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十七)

这场硬是演出了狗男男的感觉

 

 

事情就这样被决定,并且这样被执行。底比斯的宫廷里也从未审理过如此一桩令人瞩目的案件:一名自称为国王的异邦人在法老面前,被指控犯下了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饶恕的重罪。唯有事关大维齐尔的案件才值得法老亲自裁断,拉美西斯也乐得落个清闲旁观,比起伊阿宋的所作所为,他更乐于观赏吉尔伽美什如何扮演“法老的左右手与心腹”。

阿尔喀得斯分明不肯信任这个“巫师”,他仍朝着法老的方向,语气生硬地开口:“我们的船长绝非阿尔戈号上最能言善辩的人,请允许我自荐为埃宋之子辩护。”

他的冲动发言,正中苏美尔王下怀。吉尔伽美什好整以暇地回击,报了昨日一箭之仇:“是本王大意了,竟忘了这里竟站着第二个被告,破坏宾客之道的男人。退下罢,少朝本王狂吠,你不配替你的同罪者担保。夜神长着蛇发的女儿们自会惩治你的骄傲。”

阿尔喀得斯被他信口揭发隐匿的事迹,低吼一声便准备冲上前去教训他,法老森然道:“你在藐视吾?”

美狄亚悄悄放开那只拽着他狮皮的手。伊阿宋夹在那三人中间,面色发白,鼻翼已沁出几滴细汗,左右顾盼着,考虑应该仰仗阿尔喀得斯的力量抑或拉美西斯的轻信。

“……我、我是为了取回自己应得的王位!珀利阿斯要求我取来金羊毛,平息佛里克索斯的亡灵,他才肯返还忒萨利亚国王的宝座。我有一切正当的理由行动!将爱慕我的女人纳为妻子,带她返回家乡又有什么不对?”

阿尔喀得斯被法老的视线逼退一步,站在原地喘着粗气,几乎能听见他双拳紧握时骨节作响的声音。吉尔伽美什不再关心他,转而轻易从伊阿宋的供词里挑出了个纰漏:“当着本王的面还敢满口胡言,你们从科尔基斯逃跑时,她难道不是未嫁的处女?你们匆匆忙忙发下结婚誓言的时刻,不又是在她父亲为被杀的儿子复仇,大军阻截你们去路的夜里吗?”

“可笑,你既非阿尔戈号的亲历者,又不是科尔基斯人,谁能察觉你仗恃着国王的宠爱便肆意妄为指鹿为马,信口污蔑我和美狄亚的清白?”

“伊阿宋王子若不是逞一时口舌之快,就是在指责吾用人不明了。”

希腊人后退了一步,面对法老斜扫过来的砂金色目光当胸画起符咒,喃喃念诵着抵御邪眼的谶言。吉尔伽美什嗤笑:“复国者啊,你把那无辜的男孩杀死分尸抛入海中,阿尔戈号上又只有你的同谋者见证你的罪孽,就志得意满,甚至以为自己能欺骗神了。既然你相信你在科尔基斯岛的言行,皆是出自正义和美狄亚的自愿,用忒萨利亚的王冠和你长子的头颅作抵押,在法老面前起誓你说了实话如何?”

“请等等,伊阿宋大人——”

“……如你所愿。我就凭忒萨利亚的王冠和我长子的头颅,为我的清白与正义发誓,即使在众神之父的雷霆面前,这份证言也一样真实无欺!”

不需要看穿谎言的法术或神力,连气愤难平的阿尔喀得斯闻言都脸色一变,意识到他有意或是无意地从誓言中忽略了妻子。美狄亚伸出的手僵在半空,在一片沉默中颓然垂落下去。只有吉尔伽美什堂而皇之无视了充盈当场的微妙气氛:“不错,在断罪量刑之前,本王姑且就先称赞一下你的勇气吧。”

“巫师,你有没有其他质疑被告的辩护词?”

“这个杂种厚颜无耻,用他最珍视的财富发了誓,本王暂时无话可说。”

“那么庭审告一段落。吾宣布伊阿宋王子清白无罪,上前来。”拉美西斯朝希腊人勾了勾尾指,金眼睛里冷火闪烁,“然而,只要你的言词掺进了一句胆敢欺瞒法老的违心之论,吾将指着希腊地府的守誓河和吞噬罪人心脏的阿米特,请求它们跨越冥界来到阳间追逐你,你将承受千百倍于你的主人的痛苦。你的余生将在他乡的屋檐下度过,遭到至亲至爱之人的背叛。

你确认要接受吾的赦免吗,既然你相信,吾的诅咒与祝福具有同等的效力?”

他戴着戒指的手空悬在那只迈锡尼金杯上方,虚虚攥住伊阿宋的喉咙。

“我、我……”

希腊人的前额渗出滴滴清晰可见的冷汗,颧骨肌肉抽搐着。他的同伴眉头一皱,忍不住出言催促:“伊阿宋,你还在等什——”

“……你们一开始就算计好的吧!先想方设法逼我发下毒誓,等到无言以对的时候,又只能出尔反尔用些见不得光的巫术和诅咒,我早该想到!果然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都是——”

一只手猛地从后方绕上来,一把钳住他的下颌,暂时制住了那张狂暴倾吐着咒骂言辞的嘴。阿尔喀得斯用另一手箍紧伊阿宋的肩膀,当下也顾不得礼仪,草草向法老与他的“大维齐尔”一点头便要转身离场。伊阿宋却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力气,竟猛地一摆头挣脱了他,声嘶力竭的吼声恐怕在数里地外也清晰可闻。

“是在鄙弃我凭臂膀赚来的财富和妻子吧!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从娘胎里就被立为太子,心安理得地接过王位,所以才蔑视在地上劳作的臣民,拿他们取……唔……”

阿尔喀得斯索性捣了他一拳。吉尔伽美什瞥了拉美西斯一眼,又加了一枚砝码:“犯上作乱,罪加一等。”

“吾何曾构造过你的罪名?你来到埃及营地,乞灵于他人的怜悯。分明是你的灵魂在控诉你的手犯下的罪行,你的嘴又自动如实交代。退下吧,吾远比你气量宽宏。阿尔戈号船员可以尽情待到他们想走的时候。”

阿尔喀得斯朝法老默默颔首致谢,拖着伊阿宋扬长而去。美狄亚被撇在当场,泪光闪烁,满眼不可置信瞪着他们。

“时至今日,你依旧坚信俊美的男子就一定会善待你?”

 

 

TBC

 

 

闪闪损弓海那句是在暗喻他当初被赫拉蛊惑发疯杀死亲子、后来又击毙违约的特洛伊国王拉俄墨冬的事迹。

闪拉逼伊阿宋发的誓是希腊人中最恶毒的誓。后来也果然一一应验了【ry】

评论
热度(63)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