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ate/Grand Order][迦尔纳+阿周那中心]Yes, Housekeeper(六)

惨不忍睹。无法直视。简直是残忍的校园欺凌。

当首相的私人秘书一边看表一边挪进门来、被头目一把箍住肩膀按到椅子上时,阿周那已经没兴趣再在这个办公室里待下去了。就连罗摩和库丘林都能看出其中一方即将打出SS完全胜利。

私人秘书大叹一口气,接下来重振精神展示了翩翩风度,连如丧考妣的所罗门都不忘安抚一番礼送出门,最后总算把迦勒底请走,其手段之圆滑,足够令库丘林以及经济犯罪科全员自叹弗如,无愧联合王国文官的典范。

仔细一想,或许他从童年起就饱受姐姐的训(压)练(榨)也说不定。

 

“我说,所罗门当时的表情,简直像是去挪威飞钓、结果把旧日支配者拉上岸了。”

阿周那坐在凯迪拉克后座上,一边吹风一边说克苏鲁风味的冷笑话。

“恕我失礼,容我直言——”

“……”

“飞钓使用的钓线,通常长30米上下。克苏鲁沉睡的拉莱耶城在南太平洋海底,加塔诺托亚被封印的穆大陆沉没在大西洋,至于达贡和海德拉,作为深潜者崇拜的对象自然也位于深海。因此用飞钓的方式钓起旧日支配者是不可——”

“停!”

接着他就被紧急刹车的惯性作用往前抛去,尽管这辆加长版凯迪拉克后座宽敞,他仍然差点把脸砸在液晶电视上。

“怎么了?”

阿周那慢吞吞坐回真皮沙发上,咬着牙在一片鸣笛声中挤出下半句:“……没有让你给我科普这个。继续开。”

迦尔纳在亮绿灯时候了半晌,看内视镜确定他没撞到头,坦然还嘴;“恕我失……”

“够了,以临时雇主的名义,我命令你永久抛弃这个愚蠢的口癖。”

一点都不想知道他那些稀奇古怪且对现实生活全无助益的常识哪里来的,八成又是那个荷兰NEET程序员齐格飞玩桌游时教的吧。阿周那对异父兄长的业余爱好毫无兴趣,也根本不想和他发生更近的关系。

但是迦尔纳的推理被证明正确,输掉打赌,只好乖乖答应他的要求,开出车库的另一辆豪车招摇过市,寻找失踪的大卫。

可恶,如果赢了就能强行把迦尔纳架到成衣店多买几套新衣服……明明有按月付他管家水平的工资,但每当他下夜班回家不声不响开门,总能瞧见迦尔纳穿着三件套西装坐在灯火通明的客厅里,正襟危坐写代码。

而且头发还没梳。蓬松的一大丛白,视觉效果把头部放大足足一倍。不管他早晨抹平大背头用的是什么品牌的发胶,那家公司都应该给这位消耗速度堪比批发的忠实客户发奖。

“……等等,你已经知道大卫的确切方位了?”

“目前为止,并不。我只能推理出他的大概去向,具体情报仍然需要你用警察身份向最后目击地点的员工询问。”

白天才近距离见证了一场咆哮公堂,晚上就大胆深入敌营真的好吗?说起来卫宫还颇为回忆了一番库丘林在调动到谋杀调查科之前“经济犯罪科倾巢出动,被某位和服女士用日本刀一招摆平,全体躺在地上阻碍唐人街交通”的光荣(黑)历史。

阿周那一脸生无可恋地走近GO WEST前台,努力忽视着背后如影随形保持一步距离的迦尔纳,亮出了自己的警徽。

 

玛塔·哈丽小姐如是说:

“您是苏格兰场的人?这周来了张新脸孔。真的不是因为芬恩先生或者弗格斯先生又在外头捅出乱子才指派你代班吧?……啊啦,讨厌,我对中东系帅哥也是来者不拒的,有兴趣留个电话吗?下班后我们不妨深入聊——好、好啦!为什么俱乐部会有谋杀调查科的人上门查岗啊!

大卫先生快失踪三天了?说起来的确有点想念他,那种色迷迷往人家胸部乱瞟的眼神很有个人特色噢,虽然星期四那天他的注意力全被新到任的大堂经理三藏小姐吸引走了……

哎,不坐坐再走?对了,你背后那个白发男人有点微妙,需要以性骚扰嫌疑帮你报警吗?”

 

直到一路开到三藏家楼下,阿周那的脸部表情都是僵硬的。迦尔纳毫不在意行人侧目,直接把加长版礼车停在路边,瞥一眼后视镜,平铺直叙开口:“那位小姐不太可能认识奥兹曼迪亚斯,应该不是有意把你和他比较。”

好极了,火上浇油的拿手好戏又来了。并不想被和那个作为埃及船王却看起来活像金矿生意发家的家伙比较。身上的西服皮鞋和手表明明全是用薪水自食其力买的,他自觉全身上下没有哪里不像个平凡警员,一定又是因为迦尔纳害他露馅——

“你生怕没人绑架我吗?能不能别提他的名字破坏工作气氛?”他不自觉握着手肘寻思片刻,恶狠狠把另一个败家子损友加入迦尔纳的禁语名单,“对了,也不准提吉尔伽美什。”

 

两人绕到那栋独栋公寓后侧的消防梯处,蹑手蹑脚爬到二楼,静静窥视客厅内的情形。房内一片昏暗,三藏尚未归家。

“直接出示警徽,要求她配合你调查不是更有效率吗?”

他一口否决了管家的提议:“不行,如果被督察发现我私自出勤且骚扰民宅,回去要挨处分。

等等,你怎么自己跟了上来啊啊啊!!!!”

“作为你的管家,我有义务时刻保证你的安全;而依照母亲的委托……”

阿周那深觉自己的打断技能已经在一天之内刷出大师级熟练度:“行了别提母亲,你要待着可以,闭上嘴,不许乱动,不许暴露我的位置。”

楼梯处遥遥传来了两人的脚步声,他闻声顿时精神一振。

“……师匠大人今晚工作的身姿也依旧非常美丽呢。将违规客人一击打出门外的掌法,随之飞扬的裙摆和丝绢般的黑发,以及同时大幅度摇动的——”

“手抄金刚经一万遍,你接下来想说的话我就当没有听到。”

“……迦尔纳,我这就能采集罪证、逮捕涉嫌浪费公帑、妨碍警务、尾随女性的被害人了吗?”

“我想是的。”

“附近没有监控摄像头吧?”

“我想是的。”

阿周那松了一口气,确保二楼高度不至于把人摔成残废,如蒙大赦,一伸手将哥哥推下消防梯。

等他们在花坛边扭打成一团天昏地暗,大卫早吓得从现场逃走了。三藏出于同情打电话叫来了医护车,那就是后话了。

 

第一案 FIN.

评论(4)
热度(62)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