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说好的段子

说好的那个,假想的鸿上医院+领导医院小少爷设定

是游左


-


游作觉得头疼欲裂。

不是昔日的噩梦发作,不是LINKVRAINS决斗中受伤的后遗症,而是跟人面对面交流导致的头疼,这恐怕还是有生以来头一回。要是被AI知道,少不得要站在决斗盘上扭成个辫子面包,掐着嗓子作大惊状长吁短叹一番,并配以自带的“锵锵锵”音效。还好草薙送他入院前记得把决斗盘和牌组收在热狗车里,否则此时的头疼来源又得多出一个。

……说谁谁到。门锁“咔哒”一响,游作一脸木然地扭过头去,果然见他的主治医生一手插袋,一手拿着平板电脑,缓步踏进门来。一张面孔异常年轻,白大褂扣得严丝合缝,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多余物件,除了胸前没别胸牌——导致游作刚醒来时和他对话整整一小时仍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反而在口袋里一字排开插了红蓝黑色圆珠笔钢笔记号笔和一根平板触控笔之外,简直模范到乏善可陈。

“如先前的诊断结果所说,藤木先生身上的主要问题与进入LINK VRAINS决斗无关,”医生神色平静,嗓音低沉柔和,敬语用得一丝不苟,表情却无甚变化,在他病床边拉了张椅子坐下,就开始在平板上笔走龙蛇。游作闲极无事,又不能擅动,只得盯着那大概是病历的一行行倒转的字看。那双正执笔的手也是白皙修长,毫无瑕疵,只在右手虎口贴了一块医用胶布。“——而完全是偏食导致的营养失衡,此外还发现了一些由维生素、微量元素不足和作息不规律产生的症状。因此我认为藤木先生暂时不应出院,直到症状得到妥善治疗、生活习惯也被纠正为止。”

好极了,头疼又来了。游作对医院最大限度的了解仅限于精神科,那里的治疗方式以诱导和倾听为主,虽然机缘巧合前后送了两人入院,但既然不能暴露自己详知内情,最多也就给护士描述一下发现当事人时的现场情形,毕生从没被架到过医生查问炮火的正前方,更别提见识这种从发症入院前在做什么一路问到几点睡几点醒一日三餐几点吃食量多少的架势了。他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把先前说过好几次的话又抛出来:“吃饭问题出了院一样能处理,我既没有必要、也没有时间耗费在医院里。”

结果也和先前几次没有什么差别。他可以用一句话让AI偃旗息鼓,倔强脾气上来,草薙也往往无奈让步,但在这名医生跟前,却全然使不上劲。只是那双金眼睛总算从平板上方抬起来,轻轻横他一眼:“藤木先生的早餐和晚餐通常吃什么?”

“热狗。”以及辣酱热狗和芝士热狗。

“蛋白质、脂质、碳水化合物。午餐呢?”

“学校小卖部的面包。”

“平时常进食什么蔬菜和水果?”

“……土豆。”严格来说是炸薯条。

“进食时间多长?”

“……五到十分钟吧。”其实还能更短。

触控笔“嗒”地敲了一下,医生扬起眉毛瞧着他,唇角不动,眼角却隐隐带上了笑意。游作用不着会读心,也能把那个眼神的含义理解个八九分。

“事实上,我和藤木先生的保护人——也就是草薙先生——谈过了。以藤木先生的年龄,这种透支身体健康的生活方式百害而无一利。我已经拟好了接下来一个月的作息时间表,一日三餐的餐单由本院营养科负责,请藤木先生严格按照本表调整生活和饮食习惯。关于电子设备的使用,藤木先生可以自行和草薙先生商量,但VR决斗暂时禁止。”

晚十点睡,早七点起,三餐定时定量,两餐之间还安排了运动,一天里也就剩不下连续的几个小时能集中高强度作业。情形已变,那么追查的计划也不得不跟着改……

还不等游作脑袋里的主意转完,医生又补上了一句:“对了,我会每天不定时查房,以确保藤木先生能够配合治疗,早日出院。”

那双金眼睛微微含笑。但游作当下只觉得好像面对着弹带城壁龙的铜墙铁壁,完全无处下手。


-


其实领导纠正作哥作息和饮食习惯还有吃纸这梗我想了很久了

其实在鸿上医院说之前还有过码农夫妇协力打黑心企业SOL时期作哥把领导家海景房当新据点被看不过眼的领导纠正作息/作哥家捡了只领导猫早上准点踩醒三餐不按时就趴键盘阻挠工作半夜还会把作哥写的c++删掉改用python重写这样两个亚种

评论(7)
热度(61)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