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十二)

内阁以其一贯的工作作风——也就是说,大臣们在下面互相推锅,首相在上面两眼无神大脑放空,真正总结陈词组织工作顺便安排新一轮消毒杀菌的是内阁秘书——毫无建树地迈进了倒数十二个小时的期限,而苏格兰场也不遑多让。

好吧,唯一不同的是,由亚裔移民和爱尔兰人撑起半边天的基层警员们至少还表现出了勤勤恳恳的工作态度。只是缺乏进一步推理所需的线索而已,阿周那如是断言。

“抱歉,我是苏格兰场谋杀调查科的痕迹鉴定专家。”

他向封锁现场的便衣特工出示证件,进入爱迪生失踪的俱乐部,心烦意乱,试图从被中情局军情六处自己的同事筛过几百遍的地毯上搜检一根狮子毛。既然上至首相下至库丘林都在一边打官腔一边装成日夜操劳艰苦攻关的样子,他没理由不努力吧,嗯。

……迦尔纳终于吸取了教训。至少瞧见那辆晃眼到不行的加长私车出现在俱乐部楼下时,他不用担心露馅问题了。阿周那从消防通道溜下楼,拉开车门坐进副驾位。

“你说自己有新的线索。究竟有什么事?”

“我回家后认真想了想,坚持主张我身为外国人也有向苏格兰场报案的权利。”

“…………”

……不能揍他的脸,不能揍他的脸。在这里打起来只会出车祸,得不偿失。据特工说中情局在贝克街吃了个闭门羹,那位咨询侦探刚接了一起案子跑去出差,内阁能指望的对象又少了一个,作为一名领薪水的警员,自己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在摸鱼上浪费时间。

阿周那面无表情目视前方内心默念三遍,磨着后槽牙回答:“报案找苏格兰场的办事处窗口,我无权跳过程序直接立案。话说回来究竟有什么事你非得在这种时候劳师动众,家里进了吃你高尔夫球杆一抽还没脑震荡的窃贼吗?没大事我就回去工作了不需要你送。”

“家里没进贼。总统和幕僚长其实是我的大学校友。”

哦,怪不得会沦落到和潘德拉贡内阁沆瀣一气的地步。前头那间蒂凡尼专卖店的招牌如果掉下来砸死十个人,大概有九个都是伯克利毕业生吧。阿周那发动强制精神安定,抢过方向盘驾着凯迪拉克及时拐弯:“……说话时记得看路。是校友又怎么了,你又不一定认——”

“我可能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你不早说!?”

这回阿周那绷不住了,凯迪拉克一个猛刹车,在刺耳的轮胎声与鸣笛声中停了下来。

管家诚挚地反击:“你昨晚不让我报案。”

“……”

提供线索这种事情不能叫报案吧!不对你昨晚根本没把话说清楚啊!早早老实交代哪还有这么一番折腾!

……等等,不让他说话的好像的确是自己。阿周那悻悻放开方向盘,干咳一声:“……那就现在带我去找他们。”

迦尔纳二话不说,一路把车开到苏豪区,拉着他钻进唐人街,七拐八弯在一间挂着蓝布门幔的小店前停了下来。

 

好极。迦勒底头目给谋杀科全员留下的心理阴影历历在目,单看这家店面连招牌都没有的模样,诚然是个避人耳目的安全屋,任谁也不会想到在这里隐藏着胆敢绑架政要的凶犯……

日式印染门幔后飘出阵阵熏香味。阿周那侧身保持警戒,一手按着腰间枪套,让迦尔纳退后,另一手拉响了店招下的贝壳风铃。

反正跟哥哥有关的牛鬼蛇神统统来者不善就对了,这是他多灾多难同居生活得来的唯一收获。……并不是要专门保护迦尔纳,但如果他不小心死在爱迪生失踪路线上,会把般度家牵涉进国际麻烦。

“欢迎光临玉藻前占卜店❤是不认识的男孩子呢!”

……啥、啥?

接下来的三连击直接打懵了阿周那:先是一头蓝眼睛的红狐狸从里间撒着欢儿一路狂奔出来,直接把他撞了个趔趄;接着占卜店的女主人啪嗒啪嗒踩着木屐紧跟在后,把那条其实是博美哈士奇混血的狗训了一通;最后是迦尔纳一如既往的补刀:“奥兹曼迪亚斯介绍我们过来的,说是他妹妹的店。”

埃及船王是有哪门子的日本妹妹啊!

玉藻前的小店摆得满满当当的,从常规的水晶球塔罗牌到日本香炉茶碗圆镜再到来源可疑的印度爱神铜像一应俱全,房檐上挂着一张女主人和奥兹曼迪亚斯以及迦尔纳的合照,散发出隐隐金光应该不是阿周那的错觉。

她抱着奥兹曼迪亚斯赐名的混血狗“阿努比斯”,请两位客人坐到友禅染桌布对面,头上的可动式狐耳摇来摇去:“原来是熟人介绍的生面孔,可以预先给你打个折哦。来求姻缘对不对?”

说好的总统失踪线索呢??

“不,其实……”

玉藻前压根没在听他说话,先往桌上竖起一面环绕着古怪装饰的镜子,又一手点数出三枝芦苇,另一手径直塞给他一枚发着莹莹白光的圆珠:“来,用左手托着这个,对,平举起来,就这样不要动!要平心静气,诚心求问时才会灵验哦~这可是巫女狐秘不外传的Miko☆占卜姻缘法,看在面子上仅此特别呈现一次☆”

……不,首先我不是来求姻缘的,其次迦尔纳这家伙难不成六神无主到要求助于怪力乱神寻找线索了的地步吗!上次能找出大卫失踪的真相果然是误打误撞碰运气吧!

他被两面夹击,同时承受着哥哥以眼杀人的目光和玉藻前真诚的服务性视线,最后好说歹说,又自掏腰包付了占卜店的咨询费,才得于摆脱被继续打听私生活,以及后续的转运御守一条龙服务。

稻荷大社总本宫伦敦分社的签纸制作精美,卜词结尾印着一枚朱砂印泥的狐爪印。他只来得及看清第一行的“おみくじ,大吉,第一番”,迦尔纳便开始总结今天这场无妄之灾:“我们出门前,母亲特意嘱咐过我,提到你一休假就整天闭门不出打游戏,同龄人里就剩下你还没恋爱过了。”

 

 

TBC

 

用了下拉二的联动语音梗

再见,喜逢第六章+拉二终于实装FGO,作者们先去写点闪拉卖安利了
评论(1)
热度(49)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