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三十二)

贞德的目光,在这两人之间游移得更频繁了。Ruler虽然处事谦和,对Master结缘的异教英雄与迦勒底自命为人理修复机构的定位向来不置一词,她从没有见过他低头屈服一回。新召唤的Saber纵然与她素未谋面,但听咒腕等人心有余悸的只言片语,也绝不是善相与之辈。

难道迦勒底就要发生第一次分裂吗?她正惴惴,Ruler得到了Saber的回答已意兴阑珊,神之杖划开半轮,簌簌扫开满地圣晶石碎片:“罢了,跟你再争论下去,就是我狂悖尊大的表现。

祈祷吧。因信称义,信仰即能得胜,指引我等将那古代诸神最后播下的楔子连根拔起。”他大概想起了在圣都的见闻,无喜无怒“瞥”向闻讯赶进召唤室的玛尔达和大卫,“但要记住,那曾与神立约、后来又破弃誓约的,比彻头彻尾的不信者的罪更重,更有必要被毁灭。”

 

 

黄金战车粼粼驶过高墙,将正欢庆不休的满城民众抛在身后,一如曾经对落败女神的怨恨与诅咒不屑一顾,也像要把天文台从遥远千年后投在这座城上的阴影甩开。拥有天之楔别名的半神之王跃下车来,不耐烦地挥退围拢上来的神官与侍女,径直踏入王宫厅堂。他或许还记得眼下扮演的戏码,为Avenger放慢了一拍脚步。

“那山民所说的话……”

“化外野人的一派胡言,就能把你搅得惶惶不可终日。堂堂牧人王,判断力连治下的乌鲁克人都不如吗?”

Avenger被他拉着坐倒在榻上——他一向是不能容忍任何人在他面前挺直着膝盖的,迎着他目光说了下去:“既然你听到了,余也不再有所隐瞒。王权联盟的骚动也好,杜姆兹的空名也好,都是乌鲁克乃至整个两河之地人心涣散的明证。何况还有迦勒底大敌当前,花之魔术师固然修为高明,倚靠他一人也只是独木难支。你就准备把召集起来的两河联军都原地遣散了,反而揖门迎敌,大肆饮宴到迦勒底少女抵达乌鲁克?”

黄金之王满不在乎地一笑,手掌抚摩着从者的褐色肌肤:“如果你的眼光只能看到眼前这方寸之地,本王恐怕也要重新考虑与你缔结的契约了。”

“从你现在的一言一行,余不曾看见什么表现出远见卓识的迹象。”从者辛辣地反呛。

“莫非你以为集结凡人的乌合之众,真能起到什么阻拦作用?”

他使劲一偏头,躲开吉尔伽美什抚摸他头顶的手:“两河之地集举国之力固然抵挡不住一支顶级从者组成的大军,光凭你和Caster孤守乌鲁克就可以了吗?”他早已见识过摩西的强横力量,更隐约瞥见了魔术王的险恶意图,早已悲观地把自己剔除出了战斗力行列。

男人的手不以为忤揽得更紧了,像条白皙光滑的蛇盘住他的腰肢,伏在他肚脐上,捻住一小块皮肤,像在品评内库送来新布的成色:“何出此言?”

“一时兴起带着全城人陪你送死,尚可称作暴君无谋的决断。你可是连乌鲁克下一代如何安身立命,继续执两河之牛耳都算计清楚了!”

或许是那只手使然,或许是心底腾起的无名火使然,Avenger吼得用力,然而肆意游走的触摸甚至没因此多停顿一瞬,吉尔伽美什连眼帘也不曾抬一抬。“本王治下没有无用之人。既然不是魔术师和从者的一合之敌,到远离战场的地方繁衍生息,将乌鲁克延续下去,不就是他们唯一的用处吗?”

“你从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又何必演一出备战迎击的戏?”

