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三)

神代闪和出征赫梯的凡人法老拉二的故事,前两节全是铺垫所以跳过也没关系

 

 

法老从来无需掩饰他的喜怒哀乐。他不悦时,层云也会为之低垂,掩饰太阳的光辉真容。但这世上有两人能在阿蒙-拉的怒火中安然无恙,而其中之一正站在他眼前。

拉美西斯对摩西如临大敌的神态付之一笑:“它又能有何致命的危害?在尼罗河两岸散落的无数神殿中,祭司难道不曾身披豹皮,为神像更换黄金的新衣?”

“是啊,它们每日由凡人唤醒,被他们装饰,接受他们的喂食,允许他们献上供物和敬意,经由他们的气息注入灵性。但邪神巴力的祭坛绝不同于那些伪物。它自有生命,埋在土中也能呼吸,睁眼观测周遭的王国——甚至在蛊惑你。”

他隐隐觉察到先知的不满之处:“若祂的神力纯属捏造,吾自会用太阳辉光摧毁祂,哪怕是为了吾最亲爱的兄弟。若祂的威能确凿无疑,必须向阿蒙-拉行臣属之礼,那么祂的神庙也不会获得比耶和华更崇高的地位。”

摩西收紧了下颌的线条:“我又岂止是为了我的人民和我的主呢?奥兹曼迪亚斯,远古的邪恶所行的事,用语言难以描述其一二。我担忧的是它会蒙蔽你的眼目,动摇你的心志。”

“那么托特将拂去吾头脑中的迷雾,助吾看透祂的真实。现在你该去休息了,兄弟。漫长的征途使你劳累。”

先知似乎还有未尽之言,最终却只是垂下手,一语不发,缓步退出了他的御帐。

法老看得出他心中并未平复,但摩西一向能在冥想与祷告中寻得他的宁静。他无需过多挂怀。

帐中终于又只剩下法老,一卷从赫梯哨兵俘得的牛皮地图,和那头金母牛,镶着软玉牛角,一双石榴石眼睛。拉美西斯回身斟了两杯葡萄酒,他听说比起燔祭的香气,安纳托利亚的神明更易被醇酒吸引。

他倚住蓝金相间的王杖,坐在折凳上屏息以待,瞧着黄金表面渐渐浮出另一双红玉色的眼睛,有如新铸纯金的头发,惯于蔑视讥笑、发号施令的薄薄嘴唇。


亡灵切切低语,从冥河彼岸回望着他:“本王乃是恩西与卢伽尔,天之大父安努的直系苗裔。为什么当着那个假圣人的面庇护本王?”

“他无力与你直接为敌,吾不愿妄启战端。你确实有王者的风度,倘若不准备支持铁剑民,便陪吾共饮一场,从这死物中自行离去吧。”

黑色麝香葡萄丰美多汁的酒香洋溢满帐,也不过在黄金的嘴唇上刻下了轻蔑的一丝讥笑:“诸神玉杯中的琼浆才有得到本王亲尝的价值。不过,倘若宴饮的对象值得一刻相谈,亦不是绝不可屈尊品味凡间的酿造——在这无趣人世中闪耀着黄金光辉之人啊,依设宴的礼节,报上你的姓名来。”

未等拉美西斯开口,亡灵目光一转,却又改了心意:“——不,还是不必了。无论你姓甚名谁,身具何方神明的血脉,都与你的器量无涉,之于本王更没有丝毫意义,姑且便留到酒宴的最后再行回答吧。”

“你要是保持牛饮的原样,俯就美酒,未免有失为客之道。”

牛背上的人面扭曲了一下,张开嘴狂笑起来。黄金随之融化、蠕动着,流到地上重铸成一个赤裸人形,比他还高上些许。牛油铜灯幽幽地轮了一轮,他的皮肤开始浸润开活人的光彩。

法老心中颇为惊异,随手扯下那幅地图掷给亡灵,看他裹着牛皮,优哉游哉坐到他对面。

“哼,本王也应该勉励供奉我的异邦人。说吧,后世的君主啊,你欲知晓哪一条阴间的智慧?”

“希腊人才热衷于骚扰死者。冥界的每一寸土地都为奥西里斯所有,你不可能在那里统治。”

倘若这名亡灵也曾被玛特的羽毛称量他的心脏,那么此刻他看起来无疑正是芦苇之原的住民,不过偶然在散步中越过了冥界与现世的边界。此情此景,诚然是那句祝词的体现:“你并未死去,只是活着离开。”

无名的亡灵神情坦然自若,伸手接过法老递来的金杯美酒,那浮现出挑剔态度的面孔鲜活如生,瞳孔在火光下犹如来自东南沙漠深处的深红色石榴石,倒映出一张血统迥异的脸。

“笑话,涅伽尔的国度对本王早已毫无意义,本王乃是曾在地上缔造璀璨文明之人!——不过,毕竟人类的成长有其界限,姑且先宽恕你那份孤陋寡闻吧。”

“没有土地没有人民、无法行使王权的王是不存在的。身为过客,除了一些已成尘土的记载与尚未过时的告诫,你准备叫吾领教什么呢?”

亡灵厉声道:“一时一国之君也敢口出狂言,如果你不是四百年来头一个唤醒本王的凡人,本王早送你去拜受埃努之威了。既然你竟然不晓本王的真名,又随随便便使唤本王,是想付出哪些代价,又准备收获何等的报答?”

那蛇样的双瞳与洁白的牙齿映着如豆灯光,朝拉美西斯径直凑近过来。他蔽体的牛皮上,一座座过去与未来的名城熠熠生辉:苏萨,巴比伦,波斯波利斯,拜占庭,以弗所,贝鲁特,底比斯,米利都,迈锡尼,斯巴达,雅典,迦太基,亚历山大,孟斐斯……乌尔-乌鲁克。

法老坦然回视他:“倘若你在祀在戎,事事能胜任吾之所不能,将上下王国的王冠交付给你,吾退居为武勇的将军守护左右又何妨?”

 

TBC

 

金母牛的梗来自出埃及记中以色列人在沙漠中向巴力献祭、遭受神罚的情节

评论(2)
热度(67)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