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冰白夜

亡灵书。

[FGO][闪拉]梦之雫(二十五)

开辟天地的奇形长剑缓缓旋转着,卷起的气流之下,层云流散、土地崩裂,连世界本身也为之摇撼。

伊什塔尔猛一把挥开埃及人的手,勉力坐直了身体,恨恨啐出一口烧焦的黑血:“真是不想再瞧见你这副自以为胜利便不可一世的表情。奸计得手,想来你也很是得意,无礼犯上的乱臣贼子,这次又要把我的爱人夺走了吗?”

“笑话,本王回收自己的所有物,谈何‘夺走’?睁开你那被自恋遮蔽的眼睛好好瞧清楚,Avenger身上,哪一处没有本王替自己的库藏留下的烙印?除了让他怀孕之外,什么花样本王都实践过了。”

……毫无荣誉可言的卑鄙手段。Avenger只觉得浑身痠痛,骨头都被伊什塔尔踏散了一遍,由着御主挽住这副由沙子、月光、石英、蝎尾与蛇牙构成的躯壳,把他架了起来拉到自己身边。

负伤的女神伏在原地,目光怨毒盯住他们,一绺黑发挂落到唇边:“冬去春来,你我的争斗此消彼长。只要还剩下一对男女,我们的仇恨便将在他们心中延续下去。”

“妒妇的怨气,宛如断头之蛇,死而不僵。要是本王能一劳永逸断绝你的力量,早就禁毁乌鲁克境内所有塔庙了。大敌当前,非得任性妄为,逼本王以剑代笔将你赶到和谈桌前吗?”

“厚颜无耻地替自己夸口粉饰吧,吉尔伽美什。你但凡有过一点和谈的诚意,带上应许给我的祭品,或许还真能省下一番首尾。归根结底,天文台的不速之客就算拆尽你乌鲁克的每一块墙砖,又与我何干?既要向我求援,又反过来倒打一耙,再过五千年世间也不会有这样无耻的逻辑。”

“尽管趁着还有力气尽情鼓噪好了,本王可以宽大为怀。仅此一次不作计较,反正充其量是败者的哀嚎。”

他心中烦闷,摇摇欲坠甩开吉尔伽美什,开口打断两人老调重弹的争吵:“伊什塔尔,余自冥界归来,终究再一次背叛了你。

你希求的果真是余的归属权吗?群山江河的精魄,神魂交会而感怀相恋,纵使有过肉体的欢愉,那也将降格成次一等的渴望。换言之凡人向神明献上祭牲,在根源上取悦神明的绝非动植物的尸体、宝石香料或祭火的香气,而是信者的幻梦、执念、欢乐与愚妄。”

御主的手从后搭上他的胯骨,收紧五指,惬意把玩着那道陡峭突起的弧线。他顾不得那么多了。

“你试图说服我什么,杜姆兹?我执意与吉尔伽美什争夺你,不过是因执着过去的时光,不肯忘却你我曾有的浓情蜜意与你的背叛吗?”

伊什塔尔定定盯住他,目光一瞬不瞬:“一如既往,你还是低估了女子的心志。吉尔伽美什暂时可以把你当作为他宝库里一件新奇玩物,但当乌鲁克城墙倒塌,天火焚尽王宫时,我总会回来。天与地拥抱相合,终非他一人之力能够阻止。”

“即使你立刻劈下一道雷霆把余烧成飞灰,余的心意也无从改变。”Avenger背过脸去,允许吉尔伽美什冷冷摆弄他,“否定生的欲求,执着于空虚的复仇,留在注定倾颓的城市里,委身给年老的暴君,只因他答应支持余到灭亡的一刻,人之彷徨徒劳莫过于此。献上余今生今世的痴愚执着,希望能博你一笑,然后安然离去吧。”

乌鲁克王越过他肩头睨视伊什塔尔,仿佛在回顾被他舍弃的那一半神性:“本王没必要欺骗区区奴隶。”

“复仇从来不是凡人所独有。那时抢在你踏进乌鲁克王宫之前把你截走就好了。”

天之舟玛安娜缓缓降落在地,承起女主人的身躯。女神腹部的焦黑灼痕已可见渐渐淡去,但她斜暼一眼吉尔伽美什手中的EA,多少也露出了顾忌之色。

“如你所愿,今日过后,天文台的来客与你们之间种种纠葛,一概与我再无关系。你也应知道,别指望我会助向我挥剑之人一臂之力。”

“在老巢被打得落花流水还有勇气大放厥词,你想笑破本王的肚皮吧?”

平地忽起狂风,掩去女神的身形。裹挟紫电与砂岚的龙卷扶摇而上,伊什塔尔怨恨的蓝眼睛朝他们投来最后一眼。

“蛇性本恶。原来是那只剩半副、曾舔食过不老药的蜕壳,你也敢收为己用吗?”

Avenger去拾那朵凋零在地的蓝莲花,差点打了个趔趄。吉尔伽美什死死瞧着女神消失的虚点,不知不觉放开了他。

 

新郎载誉而归,既圆满举行了圣婚,重新博得天之女主人的欢心,祈祷来乌鲁克又一年风调雨顺,无形间也调和了王与诸神的家庭关系。

能对吉尔与吉尔伽美什的天壤之别熟视无睹、笑嘻嘻交接留守工作的,想来只有Caster这种活宝了。

“灵脉确保平安无事地完成了,修筑城墙工作进度也在如期进展,不过城外居民的回撤的执行在安置上好像碰到了点问题……啊,详情大概刻在那边从左往右数第二到第五叠的泥版上。还有……”

吉尔伽美什直接打断了滔滔不绝的魔术师:“本王回来不是专听你说这些鸡毛蒜皮的。杂种们乐意死守那两块可怜的土地便随他们去,有眼无珠的蠢货会不会被剥皮拆骨,本王没兴趣。”

临时御主的申斥,也没能令梅林的营业性笑容褪色些许:“那即是指,你希望鄙人优先汇报更重要的事务了?两河之地的领主,都遵照你出发前的旨意齐聚乌鲁克,听候执掌王权者的差遣。此外就是商讨鄙人逗留乌鲁克期间的差旅费支付事宜,以及试行货币制度、工会制度、一天八小时工作制的计……”

“——后半段本王可以当成没听见。你在卡梅洛时一定令亚瑟王十分头痛吧?”

 

觐见厅里人头济济,今时不同往日。Avenger既被吉尔伽美什封为替身,就落座在他膝下稍低的位置,听他随口吩咐发落,暗暗观照,只发觉乌鲁克政出一门,竟然都和吉尔临行前的安排一一榫合了起来。

 

TBC

评论
热度(56)
© 青冰白夜 | Powered by LOFTER