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二十二)

今天的金皮卡顺着捋毛更好

 

 

拉美西斯的金眼睛转了一转。他或者一直在等待吉尔伽美什发问,或者不过是在这一瞬间心血来潮罢了。

“蔑视法老,等同不敬诸神,在埃及是第一等的重罪,异邦人亦不能免于降咎。所以吾决定了对你的惩罚,乌鲁克之王啊,你必须陪吾从呼罗珊大道出发,朝拉之太阳船起航的方向前进,去见证吾之鹰旗所向的土地是否有尽头。”

吉尔伽美什明知故问:“然而劳动你的御驾,看你累得气喘吁吁四体酸软,这就不算藐视法老了?”

拉美西斯两臂支到枕上锁定着他,慢慢放松下肩部的肌肉线条,却毫无移开视线的打算。苏美尔王还以为他顽固不化,接下又要开口申辩,埃及人忽而将鬓边碎发捋到耳后,舐走他人中处闪烁的薄薄汗珠。

“这不是与你的尊荣相称的款待吗?赐予你重生时的约定,吾从没有忘记。”

 

最古之王为这大胆举动一愣,随即纵声而笑,笑声震动密密贴合几无一丝缝隙的躯体,连拉美西斯额前短发也被震得散乱开来。他抬起手来,似乎要拂去那几缕落到眼前的碍眼发丝,却拍了拍埃及人的后脑。

“就这么一点,未免也太小瞧本王了吧?要想证明你言而有信,还得再努力一把才行。”

拉美西斯毫不羞耻,舔了舔下唇,迫使他注意到他们之间只差一道微乎其微的、没有结合的窄窄空间:“真荒唐啊,瞧着吾尚有贪得无厌的勇气吗?”

“本王只欲求你,全都在欲求你。但你不能命令本王更多了。”吉尔伽美什直接拉起他的右手,去感受金甲下明白袭来的勃起。法老探向那难言之处,没有皱一下眉头:“荷鲁斯化成太阳之隼的形状落上吾的鹰旗,凤凰飞往底比斯的方尖碑筑巢。忽略卑下的性欲,为何你却在每每关注他人的毁灭和悲剧?”

最古之王的红眼睛燃烧如血,但拉美西斯心知肚明,那并非完全因为被他撩拨起来的欲望。

“因为凡人的功绩与时间相比微不足道,本王的乌鲁克也终究化为废墟,淹没在野草走兽之中。汲汲营营的杂种里满是愚昧可悲的庸碌之辈,与啃食尘土的蝼蚁无异,就本王千年所见,人类唯有在灭顶浩劫之中、在莫大的悲恸之前,才能偶能闪现出一丝值得注目的光彩。”

“谁能说被礁石撞碎的泡沫不美呢?但若非自幼养尊处优、从未流泪哀叹而又少年夭折的庸人,他就没有唾弃‘幸福’的资格。”

“你似乎言犹未尽。”

埃及人目光闪动,一手抚慰着他的下身,正言正色道:“再说下去就败兴了。”

吉尔伽美什注目他片刻,径直甩开他坐起来。

“拉美西斯,正是因为你的不成熟,本王才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开示你。王诚然拥有压抑物欲的知性,这是王凌然众生的证明。但一味受制于相对的有限的知性,这与你鄙视的魔术师何异?”

法老面上未显出丝毫被冒犯的不快,口中的反驳却半分也不相让:“竟敢将吾与他们相提并论——你莫非以为吾厌弃行使神秘的魔术师,是因为他们终日沉溺于自己头脑中的种种假想,一味追求不可捉摸的虚无?大错特错。吾听过太多魔术师的夸夸其谈了,无论他们如何宣称自己的目标是记录万物万象的本源、神明创世之前业已存在的智慧与永恒,也无法改变那不过是停滞不前之物的本质。”

虽说有时强迫拉美西斯、亵玩他的尊严别有趣味,吉尔伽美什此刻的注意力却全被埃及魔术吸引了过去。

他容准拉美西斯正座跪坐起来,随手揩净了指掌,拾满一捧从腰带上脱逸的宝石。米甸开采的绿松石和软玉以斑斓的虹彩见长,又凭珠宝匠镶嵌的工艺增色,但成色不算太纯,没有得到点缀王冠或项链的荣誉。

“上如同下,下如同上,依此成全太一的奇迹。

世间一切完美之源就在此处,其能力在地上最为完全。”

分明是与舷窗外日光互相照映的砂金色双眼,仅仅在一息之间,便化为照彻苍白沙漠的满月银辉。从法老掌中溢出的光芒固然纯正无瑕,其色难以用凡人的语言形容,非这世上任何一种珍稀贵重的宝石可以媲美,却也无法使那目光失色半分。砂砾从他指缝中簌簌而下,又自榻上泻落地面,发出纯银的色泽与金属声响。

“太阳为父,月亮为母,从风孕育,从地养护。从地升天,又从天而降,获得其上、其下之能力。世界即如此创造,依此可达奇迹。”

吉尔伽美什此前选择冷眼旁观,现在却直身坐起搂过拉美西斯,出言指点道:“虽然名为四大元素的转换,但其余的物质仅仅是萃取过程中的催化剂,关键只在于纯净的火与水。”

他一手享受着埃及人专注的呼吸起伏、皮肤下生命沉重的颤动,另一手打了个响指,从海风中凝炼出一小掬清水,缓缓将其沁入成形的“贤者之石”中。

星宿和泥巴捏成的人类,本是同源的材料铸就:包括他们的思想,他们的偶像,他们那些神圣的习俗、不可理喻的暴行。那么一来,“星”也不能限定住他们,或使他们屈服。

“吾治下的子民、吾之前的历代法老,无不在追求虚伪的重生。永恒就像我掌中这死物一样。”

 

 

TBC

 

 

转换贤者之石的台词参考了《翠玉录》。炼金术士的守护神是“三重伟大”的赫尔墨斯,他们又相信赫尔墨斯与埃及的魔术之神透特同源。

评论
热度(69)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