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三)

小孩子比较好骗【×】

AVG拉二除了神性A不降反升+失去了皇帝特权和太阳神的加护之外,面板数值和技能都比R阶低了一个等级

 

 

“所以才是可悲。”乌鲁克王不留情面地讥笑,“本王不管你是执迷不悟想挽回旧情,还是发誓十倍报复昔日的亲爱之人,就为这种无足挂齿的小事,竟伸出双手去拥抱满溢恶意的毒杯吗?”

“余的愿望仅能寄托在圣杯之上。”

“即使最终将迷失自我,堕落为没有理智的杀戮机械,面对你的兄弟时也不再有最起码辨认他的神识?”

“那种憎恨深植灵基,自会为余指明他的正身。”

“届时黑杯倾倒,如魔术王所愿,将你的国家再次化作一片火狱你都在所不惜吗?”

Avenger怏怏垂下发芽的杖,拱卫主人的神兽、追到红海旁的全副武装一时消散,融入流泻的尘砂:“你不也对余别有所求?”

“把你强留在这里,于乌鲁克何益?”

“……暂时相信你的说辞。所罗门不但行事有违人君之理,他的深处是一片不可窥探的空无……”

 

“……没有之后了。这就是余在那个时代所见的全部。”

Avenger不自在地动了动,乌鲁克王钟爱许多大而无当的金饰,硌得他皮肤发涩,结果只让箍在他腰间的手臂更收紧了几分。那人用漫不经心的一句“坐下,或者你就跪着向本王禀报吧”,不由分说把他拉上了膝头。他强忍着作完陈词,抬眼却瞧见那双红眼睛意有所指地在他身上游移,似乎根本未曾细听。

他不禁有点气急:“从一开始你就摸清了余的来历!”

“本来料想你自己重讲一遍,兴许会有些别出机杼的新见——看来是没有的。”王顶着他杀人的目光泰然道,戴着纯金手甲的手指滑进他的腿缝,“就这点能耐,怎么值得本王下赐圣杯?”

“真正的愿望机?”Avenger倒吸了一口气,不顾对方意有所指、掐着他股侧一小块皮肤,“你凭什么协助余?”

那答案显而易见,但他实在无法置信。

“敢质问本王行事理由的人已没有哪个还活着了,如此还不能领悟的愚钝之辈,也没资格向本王请求。”

“……遂你所愿,你就肯出借圣杯吗?”

王若有所思地用另一手把握丈量他的腰肢。“错了,王之宝库的财宝没有出借的道理,一旦下赐,不再收回。是你取悦本王,本王看在你殷勤服侍的份上,才会考虑把乌鲁克的大杯赏给你。”

“何必假圣杯之名玩弄余?如果只想追求一夜之愉,”他噎了一下,忍受着王的抚摸不情不愿地承认,“你何时何地都能强取强夺。余自觉没有令人刮目的功绩,那就是你准备对所罗门宣战了。”

他竖起双膝,展示紧咬着足胫的天之锁。这奇诡的兵器仿佛没有具体的长度和脆度可言,即使他选择灵体化,锁链声一路摇响,也能轻易提醒王他的踪迹。

王哼笑一声,被体温浸染的金甲不无恶意地蹂躏着他的肌体。“看来灵基虽然孱弱无力,头脑倒还保留你应有的水准。还是说这只是黑圣杯吞噬你的理性、把你变成一头野兽之前的回光返照?魔术王没有把手伸长到本王的时代,本王何必多此一举?”

“……你既然知道,又有法可解,就不用一而再再而三强调。余虽不知晓他的计划全貌,但他得逞时,你不会以为你的城市能独善其身吧。”

“派到乌鲁克的使者只有你?确实不足为惧。”

他蹬了蹬王的腰窝,扭动着想摆脱那怀抱:“余分出了一部分灵基,用于抑制圣杯的侵蚀。况且这具被召唤的身体,和余的全盛期不可同日而语。倘若你将其视作余示弱的表现、蔑视神明,那就放余离开乌鲁克。”

王悠悠问道:“你既非Caster,又被魔术王孤身转移到了本王的时代。于是你了解如何启动许愿机吗?”

“余自有办法,不要小看埃及的神秘。”

“口气不小。说来听听?”

“……与你无干。再说你既有洞察未来的能力,又何必在这种地方纠缠不休?”王的力气远胜过他的少年身躯,他挣扎一番,只感觉到王的那处愈加坚硬起来抵着他,全身寒毛直竖,不禁羞恼交加。“……你不是介意黑圣杯可能的侵蚀吗?那就不要干扰余!”

“你既然有求于本王,一开始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王终于收回那只放在他大腿上的手,却探进他灵体的胸膛,攫住那颗代替他已成顽石的心脏跳动着的、满溢邪恶的魔力源,“如果前来的是另一个你,或者让你潜伏在乌鲁克伺机而动、独力注入足以填满黑圣杯的‘孔’的魔力,结果或可未知。但无论如何,献上你的灵基饵食都是必须的。”

他强健的脉搏,无情的触碰,一时填满了那空洞的内在。Avenger顿时满脸通红。

活人的温度过于滚烫,烧得他眼眶发热,头脑晕眩,挣动的手脚也一瞬间似乎被抽走所有力气软化下来……

“……等等,你在做什么!”

王从他胸腔中拔出的手上仅托着一团光芒,他却知晓那正是黄金之杯的另一种模样,旋即不无惊恐地察觉,灵基与现世的联结正切实可感地层层减弱。此刻他再无法抵抗王将他压到榻上的臂膀了。

“既然黑杯尚未盈满,将它切离你的灵体、暂时阻断魔力联结就是了。劈碎圣杯外壳的法子日后有的是,”天之锁滑落到他脚踝上,王分开他的双腿,如翻阅一本书,“现在也不是谈正事的时候。”

Avenger僵硬得无法动弹,声音低如蚊嗫:“……这里是谒见厅!”

王贴近他颈际,抽了抽鼻子:“乌鲁克每年都有从泉中捞出来的俊美少年,被妆扮一新送到伊什塔尔的高台,让她饿虎扑羊将他们抹吃干净。本王如果想从那疯女人那里取回平静,就得训诫这群野孩子,检查他们的牙齿、矫正他们的仪态……所以你懂了吗?”

 

TBC

评论
热度(63)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