“本王不死于迦勒底之手,难道就要死于心怀叛志的宵小之辈之手吗?”吉尔伽美什的手穿过他的黑发,径直捏住瓦杰特脑袋,将还在挣扎不休的小蛇神捻了出来甩到榻下,它便嗅着殿外祭祀的香气灰溜溜爬走了。Avenger感觉自己像只被蛇的视线石化的青蛙,被御主盯得浑身发痒,连同繁冗的杜姆兹王袍都紧贴着他出了层微汗的肌肤。他方才饮过淡如麦浆的祭酒,喉中反而越发焦渴,别开眼睛道:“……攘外必先安内,你莫非要拉长战线主动邀战,把战场安设到远离乌鲁克王城的地方?”

“这个回答还算合格。理由呢?”

没有一种正经考问会比这时更加难熬。御主仿佛已从方才的些许戏弄中得到满足,拉开一些无济于事距离,体温却依旧密密如织地环绕周身,像祭坛的火拥抱祭品,一点点将他焚烧成灰烬。

“以剪除叛逆而非与从者对抗为前提考虑,巷战束手束脚,又很难掌控战局,外城的城墙也不足以困死敌军。在王城内作战显然有害无益,那么你下一步会采取的行动便不难理解了。”

“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他自从饮下祭酒之后格外心浮气躁,愈发不能忍受吉尔伽美什过于露骨的目光,一扭脸就想滑下坐榻寻找瓦杰特,被御主扭住小臂一把拖了回来,两手虎口半卡上他脖颈,拇指箍得他颌骨生疼,强行固定住他的脸。他沐浴在他爬虫类般逼视的视线中,几乎被那双鸽血红的眼睛醉倒了,被他唤醒先前苦苦压抑的神性,开始不由自主打颤起来,御主手掌曾滑过的皮肤反而有如蛇作了巢的野地,升起一阵激越更胜性欲、渴望被鲜血浇灌润湿的狂喜。

“连见了摩西都不知道作何打算的人,有资格和本王计议乌鲁克的守备吗?”

“……魔术王把余的义兄弟锻造成了神的铁锤,只为捣毁人理最后的基石。”Avenger半梦半醒地辩白,“他先是利用了连锁契约将我们一同召唤现世,再用万能的黄金之杯将余强行置换成了希伯来圣典中受难的法老的灵基,……然后啊,就如同赛特褫夺了奥西里斯的王权、再把他打下阴间,余的兄弟摩西也相应地吞噬了余失去的力量。”

……“冥界的正义就如同埋在土中的种子,必有天理昭彰的一日。”吉尔伽美什的手滑下去,握住他发软的双肩,免得他在他掌中融化开来,就此一醉不醒,再睁开眼皮时就要渴饮人血了——无论是乌鲁克还是迦勒底众人的。

“摩西唯独不能在美索不达米亚的大地上离弃你。只要他还是个男人,就不能离弃他背负的罪孽。”

 

 

TBC

 

梦之雫自设的和尺子摩西配套的仇阶拉二,奥西里斯当然应该是绿宝具×因为被给给用圣杯砍过强度所以除了神性其他属性都掉了一截

 

配卡:AAQQB

技能:

 

领导力C-:全体成员攻击力上升(持续3T)

双女神之纷争B:自身HP减少3000,Art&Quick卡性能上升&NP获取效率提升(持续1T)

冥穰的王政A:指定任意一位队友与自身HP取平&攻击力互换(持续3T),结束后恢复原状,期间受到的HP伤害仍各自结算

 

固有技能:

 

神性A

骑乘B

复仇者C

忘却修正B

自我回复B

 

宝具:

十之灾(Makot Mitzrayim)[Quick]

赋予敌方单体弱体耐性下降&Buster卡性能下降&最大HP下降效果(等比例削减),再随机赋予灼烧、诅咒、毒、回复性能下降、麻痹、恐怖、宝具封印、技能封印等8种随机debuff

评论(3)
热度(41)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