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三十九)

死NPC不死队友,死队友不死自己。

阿周那本着最后的良心示意库丘林:“前辈,是否要在他们检查的时候回避一下?民间人士的调查手段,可能,呃……”比较简单粗暴。不好说会是徒手拆了半间屋,还是光看一眼(又丢出什么奇形怪状的侦查/灵感/幸运大成功)就道破天机,反而显得他们才像和罪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联。

“啊?那不就更有现场监视他们行动,以免对罪证造成进一步破坏的必要了吗?”

阿周那意识到恩奇都将NPC绑定在他们船上的坚定决心,默默打起了VR世界苏格兰场渎职检讨书的腹稿:“……那我就叫他们进来。到时候我能呆在门旁边吗?”

奥兹曼迪亚斯已经兴致勃勃解锁了半打魔导书驱逐咒语的使用权,吉尔伽美什则悄悄祝福并附魔了迦尔纳从不离身的撬棍,目睹此情此景,只会令人油然而生成立神话生物保护协会的冲动。

……话又说回来,虽然他对跑团剧本是如何安排情节的不熟,但以游戏思维来考虑,这里怎么看都顶多是副本入口门外NPC发布任务外加队伍集合的地点,为什么老有种会从地下突然冒出个把BOSS然后开打的错觉。

一定是因为那三个从头到脚写着“踢门速推”的家伙。阿周那对他们能否控制动静丝毫不抱希望,只希望卫宫运气足够好,别在被KP剧情杀之前先因为己方的异想天开被波及。

三位社会无业人士围在厨房里念念有词行动诡异,不时还往旧印撒一把看上去就有毒的绿色粉末,外围则是四个满脸生无可恋的领着月薪的警察,这副场景已经比报案人的汇报还要可疑几倍了。

罗宾小声打圆场:“写警情通报时我能搪塞过去,说那个时候他们正在举行一场室内五旬节篝火晚会吗?”

库丘林将目光投向某个虚空中的焦点:“……随你的便。那家伙回来之后,老子请你们去看看梅林博士,庆祝一下吧。”

等等那只会让我卷入另一场灾难而已!

阿周那越发感觉前途无亮,先不说在神秘事件里被花式撕卡的几率究竟有多少,能全须全尾出来还得写报告外加听梅林神神叨叨,他可没忘记上次吉尔伽美什给阿尔蒂拉过生日的鸡飞狗跳侦探剧,也毫不怀疑恩奇都真的会说到做到,免费提供不列颠上下一千五百年王的故事大合集VR版服务,不附带快进功能的那种。

大概他的表情实在太过悲壮,迦尔纳举着一把粉冷不防扭过头来:“你也想一起过技能检定吗,阿周那?”

“以苏莱曼的毒尘举行的驱逐仪式,但凡每加入1人成功几率就能+……”阿周那毫无必要地在PC交流频道里嘶嘶作声警告他:“首先,请洗完手消过毒后再靠过来跟我说话。其次,请顾及一下我(在VR世界)的公众形象。第三,你们安心消失在某个异度空间生物的嘴里吧,我会付登讣告的费用的。”

他的挣扎只稍微打断了迦尔纳的技能读秒:“你在担心失踪的卫宫吗?尤其是在开头跟调查员扯上关系的NPC,一般都会遭遇不幸的。”

“仔细想想诚然是至理名言,扣在我头上的倒霉事一环接着一环,不就是因为非自愿地和你们三个人扯上了关系?”而且还撇不清。他真诚地在内心翻着白眼。

管家反驳得也很真诚:“算不上倒霉,考虑到你目前还没经历过SAN值或HP危机的话。”

经历了就晚了好吧!再说和你们共处(还要帮忙粉饰太平)的每一秒现实SAN值不都是在直葬边缘反复试探吗!

厨房的地板暗格终于在一阵吱呀声中被有钱人们齐心协力推开,飘出一阵久未造访的尘土和剧情杀的味道。吉尔伽美什指挥若定地宣告道:“迦尔纳,你被加强了,快上。”

管家悄悄看了他一眼,快步和那两个家伙汇合。阿周那咽了口口水,居然产生了一指甲盖多形而上层面的VR世界失落感。

“……KP,你不会到这个节点就制造团灭撕卡危机吧?”

“咦?比起简单的死亡,当然是留你们继续活着更有念想哦?”

一点都不意外。事到如今他已经麻木得不会再为这种发言担忧了。

他下意识摆出了警戒态势,谨慎观察着房间中央那三个人的动向。他们会在暗格里发现一条隐秘的地道?指向罪犯身份的证据?来不及带走的关键道具?最差的情况大概是直接蹿出一只神话生物进入战……

咔哒。

脚下一空,猛然间坠落的失重感打断了阿周那的胡思乱想。在瞪着眼睛掉进显然不是楼下房间的无底黑暗之前,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再质问恩奇都一声这又是什么神展开。

落脚是一片普通的土地。准确来说是一片Mine○raft或者同人RPG初始建模连棵树都懒得堆的绿草地,绝对是动画系学生3d建模入门级的水平,令人怀疑这根本不是VR异世界而是真实穿越到某个美工的噩梦里了。

正当他怀疑这种异世界重生的开头是否太草率了一点明明至少应该被刹车失灵的大货车撞一下之际,恩奇都的天之声再次拯救了他的认知:“好啦,现在我暂时先把你做的人物卡收起来,这之前麻烦过一个1d3的理智检定。请用五版DND规则新建一张人物卡。”

 

TBC

评论
热度(38)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