾相信,他热衷于在迦南地为他的神传播教义,让他的人民终日劳作,胜于在埃及享受欢庆的气氛,共叙我们的兄弟之情。”

法老的餐桌上装点着粉红色的鱼肉和斑斓的水果,由行省进贡而来的珍稀植物送来芬芳的微风,但与这轻盈活泼的环境相对照,对话的气氛却一时黯淡了下去。妮菲塔丽柔声安慰:“你一向知道他的虔信,与行事为人全心全意的热诚。”

“比起离间的话语,吾更担心他是否过于投身其中,反而忽视了自己。”

“法老身为玛特的最高代言人,更应该当面听取他的证词不是吗?我准备以私人名义写一封信,督促他带上家眷与你小聚,好让我们一起祝福他的妻儿。”

吉尔伽美什厌恶底比斯此时的烟尘与喧哗,临走前被法老安排留守皇家方舟,和参谒的外国使节同船,在尼罗河上观赏赫卜-赛德节的大典。黄金之王没有提出异议,反正他一想到妮菲塔丽威仪如神的丈夫竟然向另一个男人主动求欢,就已乐不可支。

拉美西斯顺水推舟:“那个尼尼微城的预言家将摩西类比成阿肯那顿。”

阿肯那顿的一意孤行在埃及掀起的风浪至今余波犹存,而关于巫师约拿在法老军中得势的种种传闻,显然也已传到妮菲塔丽耳中。大皇后闻言不禁露出忧色:“我不会质疑你的决定,拉美西斯。但那尼尼微人是否嫉妒摩西在你身边的地位,故意……”

她的话没有说完,显然在丈夫对预言家的信重和与养兄弟生出的嫌隙之间把握着平衡,斟酌着适当的措辞。拉美西斯明白她的顾虑,然而他一将吉尔伽美什的面孔与“嫉妒”这个词联系在一起,便忍不住暗暗发笑。

“他已经在卡叠什之战时挽救了一次吾的性命乃至埃及的国祚,却不求荣禄,要求吾通过希腊人传道授业的方式奖赏他。”他据实以告,确信妮菲塔丽心有灵犀。

法老远征在外,不可能无人相伴。大皇后面上闪过一丝异色,但浑不在意,只把吉尔伽美什视作丈夫东方作战时沾染的轻浮风俗之一:“既然如此,你就不能用轻贱妾室的礼节接待他。这巫师身怀大能,又言之凿凿,不如等到摩西回国之日,请他们当庭对质各显神通如何?”

他深知妮菲塔丽的文辞与智慧,放手由她自行料理此事,并不担心摩西会让她吃个钉子。

 

法老日理万机,光是听取内政简报、过目节庆安排、接受朝贺,便连着耗去了不少时光。皇家方舟迎来一位低调造访的客人,已是在停泊底比斯多日之后的事了。

“不继续抓紧时间和你的大皇后团聚?”

“妮菲塔丽与吾相伴多年,不必急于一时一刻。吾衷心希望你没因为无所事事,就把主意打到底比斯或尼罗河上。”

“不用,本王找到现成的替罪者了。”

来客纵体入怀。吉尔伽美什嗅着他身上黄杨木粉末、黑檀、莲花、椰枣、牛奶、苹果、偷情的愉悦散发出的香气,说:“这算什么,邀请本王分食剩下的祭品吗?”

拉美西斯知道他余怒未消,翻了个身仰视着他。法老处理私情时往往体现出猫科动物的专注力,追逐一头猎物至死方休,绝不肯掉头他顾。

“吾来见你时如果想起妮菲塔丽,于你们两人都是一种侮辱。”

吉尔伽美什冷笑:“说得好听,就会文过饰非。又有何事向本王相托了?要是随便使唤本王当个监工,呆看着那帮希伯来杂种捡麦秸烧砖,可是大大不敬。”

 

 

TBC

评论(1)
热度(82)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