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二十六)

“万分感谢!我会把它裱框挂起来当作传家宝珍藏一辈子以及在新歌里致敬你们的!……呃不过请问为什么要剪我的刘海?”

“嗯?”咔嚓一下剪子声。“哦,留个纪念,我带回去转交给亚瑟。顺便代表他感谢你的头发做出的贡献。”

好一副和乐融融的景象,虽然这番动静居然还没有把玛尔达警司引过来一拳打凹墙壁制止骚动(他被拎进来时亲眼所见),也是很令人啧啧称奇了。

阿周那不为平和的假象所动,冷静地指出:“我们真的不需要关怀(再度打击)梅林爵士的心理健康吗?”

“余不找他签一份保密协议,他就该感谢藤丸立香在余这里尚有几分薄面了。”

诚哉斯言。梅林拎着那绺金红相间的头发表演了一次精彩绝伦的翻花绳FANSERVICE,脸色铁青坚持着签完名,就从奥兹曼迪亚斯来的相反方向溜走了。理查兴奋得满脸通红,深情目送自己的刘海,决定为它再写一首歌。

他们观赏完这出活色生香的黑历史羞耻PLAY,奥兹曼迪亚斯若无其事重新转向这边牢房,又重新确认了一次:“真的只捞迦尔纳就行?”

阿周那恨不得扭过头去对着墙壁:“千真万确。要我对兄弟起誓吗?”

埃及船王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笑。“不用了。尼托克丽丝,都记下来了?出去以后就打电话。余还得去医院瞧一眼黄金。”

“等等,奥兹曼迪亚斯。”管家忽然挤到牢门前,“我恳请你走之前解释一下,为何你事先屏退了摩西和妮菲塔丽,才出现在监狱塔——也就是梅林定义的‘犯罪现场’。此外,我私下和现场迎宾人员核实过了,唐泰斯设计的一对一邀请函制度与你的说辞吻合。那么,你又是如何得知我和阿周那将会出席,甚至精确到我们抵达戴高乐机场的钟点呢?”

女秘书读懂了他言下之意,顿时满面怒容:“好大的胆子!你竟敢怀疑——”

“无妨。果然奏效了,梅林的推理是针对我们而非法国人而说的。”

“你是在指控梅林故意制造我们之间的嫌隙,把局面引导向自相怀疑的情形吗?”

“从他的表现来看,目的除了挑拨离间之外不做他想,至于背后有没有迦勒底授意,就不在余关心的范围了。”奥兹曼迪亚斯打量他们两眼,似乎被迦尔纳绷紧的严肃面孔逗笑,随意挥了挥手,“放心吧,余就是要除掉黄金,也不会当着你们一群小辈下手的。”

迦尔纳固执己见:“是吗?我继续持保留态度。”

阿周那不得不声明立场:“但我相信奥兹。”

他绝望地领悟到即使蹲了局子迦尔纳也绝不会容许他享受片刻和平,正以为管家准备发起又一次《雇员关系管理:从口角到自由搏击》的真人示范,迦尔纳冷不丁让他一拳打进了棉花:“我只知道阿周那是清白的。”

奥兹曼迪亚斯享受着他的茫然目光轰然大笑,尼托克丽丝则露出收看印度连续剧大结局的牙酸表情。

行了,问题来了:是用西装胸袋里的方巾把迦尔纳的嘴堵上,还是干脆直接给他一拳让他安静,虽然要冒着一击不中立刻发展成真人快打的风险?反正自己肯定没法立刻化作一缕青烟原地消失就是了。

“……我以雇主的名义命令你闭嘴。”

迦尔纳在他的磨牙声中依旧顽固得像块石头:“但我承诺过母亲,要对你的生活负责,阿周那。”

他把屁股往后挪了一英寸,又一英寸,再一英寸,恨不得把自己贴进墙壁里用擀面杖碾平,都无法阻止迦尔纳往他的心脏直直来上一枪:“我的雇主始终和我共同行动,没有作案或事先安排阴谋的时间。赌进阿周那一生之敌的名声,没有人能比我更能担保他是无辜的。

怎么了?你的脸色有点异常。是牢房通风不畅导致你呼吸不顺吗?我这就叫玛尔达警——”

“……我没事,只需要你坐得离我远一点。你再在法国人面前作出这种误导性言论,他们就会发现我们是兄——存在血缘上的联系且有串通作伪证的嫌疑了。”

奥兹曼迪亚斯忍笑忍得很辛苦:“你们争相向余剖白心迹,也无济于事。看来黄金的担心颇有道理,你们兄弟其实感情不错。”

谁!要!跟!迦尔纳!感情!不错!啊!看不出!我!只想!离他!越远!越好!吗!!!

阿周那险些背过气去,一时眼前金星乱冒,开始认真考虑比起强制消音迦尔纳,直接把自己拍晕在当场可能更快一点。管家却又咬住了奥兹曼迪亚斯话中的另一个关键词,不依不饶继续追问:“吉尔伽美什的担心?莫非他已经恢复意识了?如此重要的事实,为何不立刻向警方说明?”

“上担架之前回光返照了半分钟,扯着余交待了两句而已。等你们兄弟从这地方脱身,再去ICU探望他也不迟。”

“话说回来,LION HEART的主唱理查是谁?”

“不知道,不过听德罗波蒂提过几次他。苏格兰场的戈尔贡姐妹貌似特地调出年假去听他的出道七周年耶路撒冷纪念LIVE……”

 

忽略上流社会社交生活的话,阿周那不是和被处理成各种形态的尸体就是和卫宫带进来的家庭烤箱共度加班周末,迦尔纳则把休息时间浪费在了和齐格飞玩线下桌游(通常以两人操纵的角色双双殒命告终)以及思考“Python是世界最伟大的后台语言”此类哲学命题上。

现在对奥兹曼迪亚斯穷追猛打,不但无益,徒生内隙。埃及船王携其秘书悠哉悠哉离开警局,迎接眼泪汪汪连夜从罗马赶来的克娄巴特拉、欣赏塞纳河夜景,最后才顺道探望被下了禁足令的吉尔伽美什,牢房走道上一时安静了下来。

 

 

TBC

评论(4)
热度(70)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