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十)

摩西:天性的肉体EX

 

 

为主人淋水冲洗身体的侍仆接收到无言的信号,纷纷躬身退下。由动物脂肪和蓬特香料调制的香脂经热度熏蒸,散发出令人愉悦的香气,随水雾一同轻抚着法老的褐色皮肤。他除净了点缀躯体的金饰与宝石,将胸膛全然裸露出来,只在腰间围了一条亚麻短裙,故意顿足,上下打量着吉尔伽美什被沙尘与血污损的金甲白袍。

“看你风尘仆仆,想必奔波劳累一天,与那魔兽经历了一场摇撼大地的恶战。下来放松一下如何?”

乌鲁克的庭园以往也放养着狮虎,遍植微微含毒的夹竹桃和曼陀罗。但未经王的许可,向王挥出利爪的猛兽,非当场击毙不可。

“你怎会有抛下案牍登山沐浴的闲情逸致?”

“因为有你关心埃及国政?”法老失笑,闲闲伸手,取过护身符戴回去,“吾午睡刚醒,颇觉身上有些不利索,今晚有一场安纳托利亚风格的外交宴会,正好净身提神。你名义上是吾的巫师,届时也必须仪礼齐备地与会。”

行宫浴池占地广阔,装饰得如城中的欢场一般,以巴克特利亚大理石铺地,池壁镶着波斯蓝的釉片,拼贴出游鱼、漩涡和水藻,供主人在高山上追想海洋,品味四方之主的荣耀。

“无趣的俗务。”

“你又无需与他们的祭司比试占梦、预言、将清水变成葡萄酒的本事,只管享受寻常宴饮有何不可?”

“你该知道那些庸脂俗粉与粗陋食物入不了本王的眼目。”

“那吾之神力又如何?太阳化身的吐息,当可与哈托尔为之沉醉的美酒媲美。”

吉尔伽美什为他的发言眯起眼睛,注视拉美西斯涉着齐膝的水走来。

 

拉美西斯湿淋淋爬出浴池、把他按到墙边吻他时既缺乏技巧,又不够用情,但他的大胆和资质足以弥补。吉尔伽美什死过不止一次,却没老到忘了邀请床伴共用一池汤浴象征着什么,无需楔形文字或象形符号的解读。

他想更进一步时拉美西斯推开了他,揩去他沾到自己腰腹上的血污。“够了,盛会在即,别让吾多换一遍衣服。面对勇冠上下王国的斗士,你居然没断几根肋骨?”

其实那血全是摩西流出来的。饶是最古之王也抹不下面子:“你早知道那杂种满身蛮力!”

法老正色:“摩西一向身强体健。因此吾更关心你。”

苏美尔王一时为之气结,干巴巴回答:“你倒不担心本王的怒火使他粉身碎骨。”

拉美西斯从架上提起一领出席盛典时的繁复斗篷,当着他的面从容整装,甚至游刃有余地冲他一笑:“虽然摩西时常发作谵妄之症,但他自称在达成天命前,绝不会擅自弃吾而去,这一点吾还是愿意相信他的。”

如果他知晓希伯来人的邪恶意图,便断然保持不了平静了。吉尔伽美什想到日后降临埃及的悲剧,气消了一些,重拾高高在上的藐视态度:“像那种用肌肉思考的狂信者,怎配出任祭司一职?”

拉美西斯读出他的言外之意:“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吾都不认为他具备将军的素养。

羔羊的心,如何能在沙漠中号令一群豺狼?”

 

御驾下山时黄昏已近,满目昏暝,树影鸟语朝他们笼罩过来,隐隐可闻监工鞭子的抽打声。

先知拒绝和异教徒同席、吃不洁的肉。法老知情识趣没有邀请他,这次他却主动来了。

寻常血肉凡胎承受了王之财宝的轰击,纵然出手时刻意留出余地,少说也免不了筋断骨折、肠穿肚烂。摩西手脚上却连一丝伤痕也遍寻不着,举手投足行若无事,神情更是坦然得如白纸一般。吉尔伽美什一眼便察知这是伊什塔尔所为,内心不禁暗骂一声。

拉美西斯一无所觉,饶有兴趣招手让摩西走近御前:“兄弟,你面带欢欣的光辉,莫非在梦中得了吉兆吗?”

“如你所知,奥兹曼迪亚斯,我的血脉可追溯到众族之父亚伯拉罕。义人亚伯拉罕生子以撒,以撒又把他的长子祝福交给次子雅各,他与大天使角力取胜,于是神降恩于他,令他改名以色列,他便是我们希伯来十二族的先祖。我躺卧在河边的椰枣林里,以色列托梦给我,向我指出当年亚伯拉罕献祭的摩利亚山所在,告诉我我的信仰必如他的角斗一样,尽数荡平迦南的偶像崇拜者,并要我也替那山改名锡安。”他眼角余光瞥见吉尔伽美什,礼节性问好,“午安,尼尼微的约拿。”

他的康健落在吉尔伽美什眼中,不啻于女神的嘲讽。他分明是赐予了这虫豸灵药、让他命不该绝不假,只过了半个下午,又谈何能恢复到下床跑跳的地步?

“凡是能令吾的兄弟欢喜的,也一样使吾的心为之满盈。这确实是个大吉之梦,该值得你的人民为祂举行献祭。你只为了这个梦,便抛下你的冥想与祈祷,来向吾诉说了吗?”

先知少见地绽出笑容:“诚然如此。这喜悦不仅属于我一人,更属于整个希伯来民族,我惟愿我的兄弟在第一时间同享。”

倘若说伊什塔尔对摩西施救,还只是向吉尔伽美什暗中讥刺的话,这梦兆便无异于明晃晃的挑衅了。

炬火炳照下,拉美西斯仿佛忽略了他的阴沉神色:“于是你受到天启前来通告吾,真的不打算和我们一起庆祝和谈成功吗?”

“敬谢不敏。这是我生命中无以伦比的一刻,所以我没有多想便来见你了。希望巫师约拿代我取悦你。”

先知毫不留恋转身离去,带着他那注定流血千里、吞灭万国的神明。

 

“这明明是希伯来人独立建国的宣言,论罪当斩!”

“他一心在迦南地推行一神教,还是打着以色列的国号为妙。”法老自语般叹息,“吾或许太顾念他了,爱亦令吾目眩神迷……宴会上会有遏制希伯来人的人选。”

 

 

TBC

 

创世纪原文中应作“雅各与那人搏斗整夜,直至黎明”,耶和华赐福他时又说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月世界也设定他摔角赢了神之化身大天使,那就这样吧【。】

摩西呼唤上帝时问上帝名字,上帝回答“我就是我”(YHWH),后世被基督徒误写成耶和华。


评论(8)
热度(62)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