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十九)

吉尔伽美什仍保有一个最靠近拉美西斯的位置,作为他是法老面前当红“宠臣”的证明,巫师的白袍与一众埃及人的铜甲或是华服都格格不入。甚至在使者读罢和约序言、清清嗓子郑重其事地进入正文时,他也能毫不在意,反而附向法老耳边窃窃私语,法老竟也显得习以为常,不视他的举动为冒犯与僭越。

而拉美西斯深知这不过是因为赫梯人已难以引起最古之王的兴趣,他对仪式兴味索然,自然要把过剩的精力用来给自己添些乱子。

“……如果有人从埃及逃到赫梯,那么伟大的赫梯国王赫图沙就应该把他羁押然后再带回给伟大的拉美西斯二世。当这个人被带回去后,不要处罚他的罪过也不要烧毁他的房子,更不要杀死他的妻儿和母亲,不要损伤他的眼睛、嘴巴和双脚。……”

“你不回去和大皇后团聚吗?”

“一百二十艘三层帆船已经从提尔出发,取道特洛伊,向吾爱妮菲塔丽带去香料、绿松石、铜和玻璃,以及一部分没付出赎金的赫梯俘虏,以供她差遣,发配到兰塞城烧砖,修缮我父塞提王的陵墓。”

他临去前的警告,拉美西斯多多少少听进去了一些。安纳托利亚的神秘在赫梯治下陷入衰竭,伊什塔尔才渡海去了亚该亚,并在塞浦路斯自称阿芙洛狄忒。

“……这些镌刻在银板上的文字,是为了赫梯的土地与埃及的土地而书写。凡是不遵守这话语的人,赫梯的众神和埃及的众神将要使他的房屋、土地与财产荒废……”

“既然你不打算立刻返回底比斯,本王希望你不是想留在这荒野之中,和摩西一起沉迷他的白日梦。”亚述风格的王座厅太逼仄了,又没有柱廊缓冲,连施展宫廷的手段都显得束手束脚。

“吾从不食言背诺,何况应允的是吾的兄弟,此地留给那普那人敬奉他们的神,也无需多耗费埃及物力。你已经坐不住了?”

“毋需挂怀,死人和阴谋家总是比较有耐心。”

“……赫梯数以千计的男神女神们,与埃及数以千计的男神女神们,将同我们一起见证这些话……掌管天堂的王后、掌管誓言的所有神灵、掌管正义的男神女神,以及掌管天空、风暴、土壤、大海的神灵。”

赫梯人经文书翻译,将和约全文诵读完毕,朝拉美西斯夸张地鞠了一躬,缠结胡子几乎碰到法老的象牙凉鞋。拉美西斯伸出佩戴王名权戒的食指,在他带来的那块银板上钤了一钤,用蜂蜜与芦苇之主的权威认可了和平。

他此刻正处于人生的巅峰,战车有如日出中天的阿蒙-拉一样灿烂,又岂知红海将会把他的荣华美誉一并吞灭?

 

摩西带着他在米甸娶的妻子西坡拉和丈人叶忒罗,来到提尔港口为拔锚的皇家方舟送行。

也许是示梦的预兆点燃了他眼中的光辉,也许是迦南地本身便激励了他的心志,摩西此刻看起来又更像是率领他流离同胞的希伯来人领袖,多于像专注凝望星辰与燔祭烟火的先知了。他又一次顺理成章把尼尼微的巫师视作了船头的多余装饰品,只顾越众而出,来到拉美西斯面前。

法老半开玩笑地问候:“吾还以为你连日忙于向神明献祭、安排那普那人劳作建设,已连太阳升落几次都不记得了。”

“以色列人至少记得守安息日。”

他不是塞提一世的头生子。若非父王独具奥西里斯的睿智慧眼,他10岁时便担任远征军队长、驾驶战车走在第二位,18岁时被立为摄政王,拉美西斯本应主动前往孟斐斯或赫里奥波里斯,在阿蒙神的座舆前度过一生。与他一母同胞的长兄,因卷入赫梯人的篡国疑云,在法老动身亲征穆瓦塔利斯王前被他亲手褫夺一切头衔和荣誉,流放到南部绿洲。押解路上爆发了一场砂尘暴,于是囚犯的尸体和灵魂都无人安置。

摩西的经历,宛如他祭献给诸神的另一种运命。

“那么你这次又为吾带来怎样的预言?就像吾从底比斯出征卡叠什前那样,那普那人的神又一次给了你吉兆吗?”

先知唇边同样含着一丝轻浅笑意,但转瞬即逝。“顺风将与你的征途长伴,奥兹曼迪亚斯,仇敌和异教徒将要倒在你的权柄下。”

他由上至下打量拉美西斯一眼,忽地皱起眉头。法老没有穿戴铠甲或冠冕,仅着轻简的夏装,胸前垂下数串黄金与宝石雕成的护身符。

摩西侧过身,把他护到船帆影子里,隔着透风的亚麻袍服,检视他腰窝处暧昧的淤青。吉尔伽美什与他初试云雨的痕迹尚未消退,苏美尔王之后又在那里重重咬了他一口。

先知语气平平:“兄弟,你遭遇了铁剑民淫祠邪术的诅咒吗?”

摩西在迦南地奔波数月,看起来终于更近乎一个族长而非启示者。他眼下颌上都积了一层淡淡阴影,两颊肌肉消减,以致抿起嘴唇时鼻翼两侧就会折出两道深痕来,愈增严厉。

“军医的药物不甚见效,巫师约拿应吾之命,为吾除去了战场刀剑留下的伤痛。”

希伯来人默不作声,他深色的眼珠缓缓移转,视线径直落向倚靠着船舷的那一领白袍。吉尔伽美什扬起一边眉毛,毫不退让地与他对视。

拉美西斯为他们之间似乎一触即发的微妙气氛而皱眉,不由得出声打断:“兄弟,你接下来便要在迦南地为你的神传扬教义了吗?”

“祂日间行在云中,夜间行在火中,荣耀传遍地极。以色列人是祂的子民,凡外人归属于祂的,也都是有福的。”

“吾赠与你正义,不是让你拿去褫夺他人的正义。”

“你在说那些先前紧闭城门反抗你的迦南王公吗?他们的人民强壮,城邑也坚固宽大,以色列人注定在旷野流浪多年。主交给我带领的百姓,常在夜间呼号,哭诉说他们以前坐在肉锅边,不花钱就能吃鱼,也有黄瓜、西瓜、韭菜、葱蒜,何故离开埃及,漂泊到这苦地重新织网打井……此行一去,既是为了巩固你在迦南的统治,也希望能重拾雅各一族的虔信。”

看来他清楚那普那拓荒者的真正定位。法老不忘挽留:“埃及永远有你们的一席之地。”

“自约瑟被喜克索人法老拜为宰相,已经有四百三十年了。你因为爱我而学会理解希伯来人的苦楚,即使这是一种自私的恩惠。

我想用万军之主的威光抹去迦南人眼中的阴翳,提醒他们重拾巴别塔下的本性,记起天下万民如你如我,本是肤色不同的亲人。”

 

 

TBC

 

 

亚该亚人是伊利亚特中希腊联军的自称。

评论
热度(57)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