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十五)

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阿周那用足以让保险公司找到理由拒绝赔付的力气砰一声摔上礼车车门作为回答,三步并作两步奔上几层楼梯,直接跟着地毯上深得异乎寻常的皮靴印一路追到了阁楼——房门果不其然锁死了。

“……他们这两天就躲在这地方?”

把他家当成什么了,小学生的秘密基地?

哥哥慢悠悠跟在后面,气定神闲:“对,海伦娜中午还发短信给我说爱迪生帮你的黑暗之魂3打出全成就了。”

阿周那对迦尔纳怒目而视:“你把我的电脑密码给他们了?”

“我想以前我给她的自动人偶写过一个解码脚本。”

结果罪魁祸首又是你吗!!!

他面对弟弟无言的低气压难得有些心虚,又补充说:“我记得那脚本是用C++写的,也可能是Javascript。”

“没考你C语言。送走总统之后马上打一张我们家度假期间的财产损失评估表,你亲自约谈保险公司。”

看来那间倒霉公司的赔付范围进一步扩大了,因为迦尔纳突有所感,顺手抽出鞋柜边的一根高尔夫球杆,快而准击昏了从客房窜出的那道黑影。

现在给我的管家和我的上司留出自我介绍时间,似乎太迟了。

 

罗摩一声不吭,脸朝下扑通倒在地毯上,要不是阿周那勇敢地探了探他的脉搏确认还有气,这活脱脱就是一出正当防卫击毙非法入侵现行犯的教材案例。

好极了,活像两个美国人给他找的事还不够多似的,现在又来了不省心的上司要收拾。……慢着,他和迦尔纳的对话该不会被听到了吧?

……等等,话又说回来,罗摩是怎么摸到这儿的?

他脑袋里一瞬间转过了十几个念头,从“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嘴快把自己卖了”到“迦尔纳开梅赛德斯招摇过市强制接送上下班暴露身份”,一下子竟不知道是该先对哥哥兴师问罪还是先打电话去质问那两个不靠谱损友。大概是他的脸色过于不善,迦尔纳大发慈悲主动开口:“罗摩督察兴许是想借用般度家的人脉找人。”

他忍耐了整个下午,终于不顾贵公子的形象发出怪叫:“等等,我的上司绕开了我一直和般度家保持着双线联系?”

哥哥回复他IMDB剧透者的同情眼神。阿周那再接再厉,没有放过自己另一个更可怕的预感:“这位就是母亲口中天杀的熟人了。凡是亚洲商界有名有姓的人物,总免不了和般度家穿一条裤子,那么罗摩家和奥兹他们——”

他的声音被搅碎在旋翼的轰鸣中。除了性能之外,造型涂装扰民程度一无可取的黄金直升机气势汹汹掠过客厅窗外,降落在半分钟前还是邻居家车库的废墟上。

 

……说谁来谁。如果这不是奥兹曼迪亚斯那架凯布利号,他能把迦尔纳写代码的电脑当巧克力吃下去。只不过是为了工作放他们一回鸽子,至于气势汹汹从巴塞罗那追到伦敦吗?不对,难道是在Steam好友里看见了爱迪生打的全成就,误以为他是故意找借口回国摸鱼玩游戏……

算了,放弃治疗吧。反正和那两个人是讲不通道理的。阿周那听着惊天动地逐渐接近的两人份脚步声麻木地想。

 

“所以说,你们兄弟先是有预谋有计划地窝藏了出逃的总统,又打昏了循迹追来的十车家长子,最后居然准备动用余的座驾,把美国人‘不露痕迹’送回去?”

“别把我牵扯进迦尔纳的壮举,谢谢。”

两位连跑团自选种族都恨不得标注成“有钱人”的不速之客坐进震碎玻璃的客厅,心有灵犀地翘着二郎腿、摊平手臂搭在沙发背上,屈尊听取了伦敦骚动的来龙去脉。被敲晕的罗摩也被迦尔纳抬了下楼,戴着阿周那的睡眠眼罩,坐姿端正窝在另一张懒人椅里。

“他的不就是你的?”奥兹曼迪亚斯数起来头头是道,“房子上的名字是你的,他名义上是你的管家,依余之见,你对自家情况一无所知,没有尽到管理本分,这就是你的责任。”

说得挺像那么回事,我简直都要信了。阿周那不予置评:“总之,现在总统听到你们空降的动静,恐怕更不肯出门了。迦尔纳,你惹出来的烂摊子,我命令你自己收拾。”

“的确,我出发去接你之前,和他们约定过证明身份的暗号。”

“什么?”

“SANCHECK。”

“……你再说一遍?”

 

奥兹曼迪亚斯自告奋勇留在楼下,替他们看守意识不清的罗摩,并负责第一时间圆谎,解释他为何被下属及其管家出手袭击了。

阿周那一边上楼一边把两枚十面骰捏得格格作响,被吉尔伽美什误以为在质询他的意见,信口插话说:“这房子实在寒碜,直接夷为平地好了。”

“没问你的话。人是迦尔纳绑架的,直升飞机是奥兹开过来的,我倒想打听打听,你特地来看我笑话还是奥兹干啥你也必须分毫不差地插一脚搅浑水?”

吉尔伽美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喜滋滋回答:“本王当然是让杂种们包围了这个小区,现在一只鸟也休想飞进来。”

……你们这《黑鹰坠落》的风格,封锁小区有用吗,明天一样得上社会版头条。他咬牙切齿敲了敲阁楼门,门后一阵叮铃哐啷,听起来像翻倒了几个用来堵门的箱子,接着响起美国总统故作低沉压着嗓子的声音:“SANCHECK。”

“1,00。”

“什么,居然不是0,00吗!这不可能!你不是迦尔纳!”

“听着,总统先生,我是这栋房子的户主,现在我不想管你和我的管家在我休假期间如何折腾房子以及利用他的霉运玩弄他,谨代表联合王国底层公务员的一员,向你下达最后通牒,赶快给我回到他妈的国宴上去,否则我就要动用暴力手段了。”

门那边陷入了一时的沉默,继续胡搅蛮缠:“我还没抓到那只乘龙。”

阿周那算了算再毁掉阁楼一扇门的损失,能在迦尔纳工资内扣回来,问心无愧地打了个响指。

“无知庸材,得见本王大驾还不跪拜来迎!”

 

TBC

 

凯布利是拉神在黎明的化身,也是护卫太阳船进入黑夜航程的神明之一

COC实体骰用一个D10和一个十倍D10来丢D100,0,00=100(大失败),1,00=1(大成功),没错又是幸运值,一数之差结果天差地别

评论(1)
热度(57)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