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五)

“我很高兴看到你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奥兹曼迪亚斯。”

法老对养兄弟的话语不过置之一笑,随手拿起一片亚麻布,从指尖上细细抹去以方铅矿和油脂制成的颜料,描画双眼的漆黑线条使他的视线在顾盼之间焕发出慑人神采。昨夜亡灵临去时留下了那幅牛皮地图,被他随手卷起,抛向单膝跪在一旁的士兵。

“铁剑民不谙绘制之道,笔迹都已模糊了,立刻去重新描一份出来。吾要亲自听取那两人的报告。”

他把绘图的兵士带到摩西看不到的角落里叮嘱几句,命他再叫上一名书记员履行密命,拍拍肩把他放走了,才和先知共用早餐。

他被父王立为副摄努比亚的摄政王后疲于奔命,连妮菲塔莉都难得见他一面。摩西的行踪一贯地神秘,拉美西斯三年后得知他去了米甸的一处牧羊场为人做工,在天火纷坠的荒野里冥想。身处征途,他们反而享受起难得的宁静。

“吾以为你达成一族夙愿,重访迦南地,至少会表现得轻松一点。”法老切开那只鸵鸟蛋,递给友人一半。来日迦南若创设行省,他正设想任命摩西为首任省长,聊慰希伯来人的思乡之苦,也好积累他拜相的资历,重振约瑟的煊赫地位。

“正如贝都因人所说,光兮影之所伏。”

即使劳师远征,法老的餐桌上仍然丰盛,摆列着精心烹调的沙漠野味与河流中捕来的鲜鱼,碗中盛满熟透的椰枣。拉美西斯明知故问:“你所指称的不祥征兆正熔成一炉金水,将被穷苦的牧人拿去贴补家用,而非作为战利品装饰在吾的王宫。它值得你如此耿耿于怀吗?”

他不知道摩西从那普那人的神祇处得到了何种预兆,却亲眼看见养兄弟日益增添的沉默与忧思。即便如此,他也不欲轻信亡灵似有暗示的离间之语。

摩西正在守斋戒,只吃了点芹菜。“古神绝不肯善罢甘休。他能考验你一次,为何不能考验你第二次?奥兹曼迪亚斯,我有个不情之请,倘若埃及降服了不知神恩的铁剑民,我计划率领族人回到亚伯拉罕的故地,筑起圣殿,永久地镇伏巴力和贝都因人的阿胡拉马兹达。”

法老为他言下的峻厉之意皱起眉头:“你会回这里来的。但一神压倒多神的事迹,在埃及境内闻所未闻。”

“我会的,但未必是以你设想的形式。”

他觉得摩西可能饿坏了,或者喝了被污染的河水,才开始在白天胡乱赌咒。先知尽手足之礼,轻轻吻过他左右两颊,如梦似幻地离去了。

 

军团长亲自将两个贝都因人领进法老的帐中,跪伏在地面行礼,不敢以目光亵渎阿蒙之子的光辉。拉美西斯的手指自尚且散发着墨水气味的新羊皮上滑过,他恍惚听见亡灵在帐幕的黑暗里窃窃嗤笑。

“四十二位冥神正侧耳聆听。玛特在双公正之厅中见证,托特的天平要称量你们的心。现在,你们要发誓你们诚实无欺,就像在死后的殿堂中面见奥西里斯时那样,将你们的灵魂剖白在吾的面前。”

法老亲自指挥的阿蒙军团军旗下吊着一具尸体,在凄冷晨风中渐渐干瘪。那团人形的影子摇摆着,掠过两个羊倌的脸庞。

法老手执王杖,安坐地神盖布的玉座,脚踏言语之神卜塔与正义女神玛特的台阶,宣示他的旨意将通达天地,主持阴阳两界的公义。至塞提王一朝,埃及方把这片矿藏丰富而人文贫瘠的土地纳入统治,他与牧人语言不通,需要书记官从旁翻译。但那瘐死的制图员,拉美西斯冰冷的砂金色眼睛,毫无疑问透出了直跨红海的威慑力。

“吾问你们,瞧见外头那吊死鬼没有?他失手毁了上一幅地图,下场如吾的四个军团所见。现在根据你们前几天的证言,重画一遍赫梯军队行经的线路。”

行动的威慑更胜过言语。书记官疾言厉色话音未落,两名牧人战栗不已地瑟缩起来,额上沁出的冷汗清晰可见,几度握不住灯心草笔,使黑墨溅洒在地上,半晌才画出了寥寥几道颤抖线条。军团长接过地图双手平托,向法老高高举起。

他若有所思比照着地图上的曲折河道与以阴影表现的峭壁,以及代表铁剑民踪迹、远在数百里外的墨迹,冷笑一声,用力扯下羊皮将它揉成一团。

“够了,谎言和不忠到此为止。真正目击过赫梯人行踪、又问心无愧的沙漠之民,不会用河流山脉错位的地图作证。”

书记官抱着石灰板不敢翻译下去,竟无一言以复。贝都因人读懂了他的怒气,战战兢兢原地跪伏着,用背脊回复着他。

法老迈下台阶,余怒未消,一脚踹得他们几乎滚出帐外:“你们直至祖父那一辈还在抢劫落单的商队。穆瓦塔利斯王给了你们几袋金子?休想求饶或投敌,你们既然能背叛赫梯人一次,自然就能背叛吾第二次。”

军团长无声趋入帐中,把间谍们拖走了,和那具剃光了头发、穿着制图员束腰外衣的赫梯人尸体捆在一起。他们所属的部族将被拉美西斯拘来,届时布置在防线外围,尽可能地消耗赫梯兵力。

书记官在法老的怒火中颤抖不已,被挥手驱赶时几乎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退了出去,留下拉美西斯一人。他倚着王杖独坐了不过半晌,地面的阴影便款款流动起来,在他漠然的注视下凝聚成形。

亡灵腰缠那“失而复得”的牛皮地图,眼带讥笑,坐得比他还高出一头。

“终于肯诚心诚意臣服在本王的智慧下了?”

“去换件衣服。吾即使重绘了地图,也不想瞧见你把哈图沙城挂在腰边四处张扬。”

无名的王大摇大摆坐在玉座扶手上:“沐浴更衣之仪经本王允准,可以延后些许。所以你准备如何奉行本王的意旨呢?”

“卡叠什城将会矗立起一座敬拜苏美尔众神的神殿,你会由此重塑肉身,彻底驱逐那些野蛮的山民。”法老的允诺不无政治考量,他不能容忍耶和华在安纳托利亚一家独大。

“少自作主张了,本王的权能与天上的暴君无关。凡人的欢愉与痛苦更能滋养本王。”

 

TBC

评论(2)
热度(66)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