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十八)

本来想玩守望先锋的黑道帝国岛田家的梗,不过上周FGO动画化公布了咕哒姐弟的名字,那么以后他们就姓回藤丸好了

 

 

 

第三案  密室的必要条件是时装周

 

 

风平浪静:指没有连环谋杀、没有无名碎尸、没有朝九以前晚五以后紧急打来的出现场通知,也没有黑帮头目上门踢馆美国总统不请自来以及两个损友从天而降(字面意义)的日子。谋杀科不幸气场笼罩下的短路停电事故和迦尔纳负责制造的胸闷气短症状不在此列。

以上条目来自阿周那的伦敦生活辞典。换句话说,即使被管家强行绑出门进行“有益身心的同事联谊”,并且见证库丘林连续三次被钓上来的狼鲈咬住手,也算是风平浪静的一种。

爱迪生被英国人民洒泪欢送回国,他也好不容易消停了一段时间,虽然被奥兹曼迪亚斯押回巴塞罗那惩罚性补休、又在妮菲塔丽的酒会碰见了蓄势以待的玉藻前。他脑门上被八咫镜敲出来的包,让迦尔纳敷了两个疗程的藏方草药才恢复到了能上班见人的地步(那些三无产品是谁提供的可想而知),治疗期间还被迫接受粉红色梅杰德BEAM的灵气照射。

 

爱尔兰人摇着钓竿,砸了咂嘴:“那家伙擅自添了个人一起出门河钓,老子倒是没意见啦……不过阿周那,你原来习惯带着你哥替你提桶架锅吗?”

他指着安之若素帮卫宫搭烧烤架的迦尔纳。

管家站起来正儿八经擦了擦手,刚要开口答话,被阿周那眼疾手快一把拖到边上顺便插嘴:“他只是有个四处凑热闹的爱好而已。不好意思,刚想起来酱料放在车上了,这就去拿。”

“要什么酱料,”库丘林豪迈地挥挥手,“等着吧,这家伙有盐和胡椒就够他发挥的,而且上次我们被鱼拖下河的时候连这两样都让水给冲走了,还不是——”

“哦,看来某人完全没有反省自己不懂得适时放弃、非得和一条鱼较劲到底的固执作风,为什么不见你把这股一往无前的劲头用在查案子上呢。”

“喂你就非得在休闲时间提工作不成——等等,有大家伙了!赶紧过来给老子搭把手!”

钓轮飞快地放空了半圈钓丝,库丘林的鱼竿马上被咬钩的东西扯得笔直。卫宫迦尔纳不知道在后车盖那边倒腾组装着什么,乒乒乓乓地震天响就是坚决围观,阿周那来不及思考,连忙抱住库丘林握鱼竿的手臂,两个人一个趔趄,好不容易在垂钓的石礁上扶持着站稳了。

“……是你啊,小鬼。”蓝发前辈全神贯注和鱼较劲,从牙缝里咝咝吐气命令他,“算了,关键时刻老子就没指望过运气,接下来抓紧了喽。”

他气贯丹田,头也不回大吼一声:“EMIYA,把伊本加兹之粉拿出来!”

哈——?他上次听到这个词好像是哪次由奥兹曼迪亚斯当KP结果发展成了吉尔伽美什用VR系统炸平了半个伦敦的COC团?

“不好意思,请说普通人听得懂的英语。”

真是亲切熟悉的放置处理啊,如果自己不处在被放置的那方大概会更乐见其成一点吧。

“等等前辈,有点奇怪,这条河里似乎不应该有力气这么大的食肉鱼类——”

卫宫不忘火上浇油:“稍微走神的话,你们两个可能会被拖到拉莱耶城也说不定。”

……好像听见了某个不祥的桌游名词。所以说你们出门钓鱼遭遇了多少次不可名状事件才这么熟练啊。

“请勿过于费心。我防范于未然,已经准备了四人份的72小时核辐射环境求生物资,即使在拉莱耶也——”

没有让你自作主张到这份上吧!而且总在这种地方考虑特别周全是怎么回事!

阿周那咬牙切齿地吞掉了即将脱口而出的吐槽,使尽全身力气拉稳库丘林(和他看起来随时可能断裂的钓竿),爱尔兰人手上飞快收着线,在逐个单词往外蹦的威尔士国骂里时不时夹上一句指示:“往左拉!”“不不不现在往右!”“好极了那东西没力气了,小鬼你别乱动放着老子来——”

……如果不是破水而出吊在鱼钩上的“东西”长着一副洛夫克拉夫特作品反派的尊容的话,这场拔河胜利倒还是挺激动人心的。

库丘林钓到的“海魔一号”酷肖海星和海胆的基因融合失败产物,无定型的胶质伪足满布粘液和鳞片,还在疯狂扭动着。卫宫一把把它抓到砧板上开始剔鳞,评价如下:“很新鲜,把口器部分切干净就能做凉拌沙拉了,生吃时可以感受触手缠绕舌苔的爽快口感。用蒜头和番红花粉炖一锅马赛锅可能更适合阿周那你们接受……”

等等等等,正常人抓到明显不是来自地球的生物第一反应不都是上交皇家科学协会吗!

阿周那悄悄启动卫星电话,查询附近有没有疑似发生泄露事故的核电站。

第一个键还没按下去,骤然大作的铃声就差点吓得他把机器砸到正站在卫宫旁边认真见习如何料理不可名状生物的迦尔纳头上。

“几天没见,胆子肥了啊,竟敢关手机不接本王电话?”

阿周那在“那是迦尔纳干的好事不要把锅丢给我”和“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用户正在世界观重组中”之间抉择了一秒,考虑到吉尔伽美什一贯的蛮不讲理,决定还是速速脱身为上:“说来话长,这里有点意外状况。没有紧急事态的话我就先挂了。”

“后天是阿尔蒂拉生日。给你们兄弟宽限两天时限,采取最可能的手段给本王滚到巴黎来。到时恩奇都和奥兹曼迪亚斯也在,别指望能找借口脚底抹油。”

“我在上班。”

“本王不管。你不如煽动苏格兰场集体罢工好了。”

阿周那面无表情按下免提键,一扬手将卫星电话掷出五尺远,于是在场的四个人都听着吉尔伽美什的咆哮声沿着河流顺水而下,向远方悠悠漂去。

“迦尔纳的朋友。你们在BBC直播时见过他的。”

卫宫库丘林不约而同露出了理解的眼神。

 

TBC

评论
热度(37)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