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十四)

在人类最后的Master到来时,狮子王率领圣都军,已几有将这个特异点完全扫平之势。少女魔术师与盾之骑士成功策反兰斯洛特,携残存的山之民遁入阿特拉斯院地下藏身,又将从2016年的迦勒底召唤而来的从者们乔装打扮,混编在湖之骑士的军团中,借进城述职之机,一举突击,在矗立的最终之塔下展开了决战。此刻的圣都既不再纯白,亦不再神圣。Ruler与Archer一同受命在城中迎击肃正骑士,为直指狮子王的Master扫清后路,两名从者面前潮水般涌来无数雪白铠甲与利刃,反射着圣枪的煌煌金光。

“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你该收敛一下牧羊人的惫懒脾性了。”

久历战阵的Archer露出苦笑,自以为Ruler不会发现:“长老啊,现在不是专心侍奉您的时候。”

Ruler被他一把拉进被迦勒底从者宝具炸塌的民居一角权作掩护,此刻慢慢朝窗户的方向“望”去,“环顾”了一周肃正骑士逼近的森冷枪戟,撼地而来的铁甲波涛。他态度之闲适,胜似漫步在大海分开后的干地。

“——说得也是。竟有异端者,在应许之地叫嚷伪神的名。”

Archer的手指已按在琴弦上,打定了先暂且争取时间周旋的主意,却见Ruler口吻漠然,将手中的杖向地重重一顿。

那本是一根朴实无华的牧羊节杖,连一丝雕刻装饰也无,然而应着这一击,暗色木料天然的凹凸沟壑若有生命般流动起来,游下一条黑背白腹的长蛇。Ruler一松开钳制蛇身的手指,它抬头便闪电般蹿了出去,连从者的卓越视力也仅能捕捉到斑点花纹留下的残影,随即便是沉重的金属声响此起彼伏,正是肃正骑士接连着踉跄倒地时铠甲碰撞而出的。

“彼勒屈身,尼波弯腰,而你,吞食太阳的阿匹卜,只配用肚腹蛇行,吃地面的土。我久未使用年轻的身体现世了,更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能走在耶路撒冷街头。一定是万军之主的意旨,吩咐我动用我的力气伸张祂的荣耀,而不是事事仰仗祂的恩典。”

先知放开缚手的牧杖,它不曾落地便化作一道烟气,纵入敌阵之中。Archer尚有一瞬的恍神,Ruler双腕格格作声,孤身迎向逼近的人潮,如他当初向芦苇海伸出神之杖,浪涛便轰然退去。

犹如苇草被成片刈倒,陶器被轻易击碎,肃正骑士的血在空中飞散,竟令人联想到丰收时纷纷漫天扬起的榖糠。Ruler徒手不持一物,便轻易将森森林立的剑戟拗弯、劈断,仿佛那是细脆的枝条所雕的玩具。甲胄因他之手凹陷、破毁,不比一领麻布衣服更有功用。正可谓是——

将率领一万二千天使的破坏天使悉数扑杀的圣者之技,传承自曾与那战场上有大能之主的化身彻夜角斗的雅各之手足。

 

“——悔罪吧,拜偶像者。”

倒数第二名骑士被倒掼到断墙下,全身骨骼尽断,一声不吭地断了气。Ruler一脚踹翻活到最后的残敌,踏住他的胸甲。神之杖从他掌中重现,灵蛇般探入他头盔下的缝隙,一击戳碎了他的喉结。

Archer一时为之瞠目,抱起竖琴,蹒跚登上堵塞街道的尸山,追随复兴以色列的先知。阿匹卜在他眼前一闪即逝,这魔兽的王种恶毒瞥他一眼,竟比他还快了几步赶上Ruler,伏到他脚边,惬意回味着人血的鲜美。

“摩西大人,这是您的新仆从吗?我不曾记得托拉……”

“我和牠就像玛尔达降服利维坦的子嗣塔斯拉克一样。你莫非不认得这条蛇了?”

他起先不解其意,只顾着注意脚下起伏的铠甲与人体,加快脚步才能勉强跟上先知。Ruler步伐如飞地行走在他前头,踏过尸山血海,如履红海为他袒露出的平地。

那蛇爬行扭动的轨迹在他眼目所及处游移,猛然之间,仿佛一道火花在他头脑中炸开,他脚下一个踉跄,几乎当场跪倒,踢得半截断剑清脆地滚落下去。

“恕我斗胆。如我所猜不错,您莫非是指,这条蛇是……”

那名字在Archer喉头滚动着,一时不能作声。

“为何惧怕说出那为主驱逐者的名?”

他强自笑道:“我岂能在我选择的圣城口吐那亵渎的名字?”

“孩子,你无需慌张,靠近我一点,但勿再屈膝跪拜我主之外的任何人物。”他压抑着违和感按Ruler的吩咐做了,阿匹卜绕着他耀武扬威转了一圈,宛如某种不可言说的埃及魔术,复归回神之杖中。先知两肘以下尽为鲜血染红,十指把他面目五官摸索了一遍,蘸着血为他加额祝福,犹如当日老士师撒母耳将他拣选出来,替他涂油受膏。

肃正骑士不过是狮子王感召现世的从者,Archer闭了闭眼睛,涂抹他额头的虚影之尘便沿着眉骨簌簌落下。

凡是筑城挖池,皆为万年计,务必修建得高巍坚牢。狮子王的圣枪之塔却宛如白垩之烟化成的,此刻更被一道冲天而起的辉光当头劈裂。

Ruler立在既没有活人也没有尸体的空廓街道中,举起神之杖默祝着Master的胜绩。

“往昔主也曾通过约拿拯救了尼尼微,也曾派遣亚述与巴比伦击打失约的以色列子孙。祂的旨意显现在乐园之兽或显现在迦勒底少女身上,又有什么不同?”

 

 

TBC

 

 

神之杖的记录太多了,以下统一是出埃及记里的章节:

7:10-13:摩西、亚伦进去见法老,就照耶和华所吩咐的行,亚伦把杖丢在法老和臣仆面前,杖就变作蛇。

于是,法老召了博士和术士来,他们是埃及行法术的,也用邪术照样而行。

他们各人丢下自己的杖,杖就变作蛇,但亚伦的杖吞了他们的杖。

 

10:22:摩西向天伸杖,埃及遍地就乌黑了三天。

 

14:21:摩西向海伸杖,耶和华便用大东风,使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开,海就成了干地。

 

毁灭之蛇阿匹卜(又名阿波菲斯)是拉神永恒的死敌。每晚拉神乘坐太阳船(也就是拉二的冥夜太阳船)渡过冥界的十二个国度,每晚杀死它一次,才得以重获新生使太阳重新升起。日食也被埃及人解释为阿匹卜一时阻挠了太阳船导致的。

评论
热度(58)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