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九)

终于写了铁拳摩西【。】含自设从者【?】战斗力注意

 

 

 

枕席间的耳鬓厮磨,在法老的后妃中无非只有一人得享如此厚遇,苏美尔王恐怕更是从未知晓何谓“温情款款”。热潮一经褪去,拉美西斯懒洋洋咕哝了声“还不赖”,将自己草草擦拭干净,二话不说便倒头合眼。他的十指将亚麻床单抓得一团皱褶,汗液在铜色皮肤上渐渐干涸,吉尔伽美什先前把住他腰部留下的指印尚未消退,要不是睡得人事不知,不失为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最古之王却无意停留欣赏,反倒披上白袍,径直一掀帐帘离开了。

 

这次重生之旅,他固然和拉美西斯相处融洽,明白自己地位的臣属,比无礼的床伴更能抚慰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眼下要查明另一个紧迫事实。

埃及人几乎忘了卡叠什的血战。士官们两两三三聚在一起下双陆棋、掷骰赌博、下河游泳,丝毫不想想同一条河曾淹没了无数赫梯人,战车倾覆,和无数断肢浮尸一起堵塞河道。人类生活的可悲莫过于此。

他们知道他是法老的“宠臣”,纷纷停止嬉闹,让出一条道来,除了那个犹太人。

摩西静默不言,站定在他的去路上。他的脸孔既无喜也无悲,比起看着陌路之人,更接近于一种近乎非人的宁静空白。吉尔伽美什甚至不需仔细端详他的神情,便心有所觉,发自心底地冷笑了出来。

关于尼尼微巫师有种种异能巫术的流言在军中流传甚广,见二人渐现对峙之势,士兵们许是恐惧被卷入,纷纷退开,在他们周围留出一大片空地。

 

“飞蝗沙石,狂风雷电,有你在此,难怪本王连坐卧都颇觉不快。恐怕只有他会认为由此而成的你是良善无害的吧。”

“又是十三个世纪过去了。你不也是毫无长进吗?乌鲁克的逆臣啊。”

“在地上选取神眷的民族,又命列国列王朝拜赞美一神,严禁有片刻的变心,本王一听便知,肯定是你这毒妇。”

先知看上去只是个手臂瘦弱、温和无害的犹太建筑师。他手执一根驱赶蛇虺的普通木杖,扬手卷起黄沙裹住他们身形,指向河边那片椰枣林。埃及人走避不及,抓紧护身符,祈求他们驱使的邪神尽快分出胜负。

“你在白昼催法老王入睡,设法削弱了言灵的力量,依旧杀不了摩西。”

吉尔伽美什稳稳立在摇撼大地的沙暴中,屈指一弹,拉美西斯曾惊鸿一瞥的锁链凭空迸出,一瞬间便将摩西手脚捆缚。其中细细一道箍在先知颈间,缓缓游移着,仿佛一尾斟酌从何处开始绞紧的银蛇。

“看来你还不肯吸取本王曾给过你的教训?区区肉体凡胎的容器,不过具有几分洞见未来之能罢了,要碾碎也无非是本王的一念之间——”

“你做不到。”

“摩西”一动不动,坦然受缚。

“你杀不了摩西。他一旦在此死去,人类的历史便将断裂,无从延续,走向崩毁的末路,你所守望和裁断的人理将烧成一捧世界的灰烬,灵长类将向你挥出抑止的利刃。你眼中的星已然洞见了一切——只是你仍不肯对自己承认罢了。”

“本王何必宰了你凭依的杂种?”

王之财宝再次闪现,吉尔伽美什信手抽出一柄金刚杵、一只吴钩,缓步逼近他,用武器无刃的那一面轻蔑地拍拍先知脸庞。天之锁毫无怠慢对手的迹象,一寸寸盘紧摩西喉咙。

“把他开膛破肚,寸割零剐,趁他陷入濒死状态时逼出你的分灵又不难。别担心拉美西斯会大吵大闹,他的养兄弟从西奈山朝圣回来就开始疯疯癫癫满口胡言,是本王慈悲为怀治好了他的癔病。”吴钩倒转,朝摩西小腹滑去,“说吧,接下来想先挖肠还是打断他全身骨头?”

“……”

“摩西”没有出言回击,他嘴唇紧闭,头颅垂落,宛如陷入突如其来的沉睡。在吉尔伽美什心生戒备的一念之前,先知瘦弱的身形猛然暴起,天之锁受突如其来的巨力一挣,锒铛作响,竟在一瞬间纷纷松脱。

第一拳堪堪擦过黄金之王的脸颊。吉尔伽美什只来得及一偏头勉强躲过,第二拳已到了眼前,他心下震动,抬手阻挡,下意识使出几分神力,竟仍是被震得硬生生向后滑出数步之远,脚跟在地面留下两道长长深痕。那拳中并无精妙的武术路数,只是沉重更胜天之牛的撞击。

吉尔伽美什挥手召出一面饰有女妖头颅的筝盾,才将将接下摩西第三击。两人被巨力震开,各自踉跄退开数尺。

“你一味与神对抗,把那泥人做成爱用武器,为何忘了我也能替我的使徒注入远胜天之公牛的伟力?”

轮到英雄王保持着屏息凝神的沉默。库门倏忽开阖,望空泻下神兵之雨。

先知识破他拉开距离的意图,不避不让,以身承受着剑雨反逼向他,张口换了女声:“不知反省的蠢人。太阳王重塑了你的新身,你就想测试它有多坚实吗?”

“能彻底消灭本王的新武器,你恐怕没造出来吧!”

摩西在梦中蹙眉,用肉掌接下铁锥,拖着钉穿脚踝的流星锤,不容置疑缓缓行来。

“我是伊西斯与哈托尔,库柏勒与赫卡忒,帕尔瓦蒂与迦梨……自然也是玛丽亚与玛丽亚。哭吧,叫吧,逃吧,你尽可以隐匿避世,我迟早会在你散落各地的摹版上试验出出路!”

先知双膝一软,仆倒在地,英雄王骂了一声抱住他。原初的女神厉声大笑,笑声隐入散去的黄沙中。

 

他不忘一一消去目击者的记忆。近卫恭敬地秉告他:“法老去了浴池。”

驻跸地邻近亚述,行宫亦修筑成效颦的风格,坐落在高山上,窗外的寒雪终年不化。浴池却蒸汽升腾,拉美西斯隔着半池水光,目光幽幽地瞥向他。

“你和神代魔兽交手回来了?”

 

 

TBC

评论
热度(60)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