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二十五)

在阿周那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没法好好用人话沟通排行榜”的前两名长年由吉尔伽美什和迦尔纳包办,而第三名目前看来也有一位当仁不让的得主了。刚摆脱信口开河无中生有、在人人脑袋上都能栽出个动机来的梅林爵士,又迎来对他们的每句口供都要提出质疑、说一句能逼问上十句的贞德督察,虽说唐泰斯姑且还能和她进行同在一个频道上的对话,但天草四郎总能在事态渐趋平稳时再添一把柴……

哦,还忘了算上管家说话往往只说半句的老毛病,简直是火上浇油。他已经开始在内心考虑把巴黎列入旅游禁区的事项了。

途中贞德督察一脚踩上转椅宣读拘留判决,还被迦尔纳好心提醒了不雅露出的吊袜带,然后他们就被玛尔达警司踢进离走廊公共浴室最远的牢房,和唐泰斯分开监禁,刚好与德·莱斯副督察结束审问的那个摇滚主唱做了邻居。

玛尔达打个酒嗝,踩着腰间的手铐钥匙声摇摇晃晃走远了。法国人暂时未起疑心,看来梅林没把他们的真实关系揭发给贞德,但也就是说,下半个巴黎蹲局子之夜阿周那要和管家一起度过了,连杯咖啡都没有。

 

……话说回来,为什么别人都是单间,他却得跟迦尔纳挤在一起?

囚室空间窄小,只有一张单人宽窄的床,迦尔纳依旧尽足管家礼仪,把地方让给他坐。阿周那不管把目光转向哪个方位,那对黄金耳环反射日光灯的两块光斑都能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他忍无可忍一拍床板:“迦尔纳,你就不能——”

管家把脖子朝他扭过四十五度角:“有人来了。听脚步声,依我之见,是奥兹曼迪亚斯。”

不妙。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只比他们兄弟年长三四岁,论辈排资却属于他们的父执一类,在婆罗多家成员出席的正式场合是只会向他们的父母致意的……

“没有话需要余捎给贡蒂夫人吗?”

叠加上迦尔纳简直是双重光污染的场景。尼托克丽丝和他的磨牙声此起彼伏,阿周那扭开脸将视线投向墙角保养眼睛,悻悻回答:“没有,也不要通知我的兄弟,让黑天尽快把迦尔纳捞出去就好。”

从声音听来,奥兹曼迪亚斯正双手抱臂,指尖有节奏地敲着手肘:“只捞迦尔纳?你自己呢?”

难道要照实回答自己只想能摆脱迦尔纳一个人清清静静待着,哪怕是在牢房也行吗?他眼珠一转,刚要张嘴:“我——”

喜气洋洋的小调声从走廊尽头由远及近飘过来,又立刻让阿周那明智地闭上了嘴。梅林依旧活蹦乱跳,笑盈盈凑到牢门前:“哎呀,真是热闹。莫非在抓紧时间做最后的串供吗?”

“比起将无辜同事陷害入狱的阴谋家,余降临此地,光辉普照不幸的晚辈,不是合理得多吗?”

梅林爵士还在鼻子里塞着止血棉条,圆滑如故马上撇清了自己的关系:“你在暗示迦勒底蓄意对吉尔伽美什阁下不利?我在监狱塔现场推理时可是从不讳言,唐泰斯阁下也有谋杀被害人的可能性与能力。何况迦勒底交出的人质与立香女士的关系……非同小可。”

迦尔纳不和他纠缠:“要是被我们查出迦勒底和今晚的事故有直接关联,我发誓,婆罗多家马上与迦勒底进入敌对状态,不惜一切代价。”

奥兹曼迪亚斯欣赏地附和:“也算上赫里奥波利斯一份好了。”

“哈哈,意外,纯属意外。”

“哦?意外这词从信誓旦旦一口一个谋杀的人口中说出,还真是稀奇事。”

“我们做侦探的,总是要讲求证据嘛。两位想必也没有证据支撑自己的论点,而能够给出最直接证言的当事人吉尔伽美什阁下又没有生命危险,随意指控立香女士真的好吗?”

漂亮的倒打一耙。阿周那几乎就要鼓起掌来了。

……等等,这掌声不是他的。

就算梅林爵士当场朗诵一卷潘德拉贡内阁的午餐菜谱,理查·金雀花也会把手掌拍红的。

LIONHEART乐队主唱挑染成金红相间的脑袋几乎要撞穿铁栏,热切地探向梅林:“是你吗,RED DRAGON的键盘手?!那么你一定认识亚瑟·潘德拉贡了!”

在巴黎警局他乡遇故知并被揭发大学时的黑历史,梅林恒久不变到莫名讨嫌的笑容也有点挂不住了。

“我从高中起就是你们乐队的大FAN!收藏了你们所有的CD、海报和等身立牌,包括告别演出特别版,还有一整本历年LIVE票根!哎呀能在这里遇见简直是奇缘,不仅找到了下一首歌的灵感还能见到偶像,果然今天是超级幸运日!可以的话,不知我能不能有幸认识一下亚瑟先生?虽然崔斯坦的贝斯和兰斯洛特的鼓也各有特色,哦当然还有你的键盘,但是果然亚瑟先生的声音和吉他加在一起是最无与伦比的——”

简直可以看见梅林周围飘着的无形花瓣纷纷凋谢的样子。而且奥兹曼迪亚斯头顶上快要具现化出写作“幸灾乐祸”的一行字了。

迦勒底二把手(自封)果断采取了行动。理查刚掏出珍藏多年的RED DRAGON全员视觉系舞台妆合照准备请他签名留念,前教育大臣马上显示出与多年文官服务生涯(自称)不符的蛮力,把法国资深FAN按回牢床上坐好,一手掏出油性笔一手掏出剪指甲的小剪子,连珠炮似的堵死了对方的所有问题:“谢谢,年轻的理查阁下。亚瑟交了个年轻的女友。兰斯洛特离婚快十七年了。崔斯坦又和他的前妻恢复了关系,至于我本人的感情经历不足以辱没尊听。是,亚瑟他们都很忙,至少没时间来巴黎或者勃艮第。签名吗?当然可以。向你送上RED DRAGON永恒的敬意并请你偷偷怀念我们就好。”

 

TBC

评论(3)
热度(72)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