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十三)

因为突然想补完Ruler摩西的二宝具设定所以先更新这篇

梅林插手第六特异点当然有他的私心

下节咕哒子召唤的迦勒底原装进口小恩上线

顺带一提Ruler摩西的一宝具不是生前摩西在鸿蒙之初里召唤的圣枪哈米吉多顿

 

 

Avenger前夜经受了一番折腾,懒于远游,待在乌鲁克王宫中又无事可做,便在谒见厅里旁观吉尔处理国事。半个上午过去,他才后知后觉意识到长老大会那日,乌鲁克人将他与吉尔伽美什幼年作比,或许并不是恶语。

吉尔吩咐完一项收成核算事务,屏退了浑身发抖险些喜极而泣的官员,才向他转过脸来,石榴石色眼睛闪烁着几可称为天真无邪的神采。

“Avenger,我们不能做个朋友吗?”他有意斟酌用词,却作势欲解开小了好几码的王袍,埃及人马上站了起来,“吉尔伽美什加诸你身上的暴行,我大致了解过了。你该不会以为,我有能力满足相似的趣味?”

“他也不会因为粮食储备政策以及不请自来的从者就放弃自己的身体。”

吉尔递给他一杯葡萄汁,自己把另一杯的麦秸吸管啪一声掀折了丢掉:“唔,若非局面紧急,我会从根本上消灭他归来的可能性。等某个节外生枝多管闲事的Caster回来,叫他详细解释一下吧。”

就装神弄鬼语焉不详这方面,他没觉得这个小的比那个大的好上几分。“多管闲事的Caster?”

“咦,吉尔伽美什没跟你说过吗?算了,早该知道他叫我起来,就只会丢下尽可能多的烂摊子给人添麻烦。”吉尔啜饮着紫色饮料,朝他故作可爱地眨眨眼睛,睫毛一闪一闪,“才刚被魔术王的追随者召唤出来,就‘恰好’带着圣杯一起莫名掉到相距数千年的时代,Avenger一定不会觉得这只是个绝妙的巧合吧?”

“插手者?余以为那是来自2016年的迦勒底的干预。”

“说成Caster在偷偷支援迦勒底也没问题……但我希望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补偿Avenger,所以就把罪魁祸首本人叫过来亲自解释赔罪好了。”

“……既然有心悔改,就直接把乌鲁克的大杯给余。”

“只有那点不行。”吉尔干脆地一口回绝,伸出小手握住他的指尖,“目前乌鲁克开始特异点化,也有Avenger的责任。姑且请你屈就一下,和Caster一起工作,将功补过可以吗?啊,当事人出现了。”

他顺着吉尔的目光瞧去,只见空荡荡的厅中无端飘起粉红紫白的花瓣,起先仅有几片,随即落雨般纷纷而下,连砖砌的地缝也层层叠叠开出花来。吉尔在扑鼻香气里抽抽鼻子,忍不住打了个小喷嚏。瓦杰特起先安分盘在他怀里,不知察觉到了什么,也悄没声息地吐着信子游下地去了。

“久等了,从阿瓦隆定位到现在的乌鲁克难免有点麻烦,只好想办法抄了个捷径。职阶是Caster,前面暂时没有Gran——哎哟!”

堂上两人无言看着来客一脚踩中受惊的神兽,结结实实摔了一跤,正脸着地验证了乌鲁克地砖的过硬质量。吉尔勉强保持着服务性笑容:“真不想承认和你同为Grand Caster候补者,卡美洛的宫廷魔术师梅林。对了,我目前的身体无法提供同时维持两个从者的魔力。”

Avenger悄悄召回瓦杰特,自暴自弃接受了乌鲁克吸引各类奇人怪胎的特质。

梅林扶着那支乍一看没准能把地面砸穿的沉重法杖站直了,抹抹兜帽,理理绶带,面不改色坦然微笑:“啊,一眼看穿我用的办法了吗?不幸的是,好像回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吉尔翻过手背向他展示那三道证明主从关系的令咒,眼也不眨地噎了回去:“就算你这么说,肉身条件所限,也不是我想突破就能突破的呀。比起无所事事等人饲喂,不如自己身体力行去觅食如何呢?”

梅林恢复正色:“从神代衰退早期的空气中蒸馏魔力,的确比孤岛不列颠更容易一些。”

“放心,不像另一个乌鲁克的我,我倾向于防微杜渐,拒绝让盟友陷入孤军作战的境地。你停留期间,可自由调度乌鲁克大杯的使用权限,灵脉的定位和工房的选址尽情自便。”

Avenger不知云里雾里,只觉得他们故作高深,听到这里怪叫出声:“等一下!那么余的圣杯……”

卡美洛的魔术师笑盈盈地仰视他:“哦呀,几百年没谈正事,差点把你忘了。第六特异点带着我调换的黑圣杯出逃、导致魔术王收集烧却热量不足的王子,好久不见。”

倘若说吉尔伽美什轻慢于他,尚有远古先王这一重身份给予了睥睨的资本,那么此刻分辨出梅林口吻中的散漫笑意,Avenger便没有任何理由压抑自己累积多时的怒气了。他沉下脸色,眼镜蛇盘在小臂上,随之嘶嘶作声地昂起颈部,吐出血红如玛瑙的蛇信。“余要求一个解释,不列颠的选王者。你干涉余现世的召唤,将余送离余本应所在的战场,还想嬉皮笑脸蒙混过去?”

“现在说我是为了拯救人理、把世界的命运导向爱与希望的故事还来得及吗——哇哦,法老发起怒来真是可怕,请不要用那种眼神瞪着我。不过安心吧,我也带来了你想知道的消息哦。”

 

“以色列王、伯利恒人耶西之子、犹大支派的大卫。你相信人可以事奉两个主人吗?”

在米甸的荒野蒙主恩召、传下主唯一的真名雅赫维,又回到埃及彰显主满怀烈怒的一面,呼唤祂大能的手迫使埃及法老屈服,之后登上何烈山领受主的诫命的先知,流浪时身兼族长、祭司、立法者于一体的摩西。我何德何能,竟在耶路撒冷拜谒他的真容……

“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Ruler的面孔虽然大部分为圣骸布蒙蔽,默对着圣都流血遍地的景象,仍让他顿生不可逼视的凛然之感。Archer恭恭敬敬下拜道:“您的心灵就像您出生、又回归到天主身边时一样正直无欺。”

 

 

TBC

 

 

总觉得自己可能会坑所以先把鸿蒙之初里摩西解放圣枪的咒文放出来:

“(人子啊,系留神明……)(Enuma Elish)

……审判之时(哈米吉多顿)已临。第五天使,揭去封印吧。”

评论
热度(54)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