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十四)

滚到桌底下假装自己并不存在显然没有可行性,但两个大男人作鸵鸟状埋在桌布下只能更加可疑……

没等他脑袋里转出个主意,只听鞋跟声大步流星接近,迦勒底头目唰一下掀起桌布,紧跟着探进脑袋,橙色的眼睛在昏暗里幽幽发光,恐怖片效果看得阿周那平白出了一背冷汗。

“好久不见啊警察先生,这真是个新奇的姿势,敝店的桌子下面莫非藏着穷凶极恶的连续杀人犯吗?”

这整条唐人街难不成都是你们迦勒底的产业哦!

迦尔纳突然超常发挥,硬碰硬顶撞她:“日安,陌生小姐。我和我的主人正在贵司正常消费,不知您特地把头挤到桌底下有何指教?”

那道夕照色的视线缓缓落到他身上。阿周那的心脏快跳出嗓子眼,也不禁替他捏了把汗。

“没什么,希望两位客人在迦勒底连锁店用餐愉快,宾至如归。”头目皱着眉头,显然在逐步读取跟所罗门有关的难忘回忆,“你们俩是经办大卫失踪案的警员?”

他凭空生出一股勇气,抢在迦尔纳前头迅速开口:“不,只有我,他是我的管家。”

“这样啊。”少女自然而然地点头,“大卫一直想跟各位警官带句话,他家年过三十才步入叛逆期的儿子给苏格兰场添麻烦了。”

这究竟是GO WEST VIP酒桌上还是所罗门宠物露天烧烤派对上的发言呢,阿周那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前辈?”玛修·基列莱特举起红绒包面的菜单,“我得说这两位先生把你借用太久了。”

根据阿周那和迦勒底娘子军接触的短暂经验,这一位肯定也不是善相与的角色。不过那个把经济调查科全员撵出一条街的和服女士又是谁?玉藻前总不至于放下淑女架子肉搏……

“我去去就来。”头目投给他们意味深长的一眼,起身回到座位上。阿周那翻着钱包,正想叫服务员结账、十万火急回家把美国客人请回白金汉宫,一张嘴就毫无准备被迦尔纳塞了一筷子凉拌海草。

“……你干什么?我严正警告你,我就算回去和前辈喝茶都不想再陪你吃晚饭。”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卫宫传来的新短讯显示在锁屏界面上:“本部夏季紧急停电了,和库苦中作乐,用茶水间自带的小煤炉烤箱做姜饼。勿念。”

看来谋杀调查科三天两头闹故障的不幸气场终于覆盖到整个苏格兰场了。……不对,卫宫前辈你的家政之魂终于胜过了工作狂之心吗!

阿周那在生理和精神上被双重噎得不能动弹,只好艰难地咽下了那口海草。迦尔纳似乎把这当成了他放弃抵抗的标志,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芥兰。

“不用,我自己来。”

哥哥果然停下手,推心置腹直视着他:“我认为你应该多吃点。你的工作压力大,一忙起来就顾不上三餐,需要放松。”

“……我能把你的台词理解为迦尔纳风格的讽刺吗?”

明明他夏休前难得按时下班一次,被阿拉什他们拉去健身房,自查体重还重了不少。可能是办公室坐得太久,前辈自炊的伙食又质量过硬……

“健康饮食不仅是注意摄入营养的问题,定时定量也是要点之一。”迦尔纳拿出了分子美食家的科研精神头头是道,下一句更是把他直接击沉,“更可况,何不偶尔享受你梦寐以求的平民生活呢?”

……虽说迦尔纳的特技是用别人最不想听的话把人气到无言以对,但诚挚无欺、一言一行发自真心也是他的长处。看来这次确实是自己误会了,那么首先应当道歉,然后瞧在一片良苦用心的份上,接受一次他的建议也不是不可……

“海伦娜认为我这么说你会比较高兴。”

……就不能让我稍微感动三秒钟吗?

对面以工科生的强韧神经继续追加攻击,行云流水打出一个Brave Chain:“我的菜单参考了爱迪生的建议,总价严格压着联合国难民署的一日最低消费标准线,足够符合你对平民的定义了。”

阿周那差点掰断筷子。

光是想到这是正午时分三倍光照迦尔纳完全体的馊主意,他就需要一针强心剂紧急支援。要不是他们已做了快十年的冤家,从哥哥的内裤型号到口腔清新剂牌子他都知根知底,他早怀疑迦尔纳是般度家竞争企业派来合法暗杀他的了。

不然上至美国总统下至那两个从毛孔里喷出“我有的是钱快来奉承我”气息的家伙,迦尔纳都能一一应付自如,为何总是有意无意给他使绊子?

“怎么了,阿周那?你脸色有些发青,我说过了,吃饭要细嚼慢咽。”

我在被菜噎死之前不先被你噎死就不错了。

这顿晚饭在迦尔纳以眼杀人的注视和迦勒底头目及财务二人欢声笑语的伴奏中差点吃出胃穿孔,等到好不容易菜色上齐艰难熬到结账,他差点都想迁怒这家餐厅,给它在Yelp上打个一星差评了。

“这总行了吧。现在距离七点钟还有四十分钟,我以雇主的名义命令你不许再带我四处游荡,马上以道路交通安全法允许范围内的最快速度回家,把客人请到他们该去的地方去。”

 

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就从他们一起行动事倍功半的经验判断,阿周那已经不指望把美国人准时准点送回阿格拉文爵士眼皮下,现在充其量只是替迦尔纳收拾残局,以免连自己的真实家世都一起暴露出来。

时值议会夏休,大多数英国家庭纷纷出国度假,小区里一片死寂,活像座满是18世纪房子的博物馆。

“阿周那,你就不能把请了半天假、充分享受了平民生活的放松心情保持到底吗?”

……迦尔纳的形容,字面意义上居然无法反驳。所以我为什么要和最讨厌的哥哥度过这美好的午后呢?


TBC

评论(2)
热度(42)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