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二十四)

迦尔纳诚实地道出余下在场者的心声:“你只是随口编造理由,指控所有人都有谋杀吉尔伽美什的嫌疑而已。”

梅林爵士不负众望,发挥大英政府有事严正谴责没事也要添油加醋的搅浑水精神,马上将枪口对准了他:“话说回来,被害人最后露脸时迦尔纳阁下也和他发生过严重争执。如果要证明你和令弟的清白,是否有兴趣向我透露其中内情?”

玛丽仍在轻声抽噎,也不禁为更胜于好莱坞电影的印度连续剧剧情捂住了嘴。

“家中私事,无可奉告。”管家端起一副油盐不进的态度,丝毫不为英式胡搅蛮缠所动,“我们应有保持沉默的权利。阁下如执意讯问阿周那,他也有权要求婆罗多家的律师在场。”

如果不是在这种啼笑皆非的情况下,阿周那是很想为后半句话疑似事不关己的态度揪起迦尔纳的衬衫领子的。

梅林耸耸肩膀,转而面向东道主,没等他张嘴酝酿火力,唐泰斯立刻眼疾手快地噎了他一句:“栽赃我无实之罪之前,先查证一下不在场证明如何?从吉尔伽美什离开水吧到事发,至少一打监狱塔工作人员能够为我的清白作证。”

梅林爵士顿了一顿,扭头瞧着他,似乎(在立香小姐的加班威胁下)作了一番天人交战,毅然背叛英法同盟,将无事生非溅射队友原则贯彻到底:“要是你早有谋杀吉尔伽美什阁下的计划,事先和监狱塔相关人员串通起来了呢?”

他转向另外两个法国人。玛丽涉世未深,泫然欲泣正准备抗辩,迪昂先一步举起白旗:“我代表安托瓦内特夫人赞成埃及船王的意见。”

至于贝鲁特机场航班误点、在飞机上临时改变了计划的赛米拉米斯夫人,带着整个野战医院空降监狱塔接走吉尔伽美什ICU封闭治疗,那都是后话了。

 

从被害人到目击证人再到嫌疑人,恐怕随便拎一个出来都不是区区巴黎一个区的警察局能镇得住的。阿周那一边表情麻木地想,一边走在一行人中,跟着前头欢天喜地哼起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的梅林穿过长长的走廊。至于身为一名警员却在异国他乡莫名遭遇飞来横祸,被请到局里喝茶问话,以及他们这一伙看起来究竟有多么奇形怪状这种事,他已经全然放弃思考了。

——然后他就看见玛丽突然提着裙摆飞奔出去,眼泪汪汪地拉起了贞德·达尔克的手。

 

现在拜梅林爵士一张空嘴所赐,包括唐泰斯和玛丽在内、所有监狱塔来宾全被视作有谋杀吉尔伽美什的嫌疑在身,达成FULL COMBO奖杯成就,进了局子接受当地警方讯问。梅林爵士本人呢,则在施展精神压迫攻势(即大讲特讲潘德拉贡内阁成员念大学时的糗事)时,鼻子终于挨了唐泰斯伸张正义的一拳,接下来才使“罗曼尼酱”的某段黑历史逃过一劫。

言归正传。如果这位爱理不理啪一声将所有人的护照甩到桌上的贞德督察真是本人,就不会在英国脱欧质询会上被高文爵士打得全无还手之力了。

“行了,是谁干的赶紧自己自首,别浪费我时间,说不定我心情好还能宽大处理你。”

女督察随手抽了张纸巾打发玛丽,掸掸肩章,满不在乎跷起二郎腿,只差摆明一副“我很忙不想跟你们说话”的表情。如果她的发言还不算把室内气氛降到冰点,那么天草四郎正好顺便代劳:“别这么心急,贞德。在你的管辖区域内袭击吉尔伽美什先生的罪犯,无疑是胆大包天之辈,可不能轻易放过啊。”

就好像伪·法国驻欧盟理事会代表身着警服登场的光景还不够莫名其妙似的,这个明明和巴黎没有一点关系的男人又是干嘛坐在这里喝红茶看戏——!阿周那几乎能听见空气里传来某位的无言绝叫。

“唐泰斯,我并不是专程针对你。”日裔神父格外正直地澄清兼开始说教,“这次我应达尔克姐妹的邀请回意大利观礼,又恰好和赛米拉米斯同乘一班飞机,听闻了重建监狱塔的壮举。有言道:‘富人要上天堂,好比骆驼穿过针眼。’你一味攀交名流巨富、和吉尔伽美什牵扯不清,果然遭遇不测。……别用迷途羔羊的眼神瞪着我试图解释哟,要来点教会手制曲奇吗?虽然这里款待不周,只有红茶茶包。”

“你那啰里啰嗦的臭毛病就不能收敛一下?”

“哎呀,不好意思。见到需要蒙主救恤的人,一不小心就职业病发作了。来,尝块曲奇消消火气吧。”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别以为你装模作样画十字我就没看到你在桌子底下把包装揉掉!保质期已经过期一年半了吧!现在就控告你意图制造严重人身伤害!”

这边厢进行着无益的男子高中生级数吵架,那边厢贞德黑着脸啪地一拍桌子,震得茶杯跳起离桌足有两英寸高:“都给我闭嘴!这么想上火刑架那就满足你们!”

管家赶在阿周那被卷入女督察的无名火前及时开口:“容我失礼。请问和我的雇主同来的吉尔伽美什的亲友以及梅林爵士都被带到了哪里?您是要单独审问我们和唐泰斯先生,以期达到各个击破避免串供的效果?”

女督察不以为忤,喜滋滋地接口:“吉尔负责那个摇滚主唱时还担心没人替我接腔,这不就有送上门的大——蠢——货了吗!说得没错,你瞧起来就很有钱的朋友二号已经通过他的埃及女秘书取得假释了哦,记不住名字的暴力护士二人组也被有钱朋友一号的亲戚接了出去,所以呢,想至少在局里过得舒坦一点,就给我坦白交代从实招来……”

保护雇员是对母亲应尽的义务。这不就只能和迦尔纳共进退同祸福搞不好还要蹲一间牢房了吗。阿周那自暴自弃地想,不忘要求天草:“给我们斟两杯黑咖啡就够了,谢谢。”

 

 

TBC

评论
热度(59)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