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十八)

用了一下银板和约的原文。事实上埃及赫梯的战争断断续续拉锯了不短时间,直至战争进行到第16年两国才成功和谈。

后文阿布辛拜勒神庙的落成、摩西(80岁时)分海的情节为了行文紧凑起见也相应缩短了时间。

 

 

“没有人比我更靠近伊阿宋大人,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助他连夜逃出科尔基斯时,便再难以自称是埃厄忒斯的女儿,今时今日纯洁已失,除了伊阿宋大人身边,更已经无处可去。”

科尔基斯的公主仍勉强维持着仪态,她俯身行礼时依然哽咽,却一滴眼泪也不曾落在地上。“请恕我失礼,愿赫利俄斯的祝福伴随您的前路。”

 

目送美狄亚挺直背脊步出帐外,吉尔伽美什悠然开口,却是向着拉美西斯发问:“本王特别开恩赐予你一次机会,有什么想说的吗?”

“女人天性软弱、生来渴望服从男人,因此她顶多算是阿尔戈号的从犯。你何必苛责她,指使她承担她的知性不足以作下的罪行?”

“那几个希腊人杀了嫌脏,又不足以体现规训和惩罚的意义。你谈到摩西时顾左右而言他的可悲模样,和一个十四岁的女孩也没有差别。”

拉美西斯满不在乎,用手指蘸起杯中残酒慢慢写字:“刚好和逾墙而走的吉尔伽美什配成一对。”

他的手腕被一把擒住,苏美尔王倾身靠向他,红眼睛中闪动着昨夜的火光:“别以为本王看不懂你这花哨的‘神辞’。”

“至少比赫梯人密密麻麻的文字赏心悦目些,你得承认。”

“无聊,本王不是为了和你讨论语言文字的优劣坐在这里的。”

法老明知故问:“莫非你对希腊人野蛮的抢婚习俗有兴趣?”

“明知惹人觊觎,又无法自保之物,被男人及时彰显强权纳为己有,不是最恰当的出路吗?”

法老明知故问:“就像你昨晚一样。”

“你反抗起来更有风味。再说本王若是出尽全力应付本就属于自己的猎物,岂不有损品格?”

“非也。吾就不会渴求超出法老地位的名分。”

“你似乎别有所指。”

“诚然。非要吾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不可吗?”

“这得看你对‘超出本分’作何定义。”

拉美西斯笑而不答,信手拿起酒杯,泼尽了剩下的残酒。这只金杯是希腊人觐见时呈献的礼物之一,据称是曾受阿尔戈勇士恩惠的某位国王的赠礼,镌有希腊语铭文的表面光可鉴人,倒映出法老指尖的铜色肌肤。

迈锡尼的珠宝匠人擅于打造镶嵌青金石的酒器,以及装殓王公的极薄的面具。拉美西斯沥净祝酒杯,转而用浣手清水将它斟到半满。他的指腹滑过杯壁轻盈如蝉翼的涡纹,犹如当初抚摸亡灵黄金所成的肌肤。他做来就像个训练有素的司酒,吉尔伽美什不难从他的动作中品味出无声的韵律。

法老举杯,向他致意,慢慢将杯中英雄王的形影一口饮尽。

“所谓求之不得,就是吾渴饮这照过他面孔的水如渴饮美酒一般,反而愈增喉间焦渴。吾深知其中辗转,连爱慕他都成了一种奢想。”

红玉颜色的眼瞳愈加深泽,拉美西斯看在眼中,从容轻笑:“吾不过是与你随口闲谈罢了,不必放在心上。希腊匠人手艺奇巧,常在器具上镌刻祝福之语,待吾一观。”

他偏开头,目光流过那行铭文,眼底闪过一线微光,款款念诵起希腊语也是毫无滞碍:“——‘用此杯者,爱神将与他长伴’。”

“你学得未免太快了一点。”

“爱无非是塑造希望的艺术。如果你在呼唤我,我一定有求必应,引领你溺身其中。”

埃及人仿佛真的醉了,抿起曳长的眼角。他饮酒一贯比吉尔伽美什节制,因为醉意或爱欲在他体内总醒觉得比较迟。

既然拉美西斯盛情邀约,他绝无婉拒之理。何况他今天的恭顺谢罪太完美了一些……完美得几乎像他人设计的手笔。

学生悟性敏锐,有时未必是件好事。吉尔伽美什霍然起身,一手钳住拉美西斯下巴,抬着他的脸仰视向自己:“胡闹。”

“人最易沉溺于这些浅薄的羁绊。王却必须是君临万民、弃绝人伦的角色。”

这时常萦绕他梦中的谶言。

“是你,伊什塔尔。”

拉美西斯闻言疑惑地眨了眨眼。他连最细微的动作都显得有些昏沉,但反问的口齿仍然清晰利落:“吾即是吾。你莫非以为吾是被何人蛊惑了吗?”

明智的驭者,也不免被受惊的劣马带离正道。这张脸无辜得令吉尔伽美什咬牙。“……笑话。听好了,你心慈手软出言为她开脱的那女人,她之所以会有这般际遇,全是阿佛洛狄忒一手操弄所致。看在表情还算不错的份上,今日便算了,下次侍奉本王时再接再厉吧。”

他松开手,离去时头也不回。

法老垂下眼睛,伸指沾起杯中最后一点清水,划去了桌案上渐渐干涸的酒迹。他撤回托特神寄宿在他眼中的知识,抬手抚摸着颌下苏美尔王掐出的指印。

“‘Enûma Eliš’……吗。天之高兮,既未有名。厚地之庳兮,亦未赋之以名。”

一撇,一捺,一竖,用芦苇笔写在潮湿的陶版上再行风干,就成了原初的文字。而书吏怀着何种心情记录吉尔伽美什和女神的战争,他已不得而知。

 

“这是赫梯伟大且英勇的首领赫图沙,英勇的孟拉沙之子,英勇的塞雷尔之孙,在银板上订立的契约,献给埃及伟大的统治者拉美西斯二世,英勇的塞提一世之子,英勇的拉美西斯一世之孙,愿这份友好的关于友谊的契约将为两个民族开创永恒的和平。”

法老亲自从赫梯营地里掠来的带翼人面公牛神像蹲踞在他座下,长着尼尼微巫师的红玉眼睛。它的目光冷冷逼视着赫梯使者,就如当日注视着拉美西斯亲自剁下阵亡敌人的右手计数,在广场中央堆出一座血腥的小山。

 

 

TBC

评论
热度(57)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