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鸿蒙之初(四十三)

卡麦尔传闻中是司掌火星(战争与力量)的天使,也有伪经说他负责在末日临降时向罪人揭示他的业报

末日之枪哈米吉多顿的设定和造型参考了北欧神话,私设也是象征地球地轴的固定世界之锚

本文沿用了一部分钢之大地的世界观

 

 

“胆敢冒用吾友勇姿的苟且小贼,只好请出EA一并斩杀了。”

在极目所见只有孤云的维摩那船头,吉尔伽美什披上金甲,独自伫立,只是既无怒气、又无伤悲地下达了宣判。

“……是吗,人之王的回答。罢了,无谋者无惧,因心灵屈服而堕落的兵器,不会在吾等手中投偏第二次了。

坠落吧,天上之剑。”

海水退去的干地上,猛然迸出一道直冲天际的刺眼星光。

“这个”摩西与伊什塔尔正是在这一点上截然不同,杀招说至便至,绝不在口舌之争上浪费时间。那光只在一闪之间隐没无踪,却从维摩那正上方的黯淡天空中落下一线更细窄、更锐利的银芒,撕裂浓云与空气,直向吉尔伽美什头顶落下。

英雄王却毫无畏色,金发与披风在每一秒都比前一刻更沉重的猎猎风压中,似乎要被撕扯而去,他也不以为意,仅抬起了原本横抱胸前的右手。

“分离天地,由虚无生出开辟万物的祝福,即此撕裂世界的乖离剑——”

“摩西”不言不语,那末日消蚀之枪却已发出非金非铁的哮吼。

哈米吉多顿辉光闪烁的尽头,沉重地颤抖、耸动、迸裂开来,露出漆黑的圣枪本体,末端重心极不稳定地歪曲如鱼钩如蛇舌,教人难以猜测如何克敌制胜——一眼望去,却毫无疑问是取人性命、万物肃杀的可憎刑具。

“区区移动炮台,就想看我击落下来吗?”

维摩那船底重重一震开始倾侧,仿佛结结实实吃了一炮。圣枪自中部解体变形,如标枪般命中了船舷,垂下黯淡锈红的锚索仍与地表的本体相连。

这一击倘若落在脚下的大地上,威力足以从地图上立刻抹去一座城市、在荒原上造出新的内海。然而维摩那一震之后立刻恢复平稳,全无半点摇晃或崩解的迹象,船身侧面绽出了极大的裂缝,半个枪尖都生根般深深扎进船体也形若无事。

——即便如此,吉尔伽美什口中解放宝具的咏唱却确实因这一击而中断了,手中隐隐浮现的剑柄轮廓也如轻烟消逝。

“区区一击得中,就以为能阻止本王将你一族连根拔起了?”

万丈之上的朗朗碧空,只传来细细的呼吸声,自然无人质疑英雄王的傲慢决定。

吉尔伽顺美什咬紧唇线,抓空了EA剑柄的手紧握成拳,听风辨声向下一捶。十余柄宝具自巴比伦之门倾泻而出,望风朝维摩那船底下方射去,锵啷之声不绝于耳,却唯独听不见撕裂血肉、击中人体的沉闷声音。

最后一根长枪被锚索一卷一甩锵然落地,远远扎进维摩那另一侧的甲板尾部。“摩西”——卡麦尔竟然徒手沿着圣枪垂下的锚索爬到维摩那上来了,吉尔伽美什之前和他遥遥攀谈,只闻其声,却见希伯来一族的先知被一身重甲完全吞没身形,半开放式面甲蒙住双眼,到腕甲的连接处却与造型奇诡的圣枪同化一体,望之俨然如同枪尖上垂落的一滴雨水,一只光彩熠熠的鱼饵。

他说话时不见双唇翕动,面露苦闷之色:“姑且赋予了他神人(Elohim)的权限,与你交战。”

“就不至于赤手空拳被本王的宝库撕碎这点,勉强还算合格。”

王之财宝无穷无尽,虚空中仅静止了不足一刹那,又隐约响起无数金铁交鸣之声。纯金色的漩涡围绕在吉尔伽美什周身蓄势待发,全不在意这一击会否将维摩那的后半船身也一同炸成碎片。

“英雄王啊,无人告诉过你,你的傲慢终将成为自身毁灭的根源吗?”

“本王如何行事,轮不到他人指手画脚。”

闪耀着全知全能之星光辉的鲜红蛇瞳横扫卡麦尔一眼,唇线倒缓缓扭曲出一个冷笑来。“本王还以为你多么心系盖亚,口口声声灵长之世终将杀害星球,然而看看你这副面貌,不正像从骨中长出剑来的——那灭绝临终之星的人类种的形态吗。”

“既是人类(阿赖耶识)也是星球(盖亚)的灭亡希望,吾等将一视同仁地回应。”被称作“天使”的重甲人形不理会吉尔伽美什一口气排出宝库、悬浮在维摩那上方的宝具之雨,抬起圣枪束缚的双手——一个虔诚祷告的手势。仿佛是液态金属材质的锚索窸窸窣窣游动窜起,在他上枷的指掌间重组成一柄没有枪头的长枪,被外行人的无力双手紧握,软弱地斜垂向地。

“正因为有这把世界之锚摇撼着地轴附近的地壳,极北之国的凡人才和黑土地的同胞一道做起了终末临降的梦,或曰他们瞥见了必然应验的未来。”

“嗤。自本王用这双眼睛第一次去看天与地时起至今,都不能自称所见的未来无一不曾应验,你却敢口出狂言了。”

话尾余音未落,吉尔伽美什手势遽换。他一步不动,左手五指一合,握住一柄黄金长弓,右手已在虚空中拉满了形不可见的弓弦。黯淡天色中金光不闪,只是风声微变,锵然一声,一支金箭与抬起来的长枪相撞,去势大减,直落到重铠靴尖前。

不等“摩西”抬头去看,数十件宝具以箭为记,向他径直砸下——

天使束手待毙,仰首沐浴凄冷的刀剑之雨。

卡麦尔的身影木然如故,圣枪如蛇窜起,正待一一挑落新一波宝具时,拟态枪尖却落了个空,只刺中了一团爆炸的气流。

他反手一抓,拈住第二支破空而来射向他面门的金箭,吉尔伽美什一箭全数射碎宝具、连环幻想崩坏产生的可怖轰鸣已将他和半艘维摩那裹卷进去。

硝烟被劲风转瞬吹散,英雄王来不及察看战况,随手甩掉神弓,开始郑重其事地咏唱:“撕裂世界的乖离剑,将星辰搅成回旋的漩涡,天上的地狱乃是创世前夜的最后步骤。以死亡平息一切吧,”他自虚空中抽出缓缓旋转的赤红长剑,重重格住挑散最后一缕迷雾朝他刺来的裁决之枪,“天地乖离开辟之星(Enuma Elish)!”

 

TBC

评论(2)
热度(53)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