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七)

舰女人开夏活了,大家都懂【。】

 

 

 

亡灵自称口鼻中被吹进了太阳的炙热吐息,使他获得一如生前全盛时的强健躯体,而代价是他已不能再化为无形随意来去,并以此为由,坦荡荡占据了法老的营帐。要如何安置这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惹眼的不速之客,成了拉美西斯当下思考的问题。法老身边再添一名来自东方的魔术师替他占卜吉凶,看似不成问题,有那普那人在前,埃及人对一切色素浅淡又难以晒黑的异族人早已能无碍接受,但摩西会如何反应才是他唯一挂怀之处。

“你经由吾的嘴唇打开冥界之门,再度拥有了实体。该向吾通报你的名字了。”

“吉尔伽美什,人类尚未创造文字时,君临泥城乌鲁克的苏美尔王,正是被你的养兄弟敌视的人子哟。其他尊贵的称号,等你取下穆瓦塔利斯首级后再一一宣布。”他的客人颇赞赏玉座的设计,继续占着他的位置不放,换了好几个姿势,从玉座影子中唤出好几件形制奇诡的刀剑又倏忽收回,拉美西斯瞥见其中浮动着一段非铜非铁的细细锁链,“你身边的伪先知,确实得到了神启不假。本王无妨断言,他的行动有那个巴比伦淫妇伊什塔尔的授意。”

拉美西斯皱了皱眉头。与情同血亲手足的养兄弟相比,他自然更倾向于对吉尔伽美什心怀疑虑。

“吾已准许摩西和他的人民敬拜他们自己的神,只要那神明仍屈服在阿蒙-拉的威光之下,吾便不在意祂究竟来自何方。”他交叉手臂,将王杖靠在胸前,“如吾前夜所说,你尽可以在吾面前大发议论,但不准私下向摩西邀战,今后亦然。”

吉尔伽美什称呼神名的口吻隐含着一丝轻蔑。昨夜他分明自承乃是天神的血脉子嗣,今日却更愿意自称人子。拉美西斯无法不在意。

“算了,今天本王重拾生者的享乐,不和虫豸计较。”他们的目光对峙片刻,吉尔伽美什揽起腰上牛皮,故作姿态地宣告。

他们身材相近。法老惦念着军情,懒得与他纠缠,打开衣箱,拽出一套缀着圣甲虫钩带的白袍迎脸甩到玉座上:“吾说过了,去洗澡。”

吉尔伽美什显然不准备轻易放过他:“哼,就算是以暴君自命的王,也能心甘情愿被他推翻吗?”

“如果真有那兄弟阋墙、两族交战的一日,听候我们秉持的‘玛特’(正义)裁决便是了。”

他看吉尔伽美什那若有深意的笑容颇觉刺眼,出言还击便转身离开。

军中人尽皆知那普那人先知与法老亲睦,无人胆敢打扰摩西的静坐冥想。他的养兄弟远望犹如荒野中的磐石,沉静、坚韧、难以动摇。地上搁着一卷新制的河道图,正是他这一个早晨跋涉测量的成果。

拉美西斯一向颇有耐心,但摩西也未使他久等。先知张开眼睛,向他报以沉浸幻梦般恍惚的微笑。

“你的将军会嫉妒我的。”

“操练军纪,转运粮秣,赶制箭矢战车的进度自有他们监管,他们也享受权力带来的可怜乐趣。而你一味关注星辰河流,常在框架窠臼之外。”

“你变了,奥兹曼迪亚斯。小时候你总是取笑我看得太高,跑得太慢,爱得太纯粹,迟早遭人恩将仇报。”

 

吉尔伽美什如果是熔炉中闪耀的黄金,摩西便像流过占卜铅版的沉重水银:他的智慧不可捉摸,不可预测常世,悬停在意义与言语之上,时而又被某种力量狂暴地占据着。

“因为我们尚未明了何谓责任。”法老捋起下袍,陪他坐在生满苜蓿草的碎石滩上,“你居然支持吾挥师出征赫梯,本来就够奇怪了。”

“他们同时与耶和华以及阿蒙-拉为敌。他们的箭囊,是敞开的坟墓。他们都是勇士兼不虔信的野蛮人,吃尽我们与我们子女的牛羊,又用刀剑毁坏你倚靠的坚城。”

风同样轻柔地吹过法老与先知的面颊,虽然时值午间,河流仍能带来一丝清凉。

拉美西斯常年忙于政事,召见摩西往往只在宫中,即使偶尔离开王宫,也有众多朝臣随从前呼后拥,久未与养兄弟一同享受自然的清静。他心有所感,不禁脱口而出:“一切异族神祇在你眼中均是堕落的邪恶象征,但你却唯独不排斥众神之王。”

“我知道耶和华存在于以色列人饮食的水和馕饼中,自然也存在于埃及人堆垒的石头和砖块中。我们本应生为兄弟,不过是被那最古之王的恶行蛊惑,才被分隔了语言与肤色,但又被唯一真神引导回正道上。”

“那最古的人王即是乌鲁克的王吗?”

“噢,那跋扈的猎人,总与上帝作对,在大洪水后自封为王,妄图建起巴别塔将人类聚集到一起的宁录王啊。”

一条银鳞小鱼从他们脚下游过,扭曲了先知河中的面影:那张脸庞一度不再属于柔弱爱笑的那普那少年,而成了肃穆神性统治的殿堂。

他乃是义人挪亚的子孙,曾为世上英雄之首,建立起繁多的功业,兼且又召集众人,在洪水褪去后的荒芜地上重新树立起城市。然而他却心生傲慢,试图建造通天的巨塔,将自己的名字在地上传扬。

“正是因他之故,原本说着同一种语言、生着同一种肤色的亲人才被变乱分隔,从此互不相识。世间或许也有如你我一般被神引导,找回了自己的手足兄弟之人,但他的罪仍使世人蒙难。”

拉美西斯忍不住反驳,因为应对者已不能称呼为“摩西”,反倒是夺走他亲人的异族神:“那在人类中制造混乱分歧,使他们操着各种口音天各一方的又岂是宁录呢?”

“你在质疑耶和华的决断吗,法老王?我不曾和你的阿蒙祭司混在一起,替你预言吉凶,是因为你所作所为皆满足神的愿景,他硬化你的心,要借你的手击打铁剑民。”

他听不下去了。“够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奥兹曼迪亚斯!”摩西在他身后疲惫地呼唤他,似乎经历了一番灵魂出窍的激战。

“……我常有一种失去你的预感。我希望你记住,我的道与你同在,只要你别离开那道窄门……”

 

 

TBC

评论
热度(68)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