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十三)

那句充满哲理的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世间大部分的问题都可以用“与你何干”和“与我何干”解决。

“……我谈不谈恋爱不关你的事吧,迦尔纳?我的工作内容丰富,生活充实,没有任何多此一举的必要。”

“在你这个年纪,奥兹曼迪亚斯已经庆祝过不止一个结婚纪念日了。据说你的上司罗摩督察也在进行婚礼的准备,就连吉尔伽美什现在都有了交往的对象。你能尽快发展一段稳定的感情生活的话,母亲也能放心下来。”

你就非得把我和他们相提并论吗!

“你不也是单身至今?”

迦尔纳一针见血:“我攻读了IT专业。而且我在照顾你。”

好有道理,于是我只能怪吉尔伽美什突然鬼迷心窍追求阿提拉了?

阿努比斯悄悄溜下地,绕着熟人脚跟撒欢儿。女主人抱着NHK晨间剧观众的心态,一直把手揣在和服袖子里看他们热闹,眼见兄弟内战完全可能波及自家产业,小声打断他们:“那个,本社无意关注客人隐私,你们可以进母婴室尽情聊聊?”

“玉藻前小姐其实一样是未婚吧!”

“不好意思,打听女士婚姻状况比问她年龄失礼上百倍哦!”

 

又费了一番口舌,阿周那才弄明白玉藻前受“哥哥”鼎力支持,“闻着好丈夫的味道”来到英国开了占卜店,顺道也经营调查婚外出轨的无证侦探服务。

“调查费差旅费设备报销费可以开发票,接受信用卡分期付款,熟人光顾八五折,附赠一夫多妻去势拳或结婚诈欺处刑炮二选一的超值服务,先到先得哦☆”

好极了,听这口气又是迦勒底头目手下爪牙一名。现在的黑帮全靠女人撑着吗?

他按着突突直跳的青筋,瞪向满脸理所当然的迦尔纳:“……这事我先不跟你计较。你说知道那两个美国人可能的去处,如果就是为了诓我来测个什么姻缘——”

“我的确知道。”

“那就带路。现在,立刻,马上。以及,作为奥兹曼迪亚斯的友人以及某人的亲属,一路上有劳你了,玉藻前小姐,请允许我致以歉意。然而凭我浸淫4chan多年的经验,必须多言一句:年过25依旧沉迷cosplay的女士可能真的嫁不出去。”

他赶在被铜镜敲碎天灵盖前一把拎起迦尔纳,逃了出去。

 

要提名联合王国最不适合应聘心理咨询师的对象,除了玉藻前肯定数迦尔纳莫属。吉尔伽美什和奥兹曼迪亚斯分列世界第一第二,如果他们心血来潮拷问谁的话。阿周那用筷子搅着黏糊糊的左宗棠鸡,咬牙切齿保持笑容:“你想告诉我总统就在唐人街中餐馆当帮厨吗?”

“你先去翻翻签名簿。”

“首先,签名未必来自他本人。其次,即使是真的,也至多能证明他们到过这里而已。唐人街流量之大,等笔迹分析结束、排查出总统可能的去向,明天的太阳恐怕都升起来了。”

他缓了口气,正准备追加论据继续把迦尔纳批判一番,眼角余光只见旁边那张桌上的预订牌被服务生取走,一道熟悉得触目惊心的人影坐了下来。

阿周那当场把一口茶水噎了下去。

警员在工作时间内偶遇黑帮头目出巡应该如何应对,急,在线等。

迦勒底头目和另外一位粉色头发遮住右眼的女士相谈甚欢,一前一后坐进他们隔壁的卡座,后者想必就是财政大臣的千金无疑。

阿周那被呛得弯腰一阵咳嗽,趁着管家替他拍背顺气揪住他的细领带,把他脑袋拉到桌底下恶声恶气:“你清楚总统和幕僚长不止到过这里。还不快详细交代?”

迦尔纳毫无愧色:“你可以将其视为我的推理。爱迪生事先给我寄了一封邮件,这间餐馆名列观光客推荐榜。”

“我可以以知情不报的包庇罪逮捕你,把你送到MI6局长阿格拉文爵士那里去。”

再说这不叫推理只叫追在屁股后面到处跑吧!

“先吃饭。”异父哥哥固执地重复,阿周那只想现场和他来一回合真人快打:“吃完你又打算拉我去哪里?海德公园?听着,如果总统和幕僚长不能在今晚七点出现在国宴上——”

“爱迪生没把海德公园观光列入他的许愿单。”

每天至少要被他这见鬼的耿直气死三次。“你难道要说他们把刚才那家占卜店列进去了吗?”

“因为海伦娜想调查伦敦唐人街的特色神秘学。”

哦敢情是一次突如其来的童子军远足。阿周那闪过一个最绝望的念头,就算总统只把他的伦敦大冒险行程表告知了迦尔纳,美英两国特工两日来展开7/24的地毯式搜索,也足够把狮子头和娇小幕僚长的两人组合找出来了。既然他们失踪至今,真相只有一个……

“等等——等等,你该不会把我们家的地址写进邮件回复给美国人了??还邀请他们过来坐坐??”

迦尔纳不为所动:“朋友之间本该坦诚相待。”

他气急攻心就想给哥哥一头槌,反而咚地一声撞上了桌底,隔壁的女士闻声回过头来。

 

 

TBC


评论
热度(49)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