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十九)

根据extella剧透重新回炉了闪闪大王的关系

 

 

选择性忽略掉海魔生鲜料理和吉尔伽美什的话,总体而言,阿周那认为这趟钓鱼之旅的确挺有益的。在黄油烤鱼散发的香气中,坐在水边的石头上垂钓(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打从他加入库丘林的行列之后这条河似乎平静了许多),听前辈有一搭没一搭地追忆过去,讲述苏格兰场办案过程中曾经发生过的趣事……说白了是看卫宫和库丘林隔空互相揭老底。他拉上第三条鳟鱼的时候,话题已经进行到了“发现内网被黑客入侵迹象的时候因为在抢最后一个蛋挞没及时通知技术科”。

他们陆陆续续钓了六条鱼,被卫宫剁头去尾丢进家庭用大铸铁锅里(原来是刚才卫宫迦尔纳组装的对不可名状武器),洒进三分之二杯橄榄油、两瓣事先爆香的蒜头、三个剥皮切丁的番茄,最后阶段则是一撮番红花粉、一茶匙糖、盐、胡椒粉和一杯干白葡萄酒,上盘时另有炸酥的放在饭盒里的起司面包丁,可以蘸着鱼汤食用。

伊利亚苏菲尔和克洛伊·爱因兹贝伦姐妹仿佛闻到屏幕另一头的香味,争先恐后把自己的脸塞进摄像镜头里,大声叫道:“光是霸占我弟弟还不足够吗!”

卫宫一瞬间露出了正在接受根管治疗般的表情,汤勺在锅里刮擦出好长一声锐响。阿周那趁机压低声音:“前辈,可能是我听错了,她们说的其实是哥哥吧?”

“嗯?那两个小姑娘是EMIYA的姐姐啊,黑的那个年初不是还特地来过苏格兰场?”库丘林挠挠脑袋,见怪不怪地点了支烟,“哦想起来了,好像是在你去卡迪夫抓人的那几天。”

……对于两个看起来只有小学五年级的“姐姐”,这表现也未免太镇定了点吧。

“那边的阿拉伯小哥,最好别随便打听女士年纪哦?”

阿周那回想起被玉藻前完全支配的恐惧,顿时脸色铁青选择闭嘴。卫宫心生不忍,又眼见“姐姐”继续抢白完全可能把美国老家家底透个精光,连忙打圆场:“伊莉亚,克洛伊,老爹和爱丽丝夫人那边如果没有大的问题我就先挂了。”

“不不不,你们两个为什么不穿上母亲大人特地手织的毛衣?娜塔莉亚明明已经说动了切嗣,就算士郎回家过圣诞节时公开出柜也……”

“……别用那名字称呼我。你再说下去,今年我就准备跟远坂申请人权避难了。”

——八成是因为那天下午库丘林不小心说漏了嘴“他们家四个儿子有三个都叫士郎”的缘故,阿周那满心思考着“卫宫前辈家里难不成其实是信摩门教的”,连迦尔纳自作主张订了第二天飞往巴黎的两张机票、连夜收拾好了双份行李都没留意到。

“失约于人,不是正人君子所为。”

他在戴高乐机场的法语广播声里磨牙:“……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和吉尔伽美什有过哪门子约定。”

“虽然我们和阿提拉小姐素未谋面,对于协助Mr.岸波和恩奇都平复吉尔伽美什的心情,将他的知性和破坏世界的欲望抑制到恋爱中男人的水平,这位伟大的女性难道不值得你祝福她的诞生、由衷地献上感激?”

“谢谢,我会联系家父提名她获得诺贝尔奖的。”

 

如果说迦尔纳毕竟没见过阿提拉、尚且怀着好奇心和友爱之情,奥兹曼迪亚斯也掺和进吉尔伽美什的大闹巴黎计划,那就太惊悚了。

那辆宝蓝色敞篷法拉利稳稳停到他们面前,埃及船王摇下车窗:“怎么了,为何不安地注视着余?……克里奥佩特拉刚从意大利休完产假回来,余恰好没有脱身的借口。”

难怪是这副放弃治疗听天由命的口气。“所以他今天又包下了哪个商业圈,把庆祝阿提拉小姐生日的巨幅广告贴满每栋楼的幕墙了吗?”

“忘记了吗,阿周那哟,要猜测黄金的某人又打了什么主意,你得朝着最离谱的方向想象才行。”

“我希望他没把脑筋动到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上。”

“比那更甚。他没告诉你生日宴会的场地是由爱德蒙·唐泰斯提供的?”

“……迦尔纳,我以雇主的名义命令你,立刻查询最近一班回伦敦的航班是几点。”

“一介NEW MONEY而已。你何必大惊小怪?”

“少开玩笑了,奥兹。”般度家的三子闻见一股大麻烟的臭味,嫌恶地掩起鼻子,“我念书时,历数近东名门,除了他那个后进远亲赛米拉米丝夫人,只有你能在吉尔伽美什面前插嘴。我在婆罗多家的这一支,近年也仅仅因为迦尔纳的关系才和他熟络起来。毋宁说,地球居然平安活到吉尔伽美什交到女朋友的年纪就该谢天谢地了。他根本不可能主动结交‘我们的’阶级之外的新贵。”

“依余之见,说不定是因为哈维家在西欧的影响力大不如前。”奥兹曼迪亚斯一踩刹车,破天荒在最近一个红灯下停住了。埃及船王抽出护照,在那个阿尔及利亚裔交警眼皮底下晃了一晃,两人用阿拉伯语简短交谈几句。

“本届内阁上台时,卡美洛俱乐部和西欧财阀眉来眼去的新闻何止疯传了一个月。现在英国政坛动荡,雷奥纳多·B·哈维一个人独木难支,想想也是情理之中。料不到他们家居然已经到这地步了?”

奥兹曼迪亚斯发出一个不置可否的鼻音,把护照拍回仪表盘前,忽视依旧岿然不动的红灯把油门踩到底。阿周那的后脑勺“咚”一声撞到了真皮座椅。

“……行了,我知道你们的答案了。”阿周那接过管家及时递上的胸巾,揉着突突猛跳的太阳穴没好气回答。“所以上次唐泰斯通过他注入13%股份的费加罗报公开炮轰南丁格尔,原来也是吉尔伽美什授意的一出双簧戏喽。”

“NEW MONEY的正确出场方式,对不对?”

贵公子目送着侧视镜中的交警将帽子按在胸前,朝奥兹曼迪亚斯免冠致敬,随即被法拉利一骑绝尘的后尾气淹没成像素点,“我只发现,你招摇过市的老毛病越来越像他了。”

“唔?余偶尔也想享受抛弃仪仗的自由。”

 

 

TBC

评论(2)
热度(55)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