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四十四)

沿用了二世事件簿天使是YHWH一部分权能显现的设定

 


EA既出,世界亦为其斩裂,纵然无锋无刃,也是万物无一能当。

——除了卡麦尔。乖离剑与裁决之枪的交击卷起罡风,直切入宝具轰击下也不过略微蒙尘的重甲,连希伯来先知强健异常的血肉与铠甲一同绞碎。血雾爆散中,无数金属碎片随着狂风的漩涡一同翻涌,却在深可见骨的伤口长出崭新肌理的同时,片片覆回手甲断裂的创面上。

卡麦尔喷出的汞色鲜血,淋淋漓漓溅上EA的殷红剑身,反显得那银亮的血迹更加污秽骇人。

天使的面甲被剑枪相接的疾风吹飞大半,一块婴儿手掌大的碎片不偏不倚扎进他颧骨,剜开深可见骨的创口。他不会流汗不会流泪,满面是类似甲壳动物的、与眼睛同色的钢色腥血,淌到下巴处便凝住了,蒸发变质成一道道朱砂痕迹。掀开的皮肤蠕动几下,将那碎甲吞食下去,平复消化完毕恢复光滑的液面原状。先知的脸愈加苍白,如一具浸在水银里的沉重死尸。

吉尔伽美什却看得更清楚一点,分明是与哈米吉多顿同化的卡麦尔先把碎片倒转成反物质能量,再用之修复自身。

饶是英雄王也不禁心下一凛,但一闪念间便有了计较。EA的三段剑身转势互逆,由魔力放出而产生的风压顿变,向维摩那外侧卷出的气流急速回收,压缩成缠绕剑身的无形一线。另一枚原本刺向卡麦尔的铠甲破片似被某股引力牵着,硬生生中途倒飞出去。

空间断层张开时无声无息,将甲片吞没时也没留下半点痕迹。

“切裂世界的乖离剑,果非浪得虚名。”

“本王允许你为受EA一斩而喜悦。”

“消亡是一切的终结。因此何人是不可战胜,何物是不可凝视、不可呼唤或命名,亦不可试探且挑战的呢——只有这亘古并将永存下去的真理,也就是吾主本身(YHWH)。”

卡麦尔的声音在他们头顶上数尺处响起,操纵着那个被虚空与厌倦填满的人形迟缓地活动起来。一支没入“摩西”肩甲的金箭虚弱地抖动着箭羽,被身为圣枪一部分的重铠吞噬掉了。“摩西”前倾下腰,放低重心,双腕一分牵出扯开锁链,自由了少许,透过包覆到指尖的龙虾手甲,爱恋地摩挲着拟态枪身,像罪人依附着他的十字架。

“证明吧,挪亚的子孙宁录,人类最古之王【恶】。证明你的所作所为,所见所识皆是徒劳,皆是捕风。万事万物势必逝去,这构成了它们最珍贵的美与价值。”

“惺惺作态,令人倒尽胃口。敢质疑本王行事的,要么还不曾降生,要么早已在这地上没了立足之处。看来你想做那后者?也好,本王便成全你。”

吉尔伽美什口中的话语分毫不让,手上持剑的态势也毫无放松。破开世界之剑与维系世界之枪,恰是旗鼓相当的对手,他嘲笑卡麦尔,却不会因此轻忽了天使作为对手的威胁。

“历史不仅是过去,而是不断自我演绎的‘现在’。诸如此类的蠢话,你不知悔改,还想在无数时空中重复多少次呢?”天使意兴阑珊地评论,圣枪朝天一挺,“摩西”的钢色血滴四处飞溅沥开,在他身侧洒落一片氧化发黑的雨迹,“因此在此处击倒区区英灵的分灵实属无益。你的愚蠢是你带着你醒悟的可能性死去时已被决定的悲剧。然而为了再次彰显主之荣光——”

哈米吉多顿枪柄重重顿入维摩那甲板,拔出一场摇撼船身的巨震。毁灭天使长足尖一点,动作轻快不似身披重甲,径直朝EA剑刃撞来。

不须动用全知全能之星,历战的经验足以使吉尔伽美什本能地作出判断,认定这一击虽然看似只是毫无章法的横冲直撞,实则——

他嘴角一动,不避不让,提剑直迎上去。

“怎么,不知道本王曾与这狂信者交过手吗?他的一身蛮横力气固然少见,对上本王却不会奏效第二次。”

金属相击发出一声穿云裂石的巨响,维摩那凭空向下陷出一个大坑,随着黄金甲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寸寸断裂而扩大,英雄王的脚步却不曾向后移动半分。

“倘若他所作所为皆在伸张主的公义,就断然不会屈服于邪恶之理。”

卡麦尔下了评断,哈米吉多顿的拟态枪身暴涨一截,发挥出久战者的娴熟技巧卡进EA斩来的轨道,硬生生卸力把吉尔伽美什掀倒。

他虽倒地却没有失去平衡,乖离剑勉力一挥格住朝他头顶刺落的枪尖。十余道金光剪落数绺碎发,从他腮边掠过暴射向“摩西”,打到他头盔上锵然作响,天使长不避不让,连修复装甲损伤的意愿也一并泰然放弃了。

开辟天地之剑与万物消亡之枪品格固然难分伯仲,哈米吉多顿却凭借摩西的气力优势,一毫一毫压落下来。

“恩奇都在世时,你们就没有疑惑过乖离剑(Enuma Elish)能否挣开天之锁(Enuma Elish)吗?无论如何,矛盾之辨就由我来解明了。”卡麦尔宣告道,“摩西”难得面露一丝喜色,“引颈就戮吧,巴比伦的毒龙。”

 

TBC

评论(3)
热度(47)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