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六)

AVG拉二和Ruler摩西的能力Block瞧成咕哒子通关第六章才能解锁的强化幕间就好w

两个人持有的都是对军宝具,预告下摩西的宝具也是出自出埃及记第17节

 

 

即使Ruler以圣骸布蒙住了双眼,无从向她投来目光,玛尔达依然立刻垂下颈项,低声应了“是”。这绝非迦勒底第一位裁定者职阶的从者,却无疑是其中极为特殊尊贵的一位——

“依Dr.罗曼的数据分析结果,的确是埃及的斯芬克斯不会有错。但究竟为何会出现在这个特异——请等一下,Master!还不能确定危险已经完全排除——”

“没事的,玛修。有Ruler和Rider在呢。”少女魔术师朝后辈递去一个安抚意味的眼神,径直离开盾牌的庇护,向前方的两名从者走来。

名副其实出生在神代、直视过异教主神威光也没有动摇信仰的Ruler,随手拍拍狮身兽脖颈,“瞧”着它迈开沉重步伐离去了,这才转身禀告人类史上最后的Master:“这处废墟一度存在过能与狮子王抗衡的强大英灵,但目前恐怕不在了。”

“如您所知,正是守护法老的神兽,它绝无疏忽职守独自游荡之理。但女王尼托克丽丝与女王克娄巴特拉宣布接受迦勒底的庇护,与我们结盟、外出侦察的哈桑尚未发现符合您描述的从者。”

“特异点之外的世界已是烧却状态,无从栖身。倘若持有隐藏气息的宝具,或许能瞒天过海,但放任狮身兽离开主人的行为又确实不合逻辑……”

“更何况,如果是与狮子王相当的从者,圣都应当已经将其视为眼中钉了才对。”罗曼在通讯那头总结,言下不无歉意,“抱歉,立香,技术手段能分析出这里曾经有过高浓度的魔力反应,但更深的就没法追踪了。Ruler有什么想法吗?”

“——魔力反应并非属于你们假想中的埃及从者,而是来自另一支被消灭的军队。”Ruler固然目不能视,倚仗掌中牧羊的节杖,在断壁残垣间如履平地健步如飞,藤丸立香和Shielder一时竟也追赶不上他。他低头驻足,探出牧杖翻检起碎裂柱头的花纹:“第六特异点,人理测定是为公元1273年的耶路撒冷,即希伯来一族的应许之地。迦勒底的Dr.罗曼理应比我更清楚,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1271年,第九次十字军东征。”罗曼的声音顿了一顿,平静地继续下去,“Ruler言下之意,是指此处是十字军曾经驻扎过的遗迹吧。”

少女亚从者侍立在御主身侧,仍没有放松持盾防卫的姿态,警戒地四下张望:“但是医生,我们当时混入等待圣选的平民队伍,根据他们所言,狮子王是在指挥麾下的骑士们诛灭了侵略圣地的远征军之后,才建立起纯白的圣都……”

“时空错乱的特异点,存在不止一支十字军也是可能出现的事态。一己之见,不足以误导你的判断。后续的侦察扫荡工作,交给我和玛尔达就是了,维持山之民的抵抗战线才是当务之急。”

“Ruler是在立香抵达第六特异点后才被召唤的。”熟知这位圣人生平的罗曼,期艾着插话,“如果您遇见了有过因缘的旧知,万勿恋战,请第一时间呼叫迦勒底的支援。”

“无妨。不如说此地充满了兄弟一般令我怀念的气息。”

 

Ruler目送立香主从匆匆转移迎击新一波惩戒骑士,感叹说:“主选定的羔羊。我们要竭尽全力支持她的工作。”

“是。五个特异点以来,Master从未有一日懈怠。我们也绝不能使她的努力付诸东流。”

Rider身为最早来到迦勒底的首批从者之一,心有戚戚地颔首称是。她想起Ruler在旷野中安于艰难跋涉的从容态度,与她生前耳熟能详的他的事迹,便无法开口询问真正挂怀的问题,仅能紧握十字杖,抛开杂念集中精神,侦测着此地是否有徘徊不去的幽灵或失心者。

“你不必费心了。我刚才欺骗了Master和Dr.罗曼,此处废墟的敌性反应其实已经完全消失。”Ruler安然道破她心中所思所想,“迦勒底的少女宛如我掌中牧羊的杖,蒙主呼召才一举跃升为‘神的杖’,借她的手显出神的慈悲和大能。但魔术师的行事作风,我至今无法苟同。Dr.罗曼的言行举止,不也深受大部分迦勒底从者的猜忌吗?”

她想起Ruler与法老的巫师比试的逸闻。“……正是如此。您又为何……”

“我对民众的盲信心生愤恨,使用自己的力气而非神的恩典击碎磐石、为以色列人取水,被主惩罚不得进入地面上的迦南地,望着摩利亚山的远影咽气。因此你擅自推测,我眷恋迦南地的美景,才回应了迦勒底的少女?”

“您一生尽职服务主,后生的先知没有胜过您的。我妄自猜想,您也不至于有寄托给伪圣杯的愿望……”

“我曾见过民众摘下金环、铸成母牛,向它顶礼膜拜,称这是引他们出埃及的神。千年过去,世人依然重复这般可憎的华而不实的偶像崇拜,甚至连本应心无旁骛的裁定者中,也出现了意志不坚之辈。”Ruler的手杖在砂石中重重一顿,“因此我向主立誓,我将遍行所有魔术王创造的特异点,毁灭他投下的每个污秽毒杯。”

为此将一心拯救人理的Master和支持她的迦勒底众人,也不过是当作前往特异点的桥梁利用吗?Rider闭目缄口,沉默不言许久。

“谨遵您的教诲,摩西大人。”

 

“……于是,那女人信心满满地下到阴间,穿戴着华服美饰,持着青金石手杖,要去挑战她的姐姐,结果不过是被剥得精光,尸体吊在冥界女主人的座下。恩基为她求得复活的生命之水,却不能找个代她受苦的替死鬼。”

女神带着两个无性的随从暂时回到地面上,寻找替罪者,赫然瞧见丈夫穿着新衣,出席他人的宴会谈笑自若。她盛怒的手指指向他,杜姆兹马上倒地死去,一缕幽魂去往冥界,开始漫漫无期的苦役。痴男怨女的故事与乌鲁克第四代王的治世,同时告一段落。

Avenger还没把注意力从棋局中移开,王话锋一转:“本王不准备无偿地教育你。你想在乌鲁克无所事事待到什么时候?”

“……代替你履行杜姆兹的职责,届时再次引颈就戮,不对吗?”

又是濡湿的吸吮声和搅动着的舌头,他险些磕到吉尔伽美什的牙齿。王意犹未尽,手掌滑到他肚脐处,爱抚了一会儿:“不想活到和兄弟重逢的时刻了?你又如何肯定,你的兄弟能在同一场圣杯战争中如约前来?”

Avenger口气笃定:“没有余被召唤,他却不回应现世之理。我们兄弟本为谬误的神话之一体。”

 

 

TBC

 

出埃及记17:6-7:我必在何烈的磐石那里,站在你面前。你要击打磐石,从磐石里必有水流出来,使百姓可以喝。摩西就在以色列的长老眼前这样行了。

7. 他给那地方起名叫玛撒(就是试探的意思),又叫米利巴(就是争闹的意思),因以色列人争闹,又因他们试探耶和华,说,耶和华是在我们中间不是。

评论
热度(73)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