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十七)

“不,是尼托克丽丝先推荐给妮菲塔丽,妮菲塔丽又给余带上的。”

“那不还是她吗!”

没等奥兹曼迪亚斯回答,凯布利号的机身猛地摇晃了一下。迦尔纳在后座面不改色抬起头来,写作追加说明读作火上浇油:“可能是自动导航系统被打坏了。”

吉尔伽美什当场变了脸色:“你居然敢带着这种移动兵器四处闲晃!”

“尼托克丽斯明明演示过,只有摩西和余发生某些‘拳头之类的亲密接触’才会触发梅杰德射线把他弹开的,一定是梅杰德的自动识别系统看你面相不善,所以——”

“那是因为摩西来时你的手机挂件都在智能装死!”吉尔伽美什发出怪叫,“不行,本王就算坠机失事也要和阿尔蒂拉死在一起!”

“你平时不也经常和恩奇都玩意味不明的摔跤比赛!”

迦尔纳直接把他们按回座位,穿过走道开始调试驾驶舱仪表。那两位一个重心不稳,摔到扶手上抱成了一团。

“机体的状况不容乐观,接下来可能要紧急迫降白金汉宫维修,座位底下应该配有紧急跳伞包。为了避免在空中失去平衡倾翻,飞行途中请各位保持现在的姿势和位置,不要随意移动。”

““本王/余可没有听阿周那说过你还会开直升机的事!””

“请不必担心,我父亲在美国教过我。”

“这是哪里来的动画台词啊!”

“等等,”吉尔伽美什按着奥兹曼迪亚斯的脸,一边试图爬起来一边气喘吁吁问道,“只要这次能平安着陆和吾友重逢,本王就特许你组队时选择辅助职业。你莫非也能自如驾驭维摩那和太阳船吗?”

“略通一二。我是个尽力完成阿周那吩咐的管家,特权倒不敢奢望……”迦尔纳一眼瞥过凯布利油箱余量,一手拉下挂档一手将刘海捋到额后,从驾驶座边取出备用的机师头盔戴上,开始联系最近的空中控制台,“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能给我推荐耐用点的发胶吗?”

 

“诸卿觉得离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还有多久?”

“一天,不能更多。”

“加荷里斯卿,你听起来已经放弃治疗了。”

“彼此彼此,贝狄威尔卿。”

“崔斯坦卿,我们的核弹头储备还有多少?”

“令人悲伤的事实是,不管多少,比起7000个来自大西洋对面的都不算多。”

“如果卿能不一边发言一边用虚拟竖琴APP伴奏的话,这份悲伤可能听起来更有诚意一点。”

“没关系,高文卿,我们还能指望崔斯坦卿开眼并用天舞○轮拖住美国人12小时,至少给首相留出决定该不该按按钮的时间。”

潘德拉贡内阁遵从阿尔托莉亚首相“为爱迪生总统准备下一步惊喜”的托词,聚集到这艘游艇上面面相觑,神色沉重。

“阿格拉文卿竟然缺席?”

“据高文卿报告他正在国防部的防空洞地下室待机,为‘可能到来的极端情况’有备无患,必要时也会代表首相站出来负全责。”

这种时候就毫无长兄的自觉了呢。贝狄威尔和崔斯坦不约而同叹了口气,直接忽略喃喃念叨着又被玛修在ins上拉黑了的兰斯洛特,目光飘向一无所知忙碌着的首相私人秘书。

“如果是那位黑道帝国○田家族的女掌门人,为了拯救弟弟未必不能破局……”

“……但届时我们搞不好也已经为国捐躯了。”

“卿何出此言?”

“实不相瞒,在陪同Lady玛修外出时,曾经对迦勒底的手段目睹一二。”

崔斯坦闻言转过头来,沉默数秒,也许是试图隔着眼皮投去同情的目光。“……原来如此,真是辛苦卿了。那么卿想必有更好的办法?”

“呃,我想想……交叉手指祈祷算吗?”

“……我感到十分悲伤。”

 

“阿格拉文卿之外的卡美洛全员集合完毕。兰斯洛特卿,麻烦报告一下游艇的物资设备现状。”

财政大臣仍然笼罩在节日前夕黑色星期五的一片愁云惨雾中,接过私人秘书整理好的物资清单,在崔斯坦的伴奏下念道:“可供舰艇离岸行驶三个月单程最远可达巴西东海岸的燃油与补给物资。六艘救生艇与还击美国人水面部队的重火力武器。阿格拉文卿还尽职地准备了可供十二人份在巴西入境离岸的假签证。……等等,弗洛伦斯夫人、列奥纳多小姐与○田阁下就毫无顾虑地跟我们上船了吗?”

“○田小姐会着手善后的。我坚信弗洛伦斯将代表联合王国文官系统坚守到最后一刻。”

船上酝酿着一股英勇就义前的气氛,人人一派做好了(拖家带口细软跑)准备的视死如归之态。阿尔托莉亚环视大英帝国内阁全员,缓缓抬手准备向潜艇发送核弹命令码……

“——不不不不手下留人!请看Yout○be上的直播,首相!”

私人秘书以消防队救火的速度与内阁秘书执行消毒的力度把iPad拍在游艇圆桌正中央:“如您所见,有一架身份不明的金色涂装直升机正在急速接近白金汉宫!”

 

为了他个人的尊严和般度家的清誉着想,阿周那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和迦尔纳以及穿着豹纹西装的吉尔伽美什还有以星条旗紧身衣隆重出镜的美国人出现在同一场合的。

……话是此说,当爱迪生总统历经波折总算在白金汉宫花园里平安着陆,卫宫收看着举国欢腾(字面意义)的现场直播,若无其事打听他“好巧啊,这不是你哥哥吗”时,仍然感到了一股袭上脊梁的绝望感。

“是啊,真巧,”他瞪着车载显示屏一闪而过的管家的背头,“我都不知道他居然认识美国总统和这么多品味低下的有钱人。”

 

至于他被迫搬到奥兹曼迪亚斯名下的伦敦别墅暂住,逼问迦尔纳“这根本没有任何推理要素可言吧”,管家则代替两个损友一字不落转告道“世界上没有钱和C4解决不了的推理”,那都是后话了。

 


第二案 FIN.

评论(2)
热度(57)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