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二)

含自设从者注意。

AVG拉二的设定灵感来自雪莱的诗。和Rider本体的分歧点在于有没有遭受过十灾

 

 

依他的眼光,这座城市的王宫建制并无美感,虽然阔道两旁绿树与时令鲜花的装点不失雅致,拼贴出动物形状的装饰瓦也还看得过眼,以纯然一色的黄金为主色调却未免过于刺目了。

他倚着车栏张望一圈,竟还看到了一角塌陷的墙砖,正由仆役忙忙碌碌进出修复。希杜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未被面纱遮挡的双眼不禁露出苦笑神色,似乎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

 

“使台柱位置适当,使王座稳固,使城墙上的……锋利如初生……

光辉四射的君主……狂喜欢悦……愿您……暂时平息……献上硕果……”

 

希杜丽牵他下车,登上封着石漆的砖砌台阶,和值守的近卫解释几句,便含笑放开手,没有陪侍下去的意味。

“日后会有再见的机会。”

他打消一丝不安,踩着安祖鸟和蝎人的钴蓝彩砖,独自踏进空廓的谒见厅。

 

“什么,本王还以为那女人的暴行终于连亲姐姐也看不过眼,把可怜的玩具送还地面继续受她摧残了,没想到迎来的却是魔术王遣来的稀客。”

他一时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高踞王座上的人影口吻傲慢,道出的却无疑是他熟知的,千年后的语言,字正腔圆,绝无一丝瑕疵。

“让本王一阵好等啊,Avenger。无法醒觉的附丽,袅娜的冥界之鸟,你果真从本质上否定了光吗?”

他转身就逃,左边小腿突然一紧,已被天之锁牢牢缚住了。

“你想去哪里?先让本王听听你寄托进圣杯的憎恨,兴许会大发慈悲赐你解脱也说不定。”

说着埃及语的男人自闪现库门中抽出法杖。他无计可施,只得将亚伦的杖横在胸前,伏低了身体准备应战。

“不打算乖乖应答吗。无妨,待你的胸膛被本王剖开,再来赏玩那颗被恶意染黑的心脏也是一样的。”

对他大放厥词之辈,罪当在沙漠的烈日下活活炙烤至死。但此人诚然有出言不逊的资本,身为一介血肉之躯的“生者”,放出的激荡魔力不仅能与身怀圣杯的从者相抗衡,出其不意从头顶如暴雨般泻落的各色奇形兵器更不是他在一足被缚的情形下所能正面对抗的。他提起精神挥舞长杖,将逼近眼前的刀剑一一打偏,与随后飞至的利刃相撞落地。

全神贯注防御之下,当他终于意识到背后掠过的那股蛇一般的悚然寒意时,为时已晚。

天之锁重重一收,他失去重心四肢着地,才不至于当场跪倒。

“……不该对玩物有太高期待,然而似乎远不如本王预想。因为是欠缺成长的面貌吗?”

那人的轻慢羞辱,Avenger置若罔闻,一动不动伏在地毯一角。脚步声近了,那人果然收起煌煌剑雨,转而投他以评估、渴望、索求的凝重目光。

“皮相不错。何必一直埋着头?”

即使那人当真实践出言,将他当场格杀,也定然好过此刻所受的屈辱。他死死盯着眼前的一小方地毯纹饰,却灵敏谛听着那人悠然接近的足音。下颌一凉,那杖尖正虚虚抵着他的喉头,视线被迫抬起,对上乌鲁克王的血红眼睛。

“可以,还算有几分打发无聊时光的功用。喜悦吧,本王饶你一命了。”

他打定主意咬紧牙关,绝不给一句能让对方更添气焰的回应。那人却突地收回法杖,单手钳住他的颈项向上一提,白皙面孔不由分说朝他压了下来。

 

成年的他在埃及人中身量甚伟,这陌生人还要高上几分,活人的热度一时将他压倒覆没。亡灵与生者、男人和男孩在埋过手掌的地毯上含糊厮打着,军略武艺一律抛到脑后,最后剩下两头动物,只凭着本能咬地相斗。

Avenger抵抗中啮破那人舌尖,尝到浓稠魔力染有与圣杯相异的腥甜气味,源源不绝灌进他喉管。那人胡乱吻他,喷了他一脸濡湿的吐息,勃起处明白无误抵着他大腿。

“……滚开!放肆之辈!Uraeus!”

他一时气急攻心,想也不想高呼出声,方才和着鲜血饮下的魔力与圣杯的漆黑气息一同猛然放出,将男人压制着他的躯体吹出足足半个大厅远。

乌鲁克王在半空一翻身轻盈落地,毫无狼狈之相,但未等讥讽笑意挂上嘴角,青金石眼睛的黄金巨蛇已逼近眼前,嘶嘶吐出的蛇信上燃起烈火,尾部环绕守护着驱使它的主人。“杜姆兹”与伊什塔尔举行圣婚的礼服受不住魔力重压化为齑粉,头戴蓝冠的Avenger身披铠甲,沙漠颜色的眼睛中因狂怒而卷起了风暴。

天之锁当啷作响,他踉跄一下,用自己的力气站住了,一击不中亦无从远遁,偏头啐出一口血沫。

“无根之鸟,现在是四月。你打算逆着芦苇海的季风返回埃及过冬吗?”他能听懂了,乌鲁克王用苏美尔语慢条斯理问,“希伯来人圣典所嘲笑的,急躁、阴戾、心如顽石的法老啊。”

“余无颜以乌塞尔玛亚特拉·赛特普恩拉的王名进入地下。”

“妄图逆潮流而动的愚者,难怪会被黑圣杯可悲地吸引。”

“并无此意。”他脱口而出,却为了反驳另一位大节无亏的君王,“余只想责问与余一同成长、一同欢笑的兄弟,弃余而去、罔顾遗爱的圣人,因为埃及的语言在后世断绝了,他的后人就能假神之名,随意评说我们的事迹了吗?”

 

 

TBC

评论
热度(98)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