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八)

没有勃然发怒,登时倾泻而下的无数兵刃,亦没有浸透毒液的恶语,蛇般冷不防蹿出的天之锁。吉尔伽美什将那只手举到面前,翻转端详了一番,仿佛那是件他未曾见过的稀奇宝物。

“这倒是出乎本王意料,没想到你竟会把埃及地遭过的灾厄纳为宝具。不惜自己亲手撕裂伤口,也要卷起复仇的风暴吗?”

“余和余的兄弟本就受缚于这同一个诅咒,何况将刺向自己的刀刃拔出反手相向,在战场上也算不得少见。”

“行了,宝具说明和你的小脾气到此为止,切勿让本王感到无聊。马上替本王恢复原状,他们快在中庭备车套完马了。”

Avenger瞪他一眼,拔起那柄亚伦的“短剑”,在吉尔伽美什遭灾的患处割开一道浅浅口子,麻风病霍然而愈。血流得不多,且呈现健康的深红色,他插回短剑,稍一迟疑,捧起御主的手臂,往唾液中灌注进少许奥西里斯的魔力,将嘴唇贴了上去,专心清理伤口。

乌鲁克王明知故问:“不会痛吗?”

他唇角沾着血迹,一阵悲苦,闻声答道:“余即是余的王国,自然时时感同身受。”

 

他们暂时休战,一路上相安无事,吉尔伽美什不再肆意出口挑衅他,Avenger也乐得清静,忠实扮演起“替身”的角色,一言不发,权当自己是无知无觉只需被人观赏高雅仪态的一尊雕像。

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他还是头一次受到如此多闲杂人等的公然注目,伴随压低声音的窃窃私语。他甚至从中捕捉到了一两句“虽然肤色不同,举止倒颇像是王幼年时的模样”之类的评价。

他心头火起,强忍着没有反驳这污蔑之词。

乌鲁克平民的衣饰,和卸下铠甲的王相去不远,稍有资财的男子都系着流苏褶裙和袒露右半边肩背的长袍,蓄须者将他们的胡子梳理编结整齐,抹上香油,殊异于埃及剃净全身毛发的习俗。吉尔伽美什身处其中,也只有那头金发稍微夺目一些。

长老大会被王随手指到了乌图神庙举行,与会者不乏女性。希杜丽坐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Avenger一眼便认出了她的绿面纱。

 

仪仗官高声通报道:“通晓奥秘之人——掌握智慧之人——越过棕榈湾与雪松林之人——”

乌鲁克之王的头衔繁多,不比黑土地与红土地的统治者少上几分。埃及人坐在他右手边稍低处,不免幸灾乐祸地注意到,吉尔伽美什在这冗长的赞颂中显出了几分不耐。

“行了,溜须拍马到此为止,直接进入正题。本王夜间冥想,预见到将有异乡的魔术师指挥以一敌百的战士、噬人为生的魔兽来到乌鲁克城下,从埃里都到尼普尔都成为战场,底格里斯河被血染红,纳比斯汀之怒涛从海上袭来。现在该运作你们那少得可怜的愚钝头脑了,杂种们。”

众人对他冥想得梦的借口颇是不以为然,一名老者倚着拐杖,直接站了起来发言:“王啊,你梦见的凶兆,似乎和你年青时和天之女主人开战、和友人并肩迎击阿伽王的情景毫无二致,我瞧不出这有何骇人之处。你如果打算整修乌鲁克城墙、考虑迎娶新妇宜家宜室、许诺献上一座塔庙取悦恩基神,何不开口征税呢?或者是说,你也到了梦回昔日勇武的年纪?”

“笑话,你们的财物、身家乃至性命全是本王所赐,本王想收回便收回。收税动土的区区杂事,用得着开这个大会?”吉尔伽美什打了个响指,“在开战前先清理几个无用的人头,倒也并无不可。你们非得要本王出手整治风气,才会严肃以待?”

老人不显惧色,反而悠悠回答:“光是你与女神的争斗,三天就要轰塌一次塔庙和城墙。要知道,如果这还在王刚登基的那几年里,我们是断然不会质疑你的。”

“哼,那个一言一行皆操于神祗之手的傀儡你们觉得更合适?本王外出搜集宝库、任凭你们散落在大地上自生自灭时恩利尔和伊什塔尔怎么没有回报你们的虔诚呢?”

“唉,乌鲁克不就是因为没能调和你和诸神的欲望,才沦落到一度中衰的处境?王啊,这种煽动说辞已经无力刺激行将就木的老人,听我一言,你若要对外征战,不如召集血气方刚、更无家室牵累的年青公民好了。”

Avenger看得暗暗憋笑,不禁有些同情乌鲁克人水深火热的生活。

“尽管事不关己,说你的风凉话去好了。那魔术师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走兽无一不被开膛破肚,剥皮拆骨,他人资财搜刮殆尽不说,连坟墓里的死者尸骸也不肯放过。等乌鲁克城门被打破时,只怕你连一捧灰也剩不下吧。”

吉尔伽美什说得绘声绘色,仿佛煞有介事,Avenger险些没能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这副阵仗却似乎多少吓住了长老们,厅中一时漫开一片轻轻的议论声。

坐在会堂低处的名声最赫者面有难色,交头接耳了一会儿,推举出一位身披紫袍的巴比伦神官代表陈词:“既然兹事体大,王想必也有与天之女主人重新修好的觉悟。永葆青春、将情爱与希望带回人间的杜姆兹不正为了庇护乌鲁克,才再度在他的城市转世重生?请容许我验明你带来的少年的正身。”

吉尔伽美什朝Avenger投来默许的一眼。神官率领着分别捧着香炉和仪礼刀的两名奴隶离开座位,朝他下拜,恭恭敬敬道了一声“失礼了”,并请他通告太阳神乌图与月神南那,求他们赦免一介凡人触碰神体的罪行。

他白发苍苍,与法冠上刺绣的繁密星宿相映生辉。Avenger心下有些好笑,并不相信他能空口白话,将一名深色肌肤气度迥异的异邦人瞧成归来的牧人王。

 

 

TBC

 

出埃及记4:6:耶和华又对他说:“把手放在怀里。”他就把手放在怀里,及至抽出来,不料,手长了大麻风,有雪那样白。

 

长老大会和公民大会的设定参考史诗《吉尔伽美什与阿伽》。

评论
热度(44)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